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包头】
级别: 创始人
60楼  发表于: 2016-01-03  
关于利州
记下上梦,出于好奇,再查唐时山南西道地图,惊奇发现,“利州”恰在剑门以北不远处,旁有暗红小字“广元”,我刚才找了两三遍才发现它。而昨日我注意到其附近有个地名叫吉柏津,因杜诗中有《桔柏渡》一首,想当然把它当成一处,尚未查证。如此说来,昨日我也当看到过“利州”二字,其旁“广元”二个暗红淡字,想必也曾入眼,只是没有定睛去看它。
上梦令我惊奇的是,它将我意识完全忽略的某种东西,竟如此加重地图现在梦中。虽然未解,但我不得不怀疑此梦大有深意。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1楼  发表于: 2016-01-03  
查证
据百度:

桔柏渡 (四川境内渡口)
桔柏渡,古金牛道入蜀要津,在四川省广元市元坝区昭化古城东门外一公里的两江(白龙江、嘉陵江)汇合处,是战国以来古驿道连接南北的重要渡口。本名吉柏渡,传有巨柏荫覆渡口,人谓柏树管领风水,屏截江风,可谓吉祥,故称吉柏渡。唐代大诗人杜甫曾作《桔柏渡》诗。

看来我的猜想没有错,吉柏津,就是杜诗所咏桔柏渡。

桔柏渡

青冥寒江渡,驾竹为长桥。
竿湿烟漠漠,江永风萧萧。
连笮动袅娜,征衣飒飘飖。
急流鸨鹢散,绝岸鼋鼍骄。
西辕自兹异,东逝不可要。
高通荆门路,阔会沧海潮。
孤光隐顾眄,游子怅寂寥。
无以洗心胸,前登但山椒。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2楼  发表于: 2016-01-03  
再查证
原有模糊记忆,邓小平出生于广元,经查证,非。邓的出生地为四川广安。
又查友晓鸣旧文,知其出生于宜宾,与广元无关也。
故我之旧记忆中,从无“广元”一词,于元旦夜梦之,岂能纯属偶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3楼  发表于: 2016-01-10  
冲高
前夜梦:梦见开一部摩托车,至一通天陡坡,熄火。再发动,感觉车子无力,恐是无油。让开文与丽丽下车,欲强行冲坡,未至半即停,且担心从天空倒摔下来......

梦醒即猜金银,前日巨涨,昨日恐将跌。果然,金小跌,银暴跌。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4楼  发表于: 2016-01-14  
俄罗斯少年
梦见有一群俄罗斯少年经过我家门前,他们用很重的俄文口气讲中文。不记得是何原因,他们生气也冲进我家,把许多家具抬起来往外扔,大件也被拆散了丢出去。我很愤怒,袖着一个铅球,忍耐了许久,终于向其中一人发难,重击其头部。奇怪的是,他们之间并不相互照应,所以我打算一个个地收拾他们......

注:此梦显然与我昨夜对开文的愤恨有关。他玩电脑一直玩到了12点多,三番五次喊他,只当耳边风。他有个朋友,是俄裔,近来两次约了他与另外两个朋友,周末去他家打游戏。这些狐朋狗友,看起来没有一个把学习当回事的。看着他们,不免感叹:加拿大的希望要是寄托在他们身上,只怕是没治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5楼  发表于: 2016-01-22  
油山
梦见与兄一起寻矿,先至一石山,于路边砸花冈岩,见黄色石屑,知为金末,但颇以为纯度太低,无开采价值。后至一土山,似是新汪家,又或为团边堰畔,且有祖墓在其上。仰望,山无寸木,油黑乌亮,山脚一空洞处停着一台挖土机,所挖泥土细润光滑,显见含油度极高,是上佳的页岩油,储量颇巨,唯因国际油价暴跌,开发商大亏,与机械并弃。与兄商量,将买下此山正侧两坡,两坡似有名为“比法罗”、“新法罗”。待油价上涨,开发之,必获大利......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6楼  发表于: 2016-01-27  
粪肥
昨夜梦见在老向阳小学厕所旁的斜坡上,种了一些瓜菜。不时走下坡,从沟中叉起一些粪草上坡,给瓜菜培肥。才干一会儿活,见陈老师走来,便上前给他递烟,并问道:“若文从部队转业的事情落实了吗?”先前是听说他要回家乡当局长的,后来忽地没有消息,是以一直存疑。陈老师答言:“早定下了,他转到北大荒的农场当领导了。”

前夜梦:从夹港回家,却发现自己行走在立交桥下迷宫般的马路上,感到很危险,转向山边小路。忽然间洪水滔天,四面大水向我所在盆地扑来,看样子完全没有逃生可能。但眼前有一栋高房子,虽然一楼浸在水中,但二楼三楼及阁楼尚在水面上。也不问是谁家房子,翻上爬上去。上面已经有不少人了,虽然都知道这儿也抵挡不了多久,但能苟且一会儿便苟且一会儿吧。二楼三楼很快淹没在大水中,我站在屋顶水箱上向阁楼顶上爬......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7楼  发表于: 2016-01-30  
订单
梦见老板从欧洲回来,公司里一片喧腾,数十百人或工作或应聘,似乎开始了三班倒,有人夜里干到天明才换衣回家。老板对我说:这下我们有忙的了,新接了一个订单,有2000多件。这个数字把我惊呆了,要知道我们去年一年总共交货还不足500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8楼  发表于: 2016-02-03  
牛头
一恍如家乡的地方,夜间某友家来了一位倾慕已久之客,诗人林北子。欲与一晤,畅饮论文。乃于路边一屠案买下一个牛头,已剥皮,头骨上所附皆精肉也。如此硕大一牛头,可供我等烤食下洒,可谓丰盛.....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9楼  发表于: 2016-02-07  
黄山
......与子恢、华玉、建华等人一起游黄山,绝顶悬崖的景像好像并没有留心,却被导游带到了其边缘地区,一个阳光普照的斜坡。有人喊道:是一片茅草地。我立即想到韩少功的小说《西望茅草地》,心情很是激动。很多人在斜坡上奔跑,拍照。夕阳西下时我看到山脚下的谷地出现了几栋宾馆和住宅楼,兴奋地举起双手大叫:“今晚就住这儿了。”有人以为我打算野营,那可不是个安全的主意。又有人提出:我们上山时,导游就提醒过,一定要回到预订的宾馆中。景区内的宾馆都是犹太人的,被一个黑人帮派控制,深夜里会有黑人持刀逼迫你交出所有钱物。
我们最终下定决心在山中住一夜。虽然有许多担心,但进行得还算顺利。好像有几个黑人早领教过我们神奇的中国功夫,已向店主保证:他们不会打我们的主意.....

注:黄山,取其色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0楼  发表于: 2016-02-12  
遗产
......一位远房舅舅(sypresspine)去世了,据说他将一大把遗产,约80多万美元损给了慈善机构,但留下遗嘱说,如果我--他的继子--愿意接受这笔遗产的话,可以去争取,包括上法院。该机构已经通知我了。我当然很想得到这笔钱,但心下还是觉得不那么理所当然。我和母亲说:虽然听说小时候就被过继给了舅舅,但从未当真过。没有改姓,也没有在他家住过一天。在他老去的这些年,我没有去看过,更莫谈尽继子之孝了。......无论如何,我还是会争取从这80多万中分它一大笔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1楼  发表于: 2016-02-18  
牛山
梦见与发波同登牛山,此山或又名为景山、岘山。许多细节皆记不起来了。

岘山
《晋书》卷三十四〈羊祜列传〉~020~
祜乐山水,每风景,必造岘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尝慨然叹息,顾谓从事中郎邹湛等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悲伤。如百岁后有知,魂魄犹应登此也。」湛曰:「公德冠四海,道嗣前哲,令闻令望,必与此山俱传。至若湛辈,乃当如公言耳。」……祜所著文章及为老子传并行于世。襄阳百姓于岘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预因名为堕泪碑。荆州人为祜讳名,屋室皆以门为称,改户曹为辞曹焉。

景山,元代,这里有座小土丘,名叫青山,属于元大内后苑的范围。明代在北京修建皇宫时,曾在这里堆过煤,所以又称煤山。由于它的位置正好在全城的中轴线上,又是皇宫北边的一道屏障,所以,风水术士称它为 "镇山"。明清时园内种了许多果树,养过鹿、鹤等动物,因而山下曾叫百果园,山上曾叫万岁山。清顺治十二年(1655),改名为景山。 景山名称含意有三:首先是高大的意思。《诗·殷武》中有"陟彼景山,松柏丸丸"之句,说的是3000年前商朝的都城内有一座景山;其次,因为这里是帝后们"御景"之地;再次,有景仰之意。该园1928年辟为公园。
景山一名是清初改称的。山上的五座亭子,为乾隆年间兴建。当时山上丛林蔽日,鹿鹤成群,生机盎然,极富自然野趣。

牛山之木

孟子曰:“牛山之木嘗美矣,以其郊於大國也,斧斤伐之,可以為美乎?是其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潤,非無萌蘗之生焉,牛羊又從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人見其濯濯也,以為未嘗有材焉,此豈山之性也哉?雖存乎人者,豈無仁義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者,亦猶斧斤之於木也,旦旦而伐之,可以為美乎?其日夜之所息,平旦之氣,其好惡與人相近也者幾希,則其旦晝之所為,有梏亡之矣①。梏之反覆,則其夜氣不足以存;夜氣不足以存,則其違禽獸不遠矣。人見其禽獸也,而以為未嘗有才焉者,是豈人之情也哉?故苟得其養,無物不長;苟失其養,無物不消。孔子曰:'操則存,舍則亡;出入無時,莫知其鄉。'惟心之謂與?”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2楼  发表于: 2016-02-20  
银子
梦见有人(来自某机构)手持一大锭银子,好像是一公斤重,送到我家保存。我问他可不可以放在地下室藏着,他摇头说:银子在潮湿的环境中也会长霉。他似乎是顺手将其丢在我的床上。但我觉得床上很容易被人找到,并不保险......我们街上(中国式的)就有一家贵金属公司,这些日子银价天天变,时时涨,家里人,包括老母亲都知道最新报价......
我蹲在老屋园的旧屋顶上,似为补瓦,突发地震,屋墙倾塌,我赶紧跳到邻家一堵残墙上,抓住一根半截檩子,悬在半空,幸免于难,同时发现哥哥和我一样。我们一起下地,来到安全地方,寻思着如何抢救家人。来到一个湖边码头上,在某水上快递公司的前门口,哥哥手按遥控器,数十百只大小船只从四面八访聚拢,等待我们选用。大的如床,小的如鞋。还有些如鱼一般在水下潜行。公司的女主人早闻中国地震,慷慨地把遥控器交给我们,实在令人感激不尽。她是个洋人,但样子却很模糊。其夫,公司的老板,也是个白人,很有国际主义精神,个子虽不高,但宽度和厚度都很是惊人。他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将其中最大两只船送给我们,要我们赶快划船回到震中救人。这两只船好似两大片席子,我们兄弟将二者叠起来,便摇桨前行,不久到达一幽暗水域.....此处情节不清.....
到达家乡后,我们坐在李老师家的汽车上,沿着公路察看房屋受损情况。李老师家的房子就没倒,我们家的新房也当不会倒,但老房倒塌是我亲见了的,不知道家中是否有人受难......我嫌车太慢,下车后飞快地跑到老家---在一个很空旷的大斜坡上,房子倒了,显得更加空旷了----。米雪儿,或是橙子飞快地跑来迎接,我远远看到老母亲站在倒屋前,心中已松了一大口气。跑近,第一句问:陈祥和当当没事吧。最后得知,全家无恙,大喜,于塌屋毫不在意了......
还梦见丽丽不知在哪儿捡了一个点点大的女婴,自作主张收养起来。开始我极力反对,后来又觉得很可爱,上班前还忍不住亲了她一口......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3楼  发表于: 2016-02-23  
狐狸
梦见外出归家,从一细小窗口窥看自己的卧室,发现有一只狐狸被关在里面。很显然,它趁我外出时,窜进去想偷东西,不料却找不到出路了。有一个警察模样的人在门外,左手举着一只鞋,右手以一根铁挑子挑皮鞋上的缝线,然后对着鞋子和窗内喷射一种药雾。他的所作所为虽然奇怪,却被当作是对付狐狸的一种高招。我问他:是不是还需要报警?他说:警察不就在这里嘛?
我坐下来,和他讲起了近些日子关于狐狸的几个怪梦。似乎一连几夜,我都梦见了狐狸。警察很有点嫌我啰嗦,催促我赶快进入主题。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4楼  发表于: 2016-02-25  
大象
梦见躺在一片空地上,有一头大象先是跨过我朝左边走了一程,正在庆幸没有被踩死,谁料它又后退着向我小跑过来。万幸的是,它脚盆大的脚板并没有落在我身上......这事大约发生在罗家冲南面山坡上,我死里逃生,登上周家堰山顶,发现了一个太师椅般的土石小丘,坐上去很有指顾江山、纵览天下的味道。喊一伙伴上来体验一下人生的“高峰感”......不知不觉下到低处田野中,夜色朦胧,有一群人不知道如何回到湘潭大学去,我自告奋勇为他们带路,但我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是否真有一条大路从此地通向湘大......


=或与BXO有关。前夜的梦中狐狸亦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5楼  发表于: 2016-02-26  
一粒黄豆
......即将举办一场国际性球赛,一大群世界闻名的女性,以希拉里为首,从河中游泳上岸,跟着我来到比赛场地。在一个山坡上,男队,以史班长为首。他大喊道:“射精队的到齐了没有?。我指着女队笑着说:“被射精班”倒是先到齐了。我好像是裁判,手里握着一粒黄豆,往空中一抛,叫道:“开球!”,于是比赛就开始了......

注:对于错失一个终身难逢的机会的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6楼  发表于: 2016-02-28  
相约华山
......三位美女在我面前,有两个已成为我的妻子,并当着第三位美女的面与我发生了关系。第三位美女,我姑称之为C,很是生气,但并没有拂袖而去。她开出了条件:如果我能在天黑前与她一起在华山脚下喝茶,我们的关系还是可以挽回。
很早我就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华山一个山洞里的道士房,那儿有很多空着的茶席,但并没有看到C,我想,如果她已先到,应该是一个人独坐一个小桌,而且她也不太可能先到。父亲和我先坐下啜茗。前面不远处有一大家人占了三五张茶桌。眼看天就要黑了,我有些着急地走到那一大家人旁,发现C原来就是这家中的一员,她的父母兄妹叔伯阿姨全都来了,其目的显然是一同考察一下我这位情郎。C将我介绍给她父母,她父亲(高大而儒雅的样子)先起身。我恭敬而且大方地和他握手,称呼他为“伯父”。等和她家所有人都打过招呼,我揽着C的腰,朝我父亲望去。我觉得是时候把她介绍给父亲了......

注:与tcw有关。且仍是bxo的后续故事。华山绝陡,寓垂直上升。父亲代表慎重老成。对方全家,寓内部、关联、高管。前三日在大痛大悔中度过,未知希望重燃如此迅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7楼  发表于: 2016-03-06  
旗袍
1:......在多伦多周围的乡野,风景却如长沙郊区,遇见诗人L,领着一个中国诗人代表团来加游赏。在人群中,和他打了个照面,我立即认出了他。而他,当我自报姓名后,也欣然记起:我们可是曾经在一张酒桌海碗干杯的校友酒徒。我和代表团中的诗人们一一握手寒暄,他们多是虽未见面却早已闻名的实力诗人。......我打算把他们带到家中热闹一番,一尽地主之宜,但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身着一件粉红色旗袍,上身外加一件破旧的夹克,样子极为怪诞寒碜。我很费力地向某人解释说:早晨出门时,太匆忙,错穿了妻子的旗袍,我得先回去换身衣服再来邀请大家。L为了显示他在这群诗人中不可动摇的领袖地位及其天纵之才,很做作地以极快的口齿说了两句很长的诗,我最初见到他时的两撮标志性的八字胡子不见了,代之所见的是白皮细肉的奶油脸......

2:......在湘大,欲回到自己所住的楼上宿舍,却在楼梯口一筹莫展。原来这楼梯设计得大有问题,它由一根巨大四方立柱做成,中间开一道狭窄的十字缝。上楼者必须钻进十字缝隙中。虽然我看到不少比我肥大的人成功地钻了进去,可我单薄的躯体却无论如何也塞不进去。尝试了许多种办法不能成功后,我终于想到:我应该从大楼的另一端,即女生宿舍那边的楼梯口进去。走到那儿,果然楼门大开,梯级宽敞,几步上得二楼,闻女声暄哗,但未见人面。二楼以上再无楼梯,但有一堵由书本砌叠的高墙,我尝试攀援书墙而上三楼四楼,墙摇书落,差点摔到一楼去。看来,从女生宿舍再转到另一端的男生宿舍,还有许多微妙的关节没有打通......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8楼  发表于: 2016-04-03  
金+贤
比较复杂的梦,只记得一个小细节了:一块巨大的矿石,通透,两侧悬石如附耳。有一个从未见过的汉字,是这矿石的名字:金+贤。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9楼  发表于: 2016-04-08  
梦烟
快一个月没抽烟了,前夜梦见在家乡与友人聚会,嘴叼一支烟,手指上还夹着一支,燃着,双烟袅袅。心中大惊:如此难得戒烟,如此一来,岂不前功尽弃?昨夜梦见:似在夜晚野地上,有一些人围着柴火吃喝玩乐。当我走过去时,一个才上十岁的男孩把嘴中一支抽了一半的烟很潇洒地递给我,我接过来也很“潇洒”地抽了起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0楼  发表于: 2016-04-09  
金坡
梦见晚间有事,要从冲天坡穿过金坡去公城。那儿有许多荒坟,常闹鬼,一般人是不敢夜里独自行走的。饶是我的胆子很大,走到那儿也头皮发麻。在坡地里看到一只黑羊,似乎受了点伤,没法跑动。我捡起石头去砸,一击不中,它也跑不远。再三扔石头,终于将它击倒,拿下,准备就在荒坡野地里剥皮烧烤起来......

昨夜母亲在电话中说:她前日与人在冲天坡一带采野茶。那里是我小时跑惯的地方,都是熟地,上好的茶园。如今全荒没于树林荆棘之中。村中妇人去采茶,称为“采野茶”了。梦见金坡,多少与此有点关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1楼  发表于: 2016-04-10  
大河
梦见从家乡返回大学,或者去一更远所在,于风雨之夜独行,山重树暗,不一会主迷路了。感觉洪水上涨,前面将有大河横流,心想唯有采用梦中惯习之飞行术,或可以越过大可,重归生地。但似未展翅,或刚刚起飞即因雨骤风狂而坠入河边浅水中。急抓水草欲上岸,水流迅猛,眼看即被冲入大河中流......似乎因梦醒而脱险,到浅滩,有男同学数人戏水,则已然返校......

注:昨读叶蔚林《没有航标的河流》,此梦显受影响。叶的小说写得极为精致深刻厚重,读过有许多感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2楼  发表于: 2016-04-19  
大熊
梦见与某友(或是建华),路遇大熊一头,吓得瘫坐在地。友人一动不动,我虽心知不动为佳,手却忍不住要做点什么。大熊伸过头来嗅了嗅友人,接着便长久地停在我左脚所穿长靴前。我随手将右边地上几积死了的猎物(或是布动物)抓起,扔到大熊的身后去,希望分散它的注意力,或者将其喂饱,以免把我们两人都吃了。但它浑然一理那些死货,只顾在我脚跟嗅了又嗅。我想我这回是死定了,没料到,过了一会儿,大熊兴味索然地转身走了......

注:多哈会议无果,石油亚盘大跌。以为大熊将至。今日北美市场却不跌反涨,大出我之意料。早上还是犯了错误,虽非巨大,亦足扼腕。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3楼  发表于: 2016-04-30  
消防队
梦见在某港口大楼中,见一队消防员自海外乘巨舰前来泊岸,换下正在值班的一队消防员。这些消防员要回家吃饭睡觉了,其中有独一无二的一名金发碧眼女兵,在与男队友撤退时突遇楼顶陷塌,她掉进一个洞里。此洞便在我眼前两米处,我上前大呼,试图救起她,却听不到回应。但我并不太担心,因为新来的一队消防员已到门口,他们应该会从下一楼将她解救.......

注:此为前夜之梦。消防员制服为金黄色。消防之紧急,以应“gold rush”,这两日黄金暴涨,如验之。女消防员,疑为“KG”,上周表现好极,本周颇差,几乎回老家了。该公司之名,英音颇与“blonde”有相近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4楼  发表于: 2016-05-08  
担柴
1:梦中正是年轻力壮时,父亲也还不太老。我挑着一担很沉的劈柴赶路回家,上坡时父亲便在前面拉我一把。快到家了,要过一个堰,堰口深断,路险难行,我得全神贯注,父亲也很紧张在前后指点吩咐.......

2:  夜中经过团边堰,见光光一家人在水边摸鳝捉鳖,大声说话,让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睡不着。他们的行为也算偷盗,因为他们在某陡峭山壁处架设了一架梯子,供逃跑之用。梯子匿于藤草中,我借以向上攀爬,颇自得意......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5楼  发表于: 2016-05-11  
小鬼
1,从老汪家冲返回,上陡峭山径,快歩,将到顶,见路边湿痕,疑有鬼。至顶,立见一黑女孩,自前方山谷来。心思:如此荒山野地,何来如此小小年纪黑女,必为妖鬼。二话未说,当即一拳打在她鼻子上。不出所料,她果然是鬼,尖叫一声,化为小黑猪,折身逃。放歩急追。黑猪窜入草树中。待我冲下山坡,感到反而是她追我。我似乎穿着一条紧紧单筒裤,两腿被束,跑得很慢,后来恐惧愈增,竟然双手着地,兔子似的蹦跳着逃跑.......

2,在湘大,被任命为一文学杂志主编,组织一帮朋友开会讨论办刊,雄心万丈.....睡在佐武床上,早起,见他在床边将一支才燃一半的香烟摁灭,说道:“烟抽得太多了。”我其实很想抽一枝,见他如此,便故作轻松说:“我幸好戒了。”他惊讶问:“你真的能戒掉?”我说:“反正我是真有两个月没抽烟了。”
      我起床,准备去吃早餐。他已吃过,将剩下的一钵菜汤浇在床垫上。他这样做似乎有充足的理由和悠久的传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6楼  发表于: 2016-05-11  
山顶厨房-孤独的火星人
梦见波波家的厨房在老屋后山之顶,是露天的,由灌木环绕,几件青松遮护,很是个风水宝地。我们这些老同学坐在那儿,围 着一堆火,和一口很深的井。我说待这些灌木再长高一些,密一些就好了。星星,或是波波,手越过深井举起一样东西,想说什么。我突然想起:约干年前,有一位叫黄哲先的朋友,在岳阳游玩,我把他带到星星那儿。后来我们一起上路,至某大山顶。黄发射了一枚自制的背包式火箭,成功地升入,并且无限地深入了天空。我一直目送着,直到看不见后还等了许入,也没有见到他返回大地。我忍不住问星星:这么多年了,有没有听到黄的消息?他是不是已经成为孤独的火星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7楼  发表于: 2016-05-14  
痛失美人
4月30日所记梦中,kg,被潜意识当成一位金发碧眼美女,是消防队中唯一女兵。kg购于此前约两个星期,第一周内最高猛升约50%,后来几日便跌得只微微高出成本。五月这两周,她一直不死不活,让我信心大损。前日突涨10%,昨日一早又涨10%,鬼使神差,决定出货。谁知出货后暴涨,一直持续到今日,单是目前就少挣了30%。真是“心痛如铁树开花”。直如交了一位隐名公主,本已娶之为妻,却中途捐弃。德财俱捐,痛如之何。


附:

消防队

梦见在某港口大楼中,见一队消防员自海外乘巨舰前来泊岸,换下正在值班的一队消防员。这些消防员要回家吃饭睡觉了,其中有独一无二的一名金发碧眼女兵,在与男队友撤退时突遇楼顶陷塌,她掉进一个洞里。此洞便在我眼前两米处,我上前大呼,试图救起她,却听不到回应。但我并不太担心,因为新来的一队消防员已到门口,他们应该会从下一楼将她解救.......

注:此为前夜之梦。消防员制服为金黄色。消防之紧急,以应“gold rush”,这两日黄金暴涨,如验之。女消防员,疑为“KG”,上周表现好极,本周颇差,几乎回老家了。该公司之名,英音颇与“blonde”有相近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8楼  发表于: 2016-05-16  
鬼脑
.....某处田野中堆积着一大堆硬化成面具状的脑浆,很多人蜂拥而上,抢食脑浆之后,随即变成僵尸或厉鬼,在我身后穷追不舍。看着它们越来越近,我拼命地扇动双手,终于飞起来。因为飞得不高,整个过程仍然很吃力,很危险。但最后还是成功地摆脱了它们,在一个热闹的山头上降落。那儿有许多人在山顶马路边俯视着一个山谷塘洼。塘洼结了冰,但仍粗糙不平。一些孩子们将在那儿进行一场冰球赛......总理杜鲁多是我的语文老师,他迄今为止仍没有对我的作文表示过特别的赞赏。以前,我的作文一直是作为范文在课堂上被传阅和讲解的。不过我相信,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再说,人生安可限量,谁曾经想到过我会有一位做总理的语文老师呢?......放学回家路上,忽然看到妻兄,他事先没有通知,就来了加拿大,一手还举着个中国手机,边走边大声说着中文。经过一所专教本地华人小孩中文课的学校,他突然拈起一支毛笔,冲到墙边,写下一行中文字。我以为他是要讽刺本地华人孩子不懂中文和中国文化,走过去仔细看,才发现它是与当前政局紧密相关的:“台湾拒绝大陆某某停靠,蛋废蛋。”他接着又在电话中大声说:“美国人今天下午又开着一艘大船,在南海兴风作浪.....”这让我担心中美战争一触即发......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9楼  发表于: 2016-05-22  
喷水
早上醒来记得刚刚暗淡的梦境:在多伦多某大马路上行走,忽地从后面飙过来几个警察,足踩滑冰鞋,手持喷水龙头,一边速滑向前,一边对着马路上的泥堆草屑喷水。他们的喷水龙头就像手枪,并没有接着水管,但水流却可源源不断地激射出来。好比无线网络,这种枪大概可以称为无线水枪吧。更令人惊讶的是,随后是大部队,成千上万的警察,退役军人,预备役队员,都是一色的装备,边滑边射水。特别注意到一些年老驮背的退休人员,心里想:原来加拿大也有这样孱弱的警完全察.....这一段路面也着实奇怪,沾满了泥巴和草甸,饶是这么多人用水枪冲洗,也还是脏兮兮的。

不是所有的梦都能让梦者感到有所暗示,此梦就是无厘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