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包头】
级别: 创始人
90楼  发表于: 2016-05-31  
两房
梦夜宴何氏宅

溪边一尺雪,屋后万棵松。
夜宴至夜尽,何事梦何兄?

2016-05-26

前几日的这个梦,有几个细节值得玩味:梦中何家分前后两栋房,两栋房子之间有一个深沟。后栋间有一小房间,有许多小孩玩具,睡床是很女孩子气的。
这两个细节让我联想到何的离婚再娶,即两房也。其后妻儿女尚小,故后房中多玩具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1楼  发表于: 2016-06-01  
泥泞
.....在家乡行走,多雨,路泥泞难行。我穿着一双新皮靯站在周家堰角,望着前面和路发愁:路面上的泥浆足可以把我的皮鞋淹没。我想以后出行一定要带一双套鞋,不穿时,它也可以作包装东西....

......花猫趴在我的膝上,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标致的小女孩。我将她抱起,问她:你是人还是猫。她说:是人。我说:是猫。她望着我的双眼突然睁圆,变大,绿莹莹地射出猫眼光来。我吓着了,连忙转过脸去,说:好啦,你是人,再也不要装猫来吓我了。我们坐在一堵缺墙间,月光照耀,树影婆娑。我问她:你觉得美吗?她说:我只觉得冷。我用一床小毯子将她裹着。她却站起来,跳下地,玩着什么,嘴里咿哑着:爸爸,爸爸.....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2楼  发表于: 2016-06-05  
歧山
......某大领导要到家乡视察,当地官员命令所有金店通宵开门,以方便他们购买礼品.....未久,王歧山领着一干人来到向阳。他本人竟受邀到我家夜餐。家中似在办喜事,数百人,几十席,只待他一到便可开餐了......他进门时,我好像还在系鞋带。房间是老屋爷爷奶奶住过的那间。我对于他这样大的人物竟然会来到如此寒舍还是感到相当荣幸......

注:很可能暗示自己要“自律”,与金银市场亦有相关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3楼  发表于: 2016-06-11  
.....在老屋的旧宅,早起打开大门,看到门内堂角有一水管滴水涓涓,出门,发现滴水通过一水槽流到门外屋角一喷泉装置。显然是妻子花了不少钱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新添的一景。本已为此不必要之花费有些不乐,更见门前坪上堆着数十百捆干柴,清一色枯黑溜光树枝,看得出是加拿大商场出售的那种柴火。不知运输公司何时将这批柴火卸在门口就走了,也不知妻子为什么要订购如此大批柴火,难道我们从今以后不再用电炉,反倒用林柴煮饭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4楼  发表于: 2016-06-12  
......看见老头子在我家老屋园前忙碌,忽然绊着什么,一跤摔倒。急急跑过去要扶他,他仰面,伸出手,示意我不要乱动,先得给他的头部做一些急救。我尝试按摩他的额头,他安静下来。丽丽也过来帮忙,过了一会儿,她说:“爸爸,他已经没有感觉了。”,我摸一摸垫着他的头部的一张白纸,上面没有一点热气,估计他这回是真的走到了尽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5楼  发表于: 2016-06-13  
大风
老子曰: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夕。虽是格言,却并不总是对的。本地从昨晚起狂风,到今晚居然还没有停歇的迹像,甚至有点变本加厉了。
昨日去图书馆,还掉《平凡的世界》,又看到莫言的《蛙》,他获奖后我还没有读过他的作品,能在这里看到中文版,自然不会放过,借了回来。丽丽借了三本书,在自动借书仪上办完手续后,却把图书卡丢了,来去找了几个回合也不见。只好报失,正要走人,却有人前来,递给图书员一张捡到的图书卡。接过一看,果然是丽丽的。
下午放花猫出来不到两分钟,正好有一只还未学会飞的知更鸟掉在草地上,它扑到过去,眼看就要将鸟儿咬死。若不是我跑过去一脚将它踢开,又有一条性命丧于它的嘴上。我将小鸟握起,周围有上十只知更鸟凄切急促地叫着。将它放在篱顶,它似乎伤得不重,跳到另一家院子,安全脱险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6楼  发表于: 2016-06-25  
演唱会
昨日送丽丽上学时,她讲了自己的梦:

她有一个重要的演唱会,听众中将有本市市长,更有总理杜鲁多。全家人都得前去捧场。动身前开文却钻进厕所,半天不出来。等都上了车,车又出了问题,而且也没有油。丽丽急得乱跺脚。后来也不知怎么终于赶到了会场。已经迟到了许多,她不得不直奔舞台。拿起扩音筒,却记不起歌词了.....台下却掌声雷动,她的演出非常成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7楼  发表于: 2016-08-21  
数梦并记
一个多月时间多在不安定中,成规模的睡眠很少,有印像的梦更是寥寥。虽然,少数几个梦还是留下较深的心理痕迹。

1,从大云山归来数日梦见自己身在祖师殿中上香行礼,起身反转时,一位道士走来,塞给一个包封,仿佛是祖师爷的赏钱。

2,梦见去某乡邻家,其母告诉我,其一女染极恶之毒,易传染,千万不要碰到她家的墙壁.....

3,返加后两日梦见:于深峡水边,见一大猪,数以脚撩之。大猪出峡,化而为龙。以一长绳缚其身于旗杆。龙怒,挣出数丈,即将飞去....

4,于一破厕全祼,大解后,无纸揩屁,乃以一毛巾遮前半身急冲而出,似欲前往某澡堂洗浴。路旁多有熟识之妇女,哄然而笑。我忽然觉得有趣,亦自解嘲,向某友之妻喊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裸奔吧......

5,梦见后山泥石崩流,山谷皆空。乡政府急调数千人连夜在方家冲谷口筑起一道大坝......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8楼  发表于: 2016-08-21  
石墨
昨夜之梦:似仍住于老屋园旧家中,家人病,需石墨以疗。忽忆南邻小叔家门口多有黑石,其中有软如糖浆者。乃前去,果见一石,斗大,数十斤,抱起,觉其外硬内软,必为佳品......及家,兄妹等亦运来黑石无数。将研药服之.....

注:昨夜睡前发现alp。且观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9楼  发表于: 2016-08-21  
分红
梦见仍在证券报工作,年终分红,每人持二空瓶,由晴晴灌注红葡萄酒。张赵二总先,轮到我时,酒似不足,晴晴攀梯而上新华社屋顶拆瓦以代。远视之,屋顶广大,新旧瓦片多层,晴自檐口小拆.....暗思:张赵亦太胆大,竟敢如此!


注:昨夜邀老扈夫妇园中小饮红酒,谈论投资,颇涉风险。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0楼  发表于: 2016-08-24  
西宁
梦见携两小儿远游,到西宁,宿于友人德谦家。主人似不在,至深夜,小孩犹不睡,丽丽跑进跑出,放声歌唱。呵止之。更晚,主人回,又似为杏子姐,披一彩衣,笑声入云。其宅巨大,卧室无算。心思德谦当是赚了大钱,多伦多上班,住在西宁,日日坐飞机往返,不亦劳乎。但西宁房子便宜,故得有此巨宅。比我家寒舍,不知要大多少倍。妻子若是来了,恐再也不敢自夸了。
入主卧室,拟睡,见房中床四五张,形状各异,竟有六边形的,周围靠背如花瓣拱竖。似入梦,忽觉屋顶漏水滴沥。睁眼,见有人自窗外持长竿刺屋顶,已破数处。连呼何人何人。其人不应,反将长竿放低,向床头蛇行而来。疑为苗人竹筒放蛊,大惧,欲呼救,气结声滞。竿尖渐近,情急中,掀被覆脸,拼命叫出声来:“打强盗啊——”。立醒,数秒后发觉身在自家床铺上,乃知为梦,心犹狂跳。看时间,才12点17.

注:近日心颇不安,梦象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1楼  发表于: 2016-08-28  
地下房产
梦见在某城远郊看房,虽说是豪宅区,远远看去,却并不怎么样。小区后面有一道山岭,据说大富大贵者都住在此山之上。似与某人同行到山顶观光,却不见一栋房子,树林也不很高,多是灌木杂草。纳闷间披草下山,意外从陡崖之上发现一些石门或窗,一排排,一级级,自上而下,均掩映于草木之间。我惊讶地对同行者说:“原来现在的富人都时兴把房子修在地下,倒向发展。这样财不外露,实为高招。
下山,在一坡中。似此坡在长沙城外不远处,新华社有办公楼在此。入楼,上班或开会,见赵总身着黑色西装,满面是笑,忙进忙出,风风火火,十分精干的样子,全非过去印像中的疲软颓唐。有广播一直在介绍他的著作,听起来由他编选的大部头书有好几十种,记得清楚的有《企业管理》,据说全国老总们有数千人订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2楼  发表于: 2016-09-01  
赫家坡打鬼
......不知何故,夜间抱一张草席去赫家坡露宿,刚涨过水,田埂上都是湿的。虽不知如何可睡,但也不十分畏惧。俄而有鬼来,奋力击之,倒于水面化而为朽枝。又有鬼来,又杀之。声色俱厉地对后来之鬼喝道:“我不过一梦中人也,死而必梦醒,活矣。汝等鬼魅,死则万劫不复,何苦与我斗?”。鬼辈似悟此理,纷纷退去。
......不能入睡,欲还家,谷口有巨洪将原来的平畴冲成数条大沟涧,竟不知何路可归矣。

观近来梦,均见潜意识之焦灼不安,心知其因,待缓而除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3楼  发表于: 2016-09-08  
园园镜
.....梦见跑歩,并且参加了军队中的足球队。因为在军队中要干大事业,踢足球最容易晋升。我有一个很亲近的长辈女人(姑且称之为姑姑),长得极美,可称绝色。家豪富,饶有古玩。其夫是鉴宝专家。姑姑与我的最高上司董将军关系很好。董将军想来是董必武的儿子,很有野心,正在部队中物色可用之才。姑姑向他推荐了我。我的前途不可限量。.......在一栋巨大的楼馆里,有一个文物鉴赏并拍卖的大会,全世界收藏界的名士齐集,堆金如土。姑父想要大显身手,拿出了家中的传世之宝:园园镜。相传是陈园园用的妆镜,两面,各立于一半人高的精美木架上。我力劝他不要显山露水,担心会招来横祸。列举了历史上许多故实,特别是石崇王恺斗富故事,想让他明白大风光之后的结局可能有多么惨。姑姑也反对他这样做。但他还是偷偷地作了安排。先是派两人将包装好的镜子及镜架抬上三楼阳台。停电。然后大声宣称将有绝世之宝以开众眼。二楼的阳台及楼下方场上万人攒动。忽然通电,两面园园镜惊世而出。欢呼雷动。就在这一刹那间,二楼阳台因载人太多,轰然垮塌,死人无数.....可想而知,经此事故,纪委出动。顺藤摸瓜,连董将军也被牵扯进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4楼  发表于: 2016-09-11  
海上
丽丽早起说一梦:

.....她看见一个妇女,背对着她,忽然脖子180度掉转回视,而身体却没有动,把她吓坏了......
.....她和一个女同学在大海上漂流,站在一块漂流板上。远远望见一条巨鲸,张开着吞山大口。鲸鱼的口中有一只企鹅走来走去。忽然海上有一条蓝色的小鱼,飞进企鹅的嘴里。她的同学将她堆进海里。她随即醒了过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5楼  发表于: 2016-09-14  
上土下金
.......在松青先生家,汪老师来访,问一个字:“上土下金,这个字怎么读?”。众人都被难住了。我说:像是个金 銮殿的銮字,但上面好像又不一样。我其实已记不清銮字是怎么写的了。改口道:用五笔字形打,肯定打不出来。还是找本字典查查才可靠。话是这么说,却并没有人去找字典。汪老师马上就要走了,他说:我要去看岳母娘,但这件衬衫少了一粒扣子。仔细看去:果然少了中间的一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6楼  发表于: 2016-09-18  
寄养
......我打算写一篇关于MR.FRANK GIUSTRA的持股分析报告。我记得他持有某公司的股票达到了49%,而收购价格要比市场现价高出25%。我一边思索着如何制作此文的英语标题,一边走下小叔子家门口稻田一角的泥水中。有几个人在岸上观看,聆听。我却似在自言自语,并弯腰捞去泥水中的杂草。这时我注意到这一片稻田的秧苗长得很茁壮,郁郁青青,插得也均匀,齐齐崭崭。还是青苗,收获还早。我爬上老家与小叔子家搭界的篱矶头一棵李树,踩着根有点受损的树枝,对老婆说:“我们那个刚生下的女婴,现在寄养在giustra先生持股的公司里,不用担心,一定会健康成长的。等她长大后,我们再将她领回来,岂不省了许多年辛苦?”随而我又产生了一连串的问题:“到时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是她的生身父母呢?是不是要dna验证?”“我们是什么时候怀上那个女孩的,为什么会寄养在外呢。这些年我们的经济能力并没有差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养啊。”我似乎快要醒过来了,但又产生了一个最关键的疑问:“在丽丽之后,我们真的还怀过一个孩子吗?那可能吗?”......

注:与kg有关。昨晚花过一段时间研究它的股东情况及PP状况,信心有所恢复。Kg乃上次所弃“绝色美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7楼  发表于: 2016-09-24  
银碗
......多人合伙干了一笔大单,从某银行劫获万两白银,皆为铸成银碗的银子,外为白瓷,银于瓷中。正以锯将碗切割成小块银瓦,一白男,似高级间谍,笑道:你们上当了,这里面不是银子,而是锡。余破一碗以手指捻弄,觉瓷中物质轻且软,果非银,或为胶。众皆大惭,弃银而去。白男却欲尽取碗而去,方悟:又上当了。实为银,彼诬为锡,欲自得之。

    注:睡前看jason电影the bank job。或与mly有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8楼  发表于: 2016-09-24  
影子
凌晨醒来时听到丽丽梦哭,早起问她做了什么梦,她说:梦见自己的影子把家里人都杀了,最后又来追杀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9楼  发表于: 2016-10-02  
双玉
昨夜好多梦,记下一鳞半爪:

1,某女,名双玉,年尚幼,不及14。忽自入被亲。有罪感,终不能禁,探之津然。
2,水边见一熊,似猪。号水熊。建华做手势指挥之。熊似解人意。建华忽平伸右手如交警,久不动,示意红灯。余忽记熊忌红,必攻之。果见熊眼之中红臂渐大。熊怒而前扑,建华避至一柜台后。熊忽伸双手大笑,握而言欢.....
3,大学宿舍中,某人自备一条椅,自冒熊熊之火而不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0楼  发表于: 2016-10-12  
地莓
梦见在乡下某溪流中采水草,先时水浅,采了一大把扁担草,可作猪食。后过一桥下,忽大雨,溪漲,水流深急。勉强自水中采得几小把地莓菜,大水已齐脖颈,恐惧而醒。

疑与noa \nsp有关。联想杂兴诗:地莓煮蛋人人吃,说是今年不痛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1楼  发表于: 2016-10-14  
凌阴县
梦见陈编与人打电话,说到他的家乡“阴凌县”,我站在一旁想:阴凌,想必就是凌阴县。随即我看到一段关于该县的视频和文字解说:凌阴县在雪峰山一侧。雪峰山平均相对高度一千多米,悬崖直上,至顶向外伸开如伞。山脚即为古道,为悬崖伸出部份遮覆,四季长阴。无雨,无日。有不少农家因崖就洞而居.......

注:或与nsp有关,昨日扶摇。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2楼  发表于: 2016-10-16  
慢火车
本来忘记了,上午看到鲍勃-狄伦的歌词《慢火车》,忽然想起昨夜的梦:
......与家人同坐一趟慢火车,至山坡边某站,下车上山,不知过了多久,想起火车只怕要开了,匆忙下山,母亲走在前面,刚到站,车已关门启动,吭哧吭哧的走了。母亲愤而谩骂,我只得好言相劝......
......与某人同睡一床,醒来忽觉席上尽是粪便,原来不觉之中大 遗。愧极,某人醒,余慌忙制止她向我这边靠拢。下床,洪水至,置床于洪流之中清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3楼  发表于: 2016-10-20  
九阳神功
1,....练得九阳神功。一大田中,数十俊男美女,皆武林人士,因患便秘,前来求助。乃凝神运功,未久,数十人皆欢喜痛快大便,遍地为屎......

2,......与著名诗人西某同行,彼双手撑一巨高之物,可及云。余立于其肩,逍遥随行。至某地,似故乡,忽伸手抓摸,于宠物粮食中触及猫屎。乃独行至路边水洼中洗手。毕,西某竟返身来迎。攀谈,问识余否。自报真名笔名,彼竟惘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4楼  发表于: 2016-11-02  
偷柴
两三日前一梦,还记得一点:.....和老兄二人,从玉堂叔家山上,各砍一担好柴火,几乎全是树干,全无细枝末叶。我们挑着柴在山路上急走,一边东张西望,生怕被人发现......


注:梦醒疑与NSP有关。今日大验。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5楼  发表于: 2016-11-07  
空中三轮车
......一座酒店的高楼之上,有巨大阳台。或者,其正门即在半空之中,门堂之前一块正方水泥坪地之外,即是云雾。忽见一男骑三轮摩托车自远空中飞来,前轮着地,后二轮倒悬,形势极险。其人有一子一女,均在车上,子女惊骇,但先后都落脚于水泥地。男子亦将车开上酒店门堂。稍稍慢转两圈后,忽加速,冲天而去,入五里云雾中......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6楼  发表于: 2016-11-17  
电梯中
......于某栋大楼的大厅,进入电梯间。见一花衣男,提一袋去壳麻籽,并一大盒包装药物。药物如透明小辣椒状,里面可见彩色药粒和药粉,颇疑为大麻。主动帮那人将麻籽袋及药物提进电梯,置于地板上,笑道:此二者皆为禁药,汝何敢公开贩运。其人大骇云:吾不知其为禁药也。言毕逃走。我遂独得二物。电梯直上,至顶楼(11楼)。当将二物丢出电梯,归还原主。但心中不舍,仅交出一只空盒,又携二物自顶楼下电梯.....次日,某男,似原物主,到我公司,疾言厉色,欲追还药物,且道:麻籽可归你,其余不可由你独呑。余欲谎言,心有恐惧(此物物主,必为黑社会人也),骑虎难下.......


注:麻籽----nsp。今日过山车。药物--ogi.火中取栗,速咎。
此梦醒后,其意自析甚明,但刚愎不信,反其道而行,果招大悔。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7楼  发表于: 2016-11-20  
石墨
......似去湖大访建新,不遇,其室友某,自云是清华化工硕士,领余去食堂.....忽至一空旷地,似余所购。玩捉迷藏,奔跑中踩着一土包,细看,乃是一坑,坑中横躺一人,唯露头足,其余皆埋土中。惊而呼之,其人起。见坑中黑水流淌,喜谓同行者:“此石墨也,巨矿在此,何愁不富。”......某办公楼中,一律师模样之人不以为然:“此地皮不值此价,虽有石墨,但品味较低,仅零点七左右,以之乘以11,所得之数,仍不及价。”余笑云:君谬,其品在二点至四点之间,故汝之数当至少乘四以上。”彼默然无以应.....

注:与alp有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8楼  发表于: 2016-11-24  
麻将军
....好几家亲戚在某人家中吃饭。其家无饭桌,菜肴均摊摆在床单上。饭毕出门,忽见麻将军自对面山坡上过来,嘲弄地唱着一支抗议侵权的歌,他似乎是把某种人尽可为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特权。伯父觉得大丢脸面,大声呵斥,要他滚回去。于是他掉转身体,仍旧哼唱着独自走了。我们都觉得很好笑。伯父对父亲说:“看他这副死相,这一次是死定了,肯定不会回来了。”父亲点点头。好像我们都能看得出,他这么个样子,怎么会不完蛋呢......

注:麻将军,疑为hemp。昨大凶。今恐,实吉。小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9楼  发表于: 2016-11-25  
野牛
......前方山谷中所有树枝上都栖满了大大小小的鸟,看不见树,只看见鸟。还有无数的鸟遮天蔽日地飞来。我对这奇景大发感慨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自己已身处险境:从我左右的两个山坡上,数不清的野牛野羊野马向我所站立的荒地奔腾而来,要跑出它们的战场是根本不可能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