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包头】
级别: 创始人
150楼  发表于: 03-25  
白竹桥
.....春日,自家中歩行去三荷赶车,到白竹桥,看到高树入云,白日斜照,光景非常漂亮。想起“高柳半天青”的诗句,想掏手机拍照,却发现忘了带手机。到了三荷,上了车,又发现忘了带钱包,口袋中只有一些零钞,简直拿不出手。售票女来,一把塞给她。她说:只要两块五毛呢。想到岳阳姨妈家借点钱,又记不起路怎么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1楼  发表于: 03-28  
乐平
......在某堂屋中,欲上阁楼,楼板为软竹片,无可着力,几坠。小学同学乐平援手,终上。脱险,叹道:“自觉一身是力,却没法用出来,真可惜啊。”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2楼  发表于: 04-05  
绝妙的工作
.....找了一份特殊的工作,赤身裸体在女生澡堂打扫卫生。有两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拿不定主意要和哪一个结婚。这是一个污染很严重的城市,我看到生产线上红色和绿色的水平斩斩的流动着,冷却后就变成了蓝色的布匹。在此过程中灰烬如雪花在天空中飘飞。我觉得自己很有能力把所爱的女人们带出这个城市,甚至移民到海外去。但她们似乎都舍不得离开这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3楼  发表于: 04-07  
月月鸟
梦见月月鸟当政,美国驻华大使是一位女华裔。大使和总理住在一个套间里。总理经常气冲冲地大骂女大使,说她“太不爱国了”。我听到女大使也像泼妇一样地回骂,摔门。......我和月月鸟很近乎地坐在一起喝茶,劝他消消气,并开导他说:“她虽然是中国人,但在美国生,美国长,做大使是代表美国总统的。你这样对待她是会出国际问题的。”他后来总算明白了,很是后悔。我答应去为他向女大使道歉......后来我赤裸着,以一两块塑料布包裹,又来到他的办公室。我们像老朋友一样了。我似乎想谋求一个政府高级顾问的职位,看样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4楼  发表于: 04-22  
光二
......从侧门进入方家冲旧屋中,见光一、光二兄弟两正在往外抬家具。对这种盗窃行为,我的表现非常冷静,因为得罪他们可能会留下更大的后患。我和颜悦色的请他们把东西抬回原位,并请他们坐下喝酒......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5楼  发表于: 04-25  
毒蛇
......在老屋后山上奔跑,赤足,忽然觉得被什么小东西咬了。猜想是蛇,但开始时不怎么痛,所以没停下。到了甘公坡,在一土墈上坐下 ,才觉得害怕起来。哥哥蹲下来看我的脚,原来伤情很重:一道伤口从直胫直达足板内侧,并横移。整个脚板似乎在脱落。恐惧中,有人在我右腿肚子下破裂的肌肉上系上绳子,猛力一拉,右脚自膝下一半处,全部脱落,将装假肢.......

===大恶之梦,甚危惧。今日多恨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6楼  发表于: 05-04  
锄地
.....一群妇人在田间翻地,其中有好几位是我的女友。她们用小薅锄快挖,甚累人而功效小。我夺过TY手中锄头,示范性挖了一锄,入土尺余,用力一撬,翻起硕大一块泥土,众女齐来围观,啧啧赞叹,连LJ也向我投来欣赏的目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7楼  发表于: 05-14  
族谱
1,前些日子的一个梦:.....在孟冲老家门口小溪中,掏水草,挖淤泥,欲清理溪床,以便游泳,然工程巨大,似非一人之力可为

2,昨夜梦:于一暗室中赤裸,忽有人推门入,乃证券报Z总,亦赤裸,体大阴巨。余甚羞于物小,以背包遮体,局促甚。多人入换衣,皆坦然,独余惶惶......于街上,与小妹谈及水王家,愤愤然道:“再也不想见到他家里的人了,太无情义。”话未完,水王老元忽至,递上一捐款单,云水王家修族谱,请资助。大怒道:“水王家修族谱,关我屁事。我姓陈。”掷于地,转而又拾起,未正面视元,对小妹说:“你以我的名义给他几十块钱就是。”......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8楼  发表于: 05-21  
梦见蒋公失败后久下几个小岛,在向阳水库中,(实际是团边堰)。细看,连岛也不是,只不过几间水面的木架屋。他居然还有兴趣向我展示:只人按一下按扭,就可将海水放干,捉鱼。因为岛围的水面都不属于他,他的行为显得很沾便宜。
同时,周副 主席说了一句名言: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了理想便不懈追求的,一种是有了理想却什么也不做的。我补充说,自古以为就是这样。
在孟冲畈,天空上出现两道彩虹,背部相交,美极。小熊将头伸向虹,虹在最低端形成一个一吊颈用的结,我看着那图形大感不妙,在危急关时,小熊连连转身,将死结解开,天的虹忽然像焰火一样粉碎,散开,消失.....一片欢呼.....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9楼  发表于: 06-04  
自恋
梦见在一把木椅的骨架上粘贴海绵,继而伏身闻嗅之,觉得它好像是我自己内心的一个截面,文章是从那些海绵中挥发出来的——那气味不香,也不臭,还算好闻吧。继而看到我自己的头萎靡地连接在这把椅子的顶端,靠着一个斜坡,半睡半醒的样子。我忽发奇想,竟然去亲吻自己......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0楼  发表于: 07-16  
机妓
前夜梦:......见一群机器人妓女下工回到集体租屋,某女以手下抚,说:“工作太久,这里发热了,像火烧一般。”另外几个也附和。她们的脸都很漂亮,但手肘处似乎都有金属榫接的痕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1楼  发表于: 08-19  
金雕
久不记梦,昨有友人在群中发梦求解。所记梦很有意思,可惜不易解。昨夜亦有二三梦,早晨无时间记下,到了夜里,记得的已只是一鳞二鳞了。
1:在某处林中,友人探一鸟巢,得巨雕一只,重约15磅。并有数卵,其一正破壳成雏。催友人放回,言:此金雕也,为加国保护动物,猎之为重罪,可坐数年牢。
2:见乡长辈杨汉兴。此名在余梦中独具意义,不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2楼  发表于: 08-21  
桶鱼
梦见在孟冲畈,正是插秧季节,见哥哥在小叔门前斗丘田里,以长竹杆钓鱼,水浅不及膝,而他用以作的饵的却是一条过寸的鲫鱼,如此看来,这水田中必有大鱼。走近去看,他的身边有个铁桶,桶中已装满大小鲤鲫,堆平了桶沿。他同时在桶底下烧火,说是煮鱼,其实桶中边一滴水也装不下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3楼  发表于: 08-22  
衣冠楚楚的小偷
1;梦见用剪刀杀死了一个很重要的敌人,前进的障碍大大减少了.......

2,梦见与几个同学朋友成立了一个盗窃团伙,一个个穿得衣冠楚楚,似乎专在大学作案。最成功的案例是:我们进入一个巨大的图书馆,在女馆员手中取得某部重要馆藏的借书卡。我一下子取出六本或更多的书。数人来到隐秘处,打开每本书轴的上盖,从中取出万元大钞一张,然后重新盖上。这个秘密只有我们知道。我们打算把图书馆此书的所有版本都借来,尽取其财后还之。消名先生好像也是一伙的......

3,特别记注:

今日绝色美女KG早上开盘忽然狂涨,从0.35涨到0.47。我是半年前在0.20左右清仓的,看到此牛终于发狂,别提有多伤心。关于她的梦有好几个,可以向前查到。奇怪的是未到十点,她被强制停牌,并且价格也被强平于0.35。后市如何,明天关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4楼  发表于: 08-26  
梦见于竹山赫家坡,先与舅舅表兄妹等人在一水田边新撮土堆即舅母之坟前祭奠,叩首之后亲人放长鞭,我点大爆竹,一个接一个,开始很响,到了最后几个,都是哑炮,最后一个,虽然响了,也只如放屁似的。
家人将散,我忽然想起,外公外婆的坟就在坡内深处,难得回国一趟,怎能不去祭扫。姨父带路,入坡深处,似穿过一牌楼或老屋,忽见屋后竟有一条河破山向北奔泄而下,河岸高坡上有许多小土包,姨父告诉我:这里是专埋夭折小孩的地方,姑妈家某某就埋在这儿。
河流从台阶状石层中级级如瀑,水急,但不深。姨父带我践溪缘石而下,稍至平旷处,河岸皆有路灯及霓虹装置,显然此地已开发为旅游景区了。我惊讶地说:“从小在竹山玩,从来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好的风景!”
稍后,上岸,姨父似变为杨青。我对他说:周末带小孩子来这种地方玩最好了,不做多少准备,当天来当天回,也不花费什么。世界上的名山胜水我也去得多了,还不如家乡这小地方的小风景有人情味。
杨青把我带到一处高石堆叠的地方,有原始宗教气氛,其后似乎还有一些很精彩的细节,暂时却想不起来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5楼  发表于: 08-30  
三打哈
梦见在老家打三打哈,摸一手好牌,先自叫方块,手中一大把方块。随即被老哥以一对红桃3反掉。红桃其实也不差,但我不想打了,转手就给了旁边的肖九满.....

因nsp,思前想后,差点失眠。3点不到又醒,很久不能入睡。睡后得此梦,其意颇明:

原本有一手好牌,结果因为骄满而败,不亦宜乎。肖九满,其名不佳,其命亦苦,死于车祸。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6楼  发表于: 09-06  
梦见在岳阳造纸厂区马路上,身着西装,右手提着一捆干树枝,赶路去公交站。树枝黑曲无叶,不重不轻,但嫌太长,担心公交司机不让上车。以一钩枝钩住柴捆,半提半拖地走着......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7楼  发表于: 09-13  
地心之血
.....在一个通向很深的地下室的通道口,有一些人在打牌赌钱。父亲好像在在赌徒之中。我到处看看,后来与母亲回到我们寄居的地下室时,看到到门口信箱上挂着一张账单:288美元。好像是父亲买了通向地心之血的钥匙,还没有付钱。我觉得这个代价真是不菲,但地心之血,想必也是值得付出很大代价的东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8楼  发表于: 10-04  
哑炮,北京房产
.....像是在过节,点燃一个冲天炮之后,躲在土坎下捂着耳朵。炮火倒是冲得很高很高,可直到掉下来也没有炸响......我回忆起高考前做的一个梦,是关于一枚哑炮的,毫无疑问,这预示着我的高考会失败。事实也是如此,我就坐在考场中,对试卷上的东西几乎一无所知。我从来没有像这样感到无知无助无能为力。我记得我第一次高考是一举高中的,都上重点大学了,可后来被迫复读,每况愈下,一次比一次考得差,真令人绝望啊。
......妻子居然在北京有一大套房子,三室一厅的。还是原来省政协给她临时住的。后来她辞职,出国,原单位居然忘记了收回这个房子。想起来都是匪夷所思.... 我们好像打算搬房子,前些年我们第一次搬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我借了人家一个翻斗车,就把两人所有的衣物家俱全装下了.....我对北京不太熟悉,每次来这儿找老婆都很费功夫,经常坐错车,或走错路.......我和她一起去食堂打饭时,正好遇上王张欧三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9楼  发表于: 10-08  
大船
....见某洋女在一山头建成巨舰一艘。舰前为雪地,她在雪地上撒盐画线,说:在这条线内开掘一条运河,海水回灌时,大船就可下水了。我可真没想到大船是这样建成下水了。从此地通向大海,少说也有几里路,开一条运河要征用多少劳力啊.....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0楼  发表于: 10-12  
何公坡
梦见与母亲一道去何公坡,可能一个水塘倒了坝,水浅如田,大家在那儿抓鱼,但似乎没有抓到什么,只见几条不到寸长的小鱼被人丢在墈上。向坡外退行,水渐深,清而不能见底,彩鱼成群,却没法捉到。猛然自高处跃入深水中,沉底,觉水重如山,连气也吐不出。向前,则如玻璃.....万幸艰难冲出水面,出坡,行冲天坡田埂上,雨,步富叔与秋姨及一子均撑伞而行,我仅着一厚夹克,渐渐湿重.....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1楼  发表于: 10-26  
三长厢
梦见与母亲一起干活,似是华爹嵭上,又似在罗家冲石萝坡岭头,一块长长的荒地上,所种麦子、或是高粱成熟了,金黄一片,十分喜人。我们半天时间就全部割倒麦桩,这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像。母亲说:这片地原来是山,叫三长厢,前些年才开出来。我记得以前这附近还有个叫三短厢的坡地,母亲指着下方一个废弃的地基说:生产队把这里租给外地某某人,承包了鱼塘,建了房子,亏了走人了,地挖坏了也没有人管了。我注意到从地基处往前看,只能见到鱼塘的尾部,如此看鱼,岂有不卖之理。.....

此前梦见,亦在罗家冲,阿光吩附我写一篇关于狐狸精的文章,我半推半就,说:别指望我写好长啊,顶多一千字。然后我就在山谷中寻托僻静的地方构思写作。可这山谷好像并不僻静,人来人往,还有公共汽车出现,阿光就是司机。我捡了好几包别人没抽完的白沙烟,塞在口袋中,心想,有了烟,文章总会写出来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2楼  发表于: 10-30  
鳝龙
先是梦见自己在一家广告或者影视公司工作,整天在摆姿式拍照,在一群帅男靛女中,感觉很不自信。后来好像承包了一个小水库,从哪儿将一大批处境艰难的大鱼转移到这个水库中落户。从岸上看到它们逐渐游向中央,有的鱼背有几米长。想到晚餐一大家人要吃鱼,现在恐怕很难再抓到一条了。走到水边滩,居然发现还有两条不太大的鱼懒洋洋地在浅水里睡觉,我伸手抓住两条鱼的尾巴,将它们反提上岸,竟然没有被它们拖入水中.....回家的路上经过一条小溪,似在白竹桥附近,水清而鱼多,都是五六寸长的小鱼,满溪都是,水底卧一长条,初看似鳝,约数尺长。近而细看,则身形巨伟,鳞甲鲜明,长数十百米。因不见其口,以为鳝也。忽抬头转脸向我,则分明一巨龙,大口血盆,若欲吞食我辈,无异吸尘也。我吓得捂着脸,躲在开文和丽丽中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3楼  发表于: 10-31  
邀请
1
....在长沙一栋新修的大楼中,寻找湖南分社的旧同事。因为去了外国,多年没有联系,所以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在这个单位。楼上楼下没碰上了个熟人,但不知谁说了一句证券报的办公室如何如何。很惊奇地打听到报纸还在办,如今陈编已经是老总了。身不由已便进了证券扫的三间直捅捅的大办公室,里面挤满了年轻的陌生的打扮得很职业的编辑记者们。哄杂之中,大总编来了,我上前去打招呼,他没有表示出一点对我这异国归来的老两事的热情欢迎来。我匆忙中问他:“刘菲晓呢”,他说:调到湘雅医院当院长助理去了。我说有这种调法啊,那可是个实权不小的职位呢。他答道:也不道什么回事,她说走就走了,要交的稿子也没交。
从大玻璃窗看到后面一栋巨高的宿舍楼,陈总开始说到这新办公室和新报纸的繁荣,突然话锋一转,说到住宿条件,原来他现在还住在后面这栋宿舍楼的大间里,一间几十人,上下铺。毫无隐私,和露天的差不多......

2
......归国,在老汪家姑妈家吃饭,尚未完,父亲说晚上也有人请,去不去。我猜是枣田伯母,问清楚,原来是务珍伯母。我说去吧。去吃顿饭,打个两百元的红包。都不亏,亲戚间又热闹近乎了,多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4楼  发表于: 10-31  
红灯与怪梦
明夜鬼节,丽丽今晚要去买她的傻瓜相机的胶卷,一百个不情愿,饭后还是带她去,开文也跟着。车刚开到keele,是红灯,进左转线后,不知何故,在没有等到绿灯的情况下,就加油冲出左转,正在路中央,左边一辆直行车呼啸而来,狂怒鸣笛。我这才意识到闯了红灯,猛踩油门,转入主道,魂不守舍地大声问自己是怎么啦,这不差不点就出大车祸了吗?可能就一秒之差。
去商场的路上想起了昨夜一个很让我不安的梦:

......归国,在老汪家姑妈家吃饭,尚未完,父亲说晚上也有人请,去不去。我猜是枣田伯母,问清楚,原来是务珍伯母。我说去吧。去吃顿饭,打个两百元的红包。都不亏,亲戚间又热闹近乎了,多好......

  醒来便想起梦中所说的务珍伯母,本来是极疏远的亲戚,我见了面也未必认得,几十年从未梦见过。只是前不久,母亲在电话中说起,她生病去世了,可能还不到两个月。梦中在已去世多年的姑妈家吃饭,随而接受的又是一位新故的乡亲的宴请。很容易让自己联想到死亡之约。
今晚闯红灯,实在可以说是三父子侥幸免了大祸、血光之灾,但愿它就算已经验了昨夜的怪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5楼  发表于: 11-02  
【观音菩萨】
醒来把反复回忆,以为记住了,忙碌整天后,还是只记得一点梗概了:

与某和尚辩论,或者斗法,自己可能是个行脚僧。到夜里,便在那和尚的庙里借宿。这时仿佛开始知道他可是大有来头的人,是唐僧,或者辨机和尚,又名藏云大师。好像他向我展示过这样的景像:一道深深的裂谷两边,丛立着众僧挑来的16000担柴薪。而我的回答似乎是将裂谷合拢,上面摆放着一担柴.....到了深夜,庙主回来了,在中厅一侧的大柱前落座,(我们在后厅)我惊讶而且兴奋地认出:她竟然是观音菩萨本身。我住到了观音菩萨家里!唐僧立即跪下来报告,我也跪地,但激动得不知道如何介绍自己......我相信自己这回一定是可以得到保佑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6楼  发表于: 11-03  
单手举车
梦见开车去竹山,至大晒坪,有老人指挥停车,乡下晒谷场如今也划分了车位,黄线分开,但我并未觉得惊奇。往一较陡空位爬升,停下,老头一边摇头一边走开,似乎在说:看这泊车水平!我下得车,抓住车头一个把手,往上一提,发现这样停车很不安全,它前轻后重,很容易仰翻。还不如直接停到外婆家门前。于是我用力一提,竟然将车像折叠椅一般合拢,并拎了起来。走到十字穿堂的过道是,干脆高举过肩。对于我只手举起自己的轿车这件事,我开始是很骄傲的,但随之却产生了一些疑问:一部轿车怎么会这么轻呢,比我的身体还轻?如此,怎能在大风中行驶?我忽然想起:我肯定是只顾将车篷折叠起来,车的底座和四个轮子都忘了,所以才会这么轻。随即想转回头去寻找,但不免担心,人们也许已经将其瓜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7楼  发表于: 11-15  
老叫花
梦见在一个大公共游泳池中搞社交活动,渐渐聚拢的人好像都是八八中文的高干们,我与他们实在谈不上有什么亲密的关系。趁人不注意,我干脆溜到一间密室,和华玉聊天。这时走进一个老叫花,极像丐帮大佬,他威胁我们,具体要求是什么不记得了。我们拒绝,他便拿出两条蛇,一条放在华玉面前。另一条,他竟然将它搭在我的肩上。我吓得要死,要华玉打电话报警。过了一会儿,一辆小警车竟然直接开进密室中,警察显然是华玉的朋友,这下老叫花傻眼了吧........

前夜梦中似乎反反复复与非小纠缠,让人联想到肖奇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8楼  发表于: 11-19  
钓鱼大赛
周四晚梦
...立生叔说:我们比赛钓鱼吧。我并不当回事地答应,玩笑似地举起一枝钓杆。它似乎有四个以上的钩子,我马马虎虎地在其中两个钩子上穿上一小截蚯蚓,一挥钓杆,将钓丝撒入某处大水塘中。我的本意无非是逗笑大家,没想到钓丝刚入水,便感觉到被猛扯,我也不管是不是时机已到,马上起钓。哇!我一下子竟然钓起了四条大鱼!
有很多人在参观这场比赛,我一下子成了万众瞩目的新闻焦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9楼  发表于: 11-21  
大便
....在某处,腹胀难忍,见空地中央有一独木支撑的厕所,但屋顶被人拆掉了,马桶也没有盖子和垫子。我很费了些劲才爬上去,正待大解,李老师走过来,关心地问:马桶里有水没有?他探过头来检查,果然没有水,他用力地按压了某种类似于井泵的装置,这下马桶里水满满了。我坐上去,虽然是在大庭广坐之中,非常难为情,但我忆顾不得这么多了,大便排山倒海似地喷涌而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