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包头】
级别: 创始人
30楼  发表于: 2015-08-24  
早餐
1,梦见与作君在一间倾斜的餐馆里吃早餐,地面与桌面均大幅度向一边歪着,要坐稳都很不容易。桌上两大碗,记得其中一碗为煮干豆角。
2,梦见在原报社工作,突然被任命为某部主任,排名并升到另外两部主任之前。自觉才疏学浅,任重道远。决心夜以继日,加班加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1楼  发表于: 2015-08-27  
劳改犯
梦见因言获罪,被罚去大西北劳改,王洁群正好调到那里去做教官,所以我们一路同行。因为有这样一个老朋友照顾,我对漫长的道路和未知的前途并没有多少忧愁。趁父母还在睡觉时,悄悄出门,在一栋楼下与他汇合。站在一起的好像有四五个人,其他几个也是大学同班同学,而且同样是去劳改的。我很惊讶,我们一个班中竟然出了这么多罪犯。幸运的是,我们都有个好同学罩着,估计不会吃太多苦。才动身一会儿,忽然想起一事,说:“唉,忘了带几本新出的书。”我指的是《重构》与《拼图》,心想,到了劳改农场,给那儿的领导送本书,或许能让他们另眼相看。洁群说:“别担心,我带了。”心下十分感激他的细致与体贴。
不知不觉地到了黄河流域,并且看到了黄河,在夜色中汹涌奔腾,我感到有些奇怪:不是听说黄河快干涸了吗,怎么水流还有这样浩荡。我的孩子在水边玩,让我十分担忧,但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赶路。
大约是在黄士高原的某处,天黑了,我们在田野上露宿。王把一场被子给了我,自己却与另外某人睡在泥土中。(他的形象有些改变,似一陕北老农)他们先是坐在一个土坑中,腿上覆盖着一层两尺厚的松松的泥土。说了一会儿话,打了个呵欠,一齐躺下,头枕着松土,我看见坑周围的松土流向坑中,将他们淹没得只剩下脸......
后来我被安置在一户农家,女主人活像宋丹丹。她看中了我带来的一个包装塑料袋,认为睡觉时要是把它套在身上,就不会被泥土弄得全身脏湿。我很高兴能把它作为一个见面礼送给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2楼  发表于: 2015-09-07  
连襟
今日才听说我的德裔加拿大连襟力大卫有过一个奇怪的梦,是在他认识我的姨姐之前两三天做的:他梦见有人对他说,他将来的妻子必是一个会说法语的中国人。当时我姨姐刚从她的留学地法国博士毕业来加拿大寻找发展机会。

前夜与母亲通电话,她说前些天晚上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还是16岁左右的我突然殁了。她在梦里号啕,一边哭一边希望自己是在做梦。醒来后半天连翻身都动不了。有趣的是,她坚信梦是反的,也就是“梦死得活”,所以当她完全清醒后,心里反而很高兴。

自己这一向也许没有做特别的梦,以致于一点零星的梦情节都未记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3楼  发表于: 2015-09-13  
祖坟恶梦
本部分内容设定了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4楼  发表于: 2015-09-17  
故人
1,前夜梦:好像是在湘潭大学附近,zxy开着一辆旧吉普车接我到他家去玩,多年疏淡,难得他有这份旧情,我很是感动。在他家里吃了几种很不常见的水果,显然也是非常昂贵的,我叫不出名字,觉得很丢脸: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连这种水果都没吃过?后来天黑了,又下着雨,他老婆的脸色很明显地告诉我:该回去了。可是我并不知道如何回去,路不熟,而且泥泞得很。Z说,你开我的车回去吧。说着便给我一串钥匙。我说:我不记得路了,半个小时可以开到吗?要不还是你送我回去?他欣然答应,随即上车启动引擎......我希望他把我直接送到家,也许我的房子能为我挽回一点面子。

2,昨夜梦:在某个大型商场的扶手电梯上,我向下,迎面看到人群中一个女人,很像WH,脸稍胖了一点,所以不是很确定,因怕错过,所以对着远处大喊一声“WH”,这样即使弄错了,也不会有麻烦。第一声没人应,电梯已将我带到下一层厅中,我再大喊一声,她在楼上尖声回答:是谁呀。四目相向,这下确认了。能够在异国他乡见到故人,非常高兴,握手寒暄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来加拿大怎么也不事先打一声招呼,如果不是在这里巧遇,难道你还不跟我们联系不成?其实我心里还有一层意思:要是早知道有朋自远方来,我们也可以先把房子装修一下,添置一些像样的家具....
(昨晚从电邮中得知她将于明年访美)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5楼  发表于: 2015-09-18  
大鱼
前几日的一个梦,差点全忘了:

梦见有一群人,可能我自己也在其中,在黄河的一条支流上捕鱼,网得一条大鱼,自尾至鳃处,长47米。先时仿佛觉得是条古鱼,或者已死。后来好像又看到它挣脱网罗,在河南灵璧的入河口的惊涛浊浪中获得自由......

此梦中地名灵璧很让我好奇,这地名很有印像,却又记不起在什么地方,或在什么书中见过,谷歌一下,发现它还真是大有来头:
灵璧,零壁,同。
灵璧石产地灵璧县,汉为 、夏丘等县地,属沛郡。后汉属沛国、下邳国(今江苏徐州沛县、邳州市)。北周改夏丘为晋陵县,隋复名夏丘,司下邳郡。唐省夏丘县入虹县,属宿州。 《宋史·地理志》 :元右元年(1086)析虹县之零壁镇置零壁县,政和七年(1117)改零壁为灵璧。元属归德府宿州。明清属凤阳府宿州。
灵璧,除《明史》外,各史均作“灵璧”。如《史记·项羽本记》 :项羽大破汉军,“追击至灵璧东”。《清史稿·地理志》:灵璧县“本虹县灵璧镇,宋始置县”。乾隆《灵璧县志》:旧名“零壁”,因县产磬石而“神之”,改名为“灵璧”。 《名胜志》亦载,灵璧县产磬石“珍之如璧”,故名。
《通鉴纪事本未·高帝灭楚》 :汉高祖三年(前204),刘邦占领彭城,项羽率精兵三万来战,“大破汉军”,汉卒淹死于谷水、泗水者“十万余人”。楚军“又迫击至灵璧东睢水上”,汉兵“十余万人皆入睢水,水为之不流”。刘邦陷入重围,幸而大风骤起,飞沙走石,才“与数十骑遁去”。县志记载传说:刘邦见楚军追来,藏匿于枯井,坐骑隐入于山洞。追兵过后,坐骑将缰绳垂入枯井,救出刘邦。后人称此井为“垂缰井”,在灵璧城北七十里。五河县也有类似传说。楚汉战场“灵璧”,不是今灵璧县城,而是另一地名。《元和郡县志》在宿州苻离县下注:“灵璧故城,在(苻离)县东北九十里。”苻离县故城在今宿城北苻离集。今灵璧县城在苻离集东偏南,而不在东北。光绪《宿州志》 :“宋元右时复置于宿州之东者,乃今之灵璧县,非古地灵璧也”。灵璧县城近汴水,古灵璧则近睢水。
《灵璧县志》 :城西北七十里三村集有霸王城,是项羽军垒,附近有“吹箫台”,又名“散楚台”。汉高祖五年(前202),距项羽大破汉军、刘邦落荒逃遁仅两年,形势急转直下,霸王被围于垓下,闻“四面楚歌”,以为刘邦已尽得楚地,大势已去,悲歌泣下,突围逃奔,全军覆没。但垓下决战,主战场不在灵璧县城西北七十里,而在灵璧县东南地区。垓下聚在汉 县,古 水(今沱河)之滨,即今固镇县濠城集。县志所记“散楚台”,属于传说;若有所依据,只能是外围战场。
灵城城东十五里,与泗县接界外有虞姬墓,至今墓碑尚存,额刻“巾帼千秋”四字。旧有联语:“虞兮奈何,自古红颜多薄命;姬耶安在,独留青冢向黄昏。”此墓出自“霸王别姬”故事。项羽军壁垓下,陷入重围,“兵少粮尽”,忧心忡忡,夜饭帐中,面对美人虞姬、骏马乌雅,慷慨悲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王歌罢而泣,虞姬歌而和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史记正记》引《楚汉春秋》所载虞姬歌词:
汉兵已略地,田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灵璧县
灵璧县图册
虞姬歌罢,拔剑自刎;项羽突围,仓惶南走。成语“拔山盖世”、“霸王别姬”、“四面楚歌”均由此而来。虞姬墓不止一处。《史记正义》引《括地志》 :“虞姬在濠州定远县东六十里,长老传云项羽美人冢也。”定远虞姬墓,又称嗟虞墩。北宋熙宁四年(1071),苏轼赴杭州就任通判,途中作《濠州七绝》,其一为《虞姬墓》:
帐下佳人拭泗痕,门前壮士气如云。仓黄不负君王意,只有虞姬与郑君。
苏轼之诗作于濠州定远。郑君,指项羽忠臣郑荣,被汉军俘获而坚贞不屈。刘邦欲考察被俘楚臣是否恋旧主,均令改名为“籍”(项羽又名项籍),唯独郑荣拒绝,因此被逐。苏轼之北苏辙,亦有《虞姬墓》诗,记咏黥布叛楚投汉,范增受项羽疑忌而离去,霸王成为孤家寡人,只有虞姬与之共患难:
布叛增亡国已空,摧残羽翮自今穷。艰难独与虞姬共,谁使西来敌沛公?
灵璧虞姬墓,有南宋诗人范成大题咏,范成大出使金国,途经泗州、宿州,有诗多首,其一为《虞姬墓》,诗人自 注:墓“在虹县(今泗县)下马铺北三十七里”,即今灵璧虞姬墓。诗云:刘项家人总可怜,英雄无策庇婵娟。戚姬葬处君知否?不及虞兮有墓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6楼  发表于: 2015-09-19  
一袋米
梦见以一乡下独轮车推着一车大米,米装在一个很大的密封塑料袋中。经过了一些泥泞、浅水,好像来到了老家门口周家堰口上,在堰口时却又感觉是在爬一道很多阶级的楼梯,有水从楼上向下流。因为是上坡,很是费力,我稍为停了一下,连车带米倒退进了下面的梯井中,开始我并不在乎,后来水流越来越大时,我冲下楼梯去找米,梯井中水深已经超过了我的头顶。米找不到了,而且强大的水流还可能将我推进楼梯外的河流中......

@很像个退财的梦,可参照原油价格及“加自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7楼  发表于: 2015-09-23  
龙头(狮子头)
梦见与众多亲戚等一大家人玩一条长龙,先时行走在一条山顶小道上,我举着龙头,但感觉自己并未控制龙的运动,反到是被后面的龙身推拥着向前。接着来到一个下山的陡坡,旁边似有悬崖峭壁,作为走在最前面的“龙头”,我觉得责任重大,如果再不控制好,就可能将全家带入灾祸。我大声喊:“后面是谁,不要自作主张,不要用力过猛,要跟着龙头慢慢来。”问题似乎也就这样解决了,我们下了山,穿过田野,走进一条窄巷,我手中的龙头突然挣脱,并且和龙身脱离。它冲到前面两三米处,回过头,张牙舞爪,并且向我嗤嗤地喷出烟火,我吓呆了,不敢上前。而外公用一只类似于喷身浓药的喷雾器,对着龙嘴喷水,给它降火,反复了好几次,它终于没有那么凶狠了。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觉得它是个狮子头。我们所处的位置大约是竹山一带,听母亲说:外婆家备上了盛宴,要我们全部去吃晚饭。母亲认为这是个大吉兆,它可能预示我还会有一个孩子。而我猜想:这第三个孩子可能是个女孩,它甚到可能是过世的外婆投生的......
我在老家乡下过了一个春节,时间一长,老乡们也不把我这个外国人当一回事了。我也确实很没有派头,穿着平常,出门无车,多为歩行,抽的烟才十来元一包。我现在打算返回加国,没有车送去火车站,坐在乡下一条土街旁等公交。一些基层政府官员喝得醉醺醺的经过我面前,根本就不认识我的样子。我坐在一个装了信阳毛尖茶的竹箱子上,很是萎顿。这时有一辆军车结过,车上的年轻军官可能是本乡子弟春节回来探亲的。他有个叔伯很想做个人情,给我帮忙,向他挥手喊停。军官停下车,站在敞蓬之中,很不耐烦地说:“告诉你不要给我找麻烦了,我马上就要回军队了。”那位叔伯却不管我是否好意思,高声喊道:“你能不能派个飞机,把立平叔送到加拿大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8楼  发表于: 2015-09-24  
洪荒
......从棉花坡一条山头荒径走向石萝坡,居高临下,忽然发现罗家冲中水塘面积扩大了许多倍,坡田山地均被淹没,正惊奇见,水位迅速飙涨,转眼升到山头。恐慌间要儿子抓着石间灌木往山顶攀爬。我自己窜跃数次均没有爬上去,而洪水已经齐肩。探望山顶,坑中也已积水,且水分明是自下向上涌动。我想肯定是向阳水库溃坝了,这座山也会马上垮掉。我虽然会游泳,但在如此洪荒中,何况我还未来得及脱掉衣服,根本就不可能生存下去......在平地水库一带,整个夜空一片奇幻的乳白色,水面上一场科幻电影正在立体播映,我和孩子从电影的边缘进入电影之中,看到水面上有一条鱼龙似的怪物正向我们冲来,我掏出一把水果刀,紧握胸前防身,我说:因为它只是活在电影之中,我这把小刀应该可以对付......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9楼  发表于: 2015-09-27  
天意学院
昨夜梦多且杂,在床上能回忆起来的情节有七八个,互不连属。起来后只记得三个细节了:

1,梦见大癞子突然到访,身体健硕,声如宏钟。他说他发现(或者只是证明,运用)了物理学的六大原则,无人能够反驳。这些年他在“天意学院”可真是学到了不少学问。言下,他对这个天意学院非常推崇。而在我的模糊印像中,它只是个不入流的杂牌大学。但我还是为他的“生还”非常高兴,拍着他的肩膀问道:“老兄回来了真好,失踪了这么多年,家乡人都以为你不在了呢。赶快回去一家团圆吧。”大癞子爽然答应,他粗大的手掌放在我的胸口脖子下,让我喘不过气来,而且担心,只要稍稍用力,就会被他扼死........
注:大癞子约三十年前屡次高考不中,精神失常,不知所之。

2,在某沙滩上,移民局和海关警察突然大规摸捉人。那些警察一边追,一边大喊:“还不快跑。”好像他们的本意也只是做做样子。可我偏偏跑不动。身边还有一位美丽的金发女子,也是一副寸歩难行的样子。我俩手拉着手,拼命往前奔,双脚却好像还在原地。我突然转念一想:我都是老加人了,又不是偷渡来的,为什么要跑呢。看女子的样子,也不像非法移民。两人便在沙滩上一建筑物的墙根坐了下来。一位女警跑过来,问道:带证件了吗?我说:有驾照。她便去追别人了。我含情望着身边金发女,心想:就算她是非法移民,我也要将她合法地留在身边。

3,暑假后提前了两天回到大学宿舍,除我之外,只有另一同学到了,似是武志宏。我用家里带来的一种铁架子做烧烤,把奶酪放在铁架上烤饼子吃。可火一上来,奶酪熔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0楼  发表于: 2015-10-02  
炸药
梦见手提半袋粉状物,开始并不觉处危险,后来忽然意识到它是我最近发明的一种炸药,须得万分小心才是。我想找个安全地方试验一下,将它提到田野中一处泥地上,打算倒出来一点点,用打火机试试。还未点火,却发现自己正在某栋板屋的窗外,窗内两个流浪汉正在生火做饭。我突然想入伙,一起浪迹天涯。隔着窗我向他们提出了请求,但是很诚恳地声明:我走不了快路,因为我不得不带着这袋炸药,而且它不仅是炸药,而且也是lxguang,一个同村霸凌。他可是个大个子,好几百磅重,拖着他走路是件很艰难的事......因为这个原因,加入丐帮的事好像并无结果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1楼  发表于: 2015-10-04  
赌吃鸡
1,梦见在头上发现了一只虱子。(醒来时头痒,恨不得立时剪发)

2,梦见在山西龙门和山东临济之间的黄河流域,与张父及其家人往返流浪,不得归乡。某夜,在一廉价客店,某人大吃,海量惊人。待其人吃罢,张父突然说:“我赌你还能吃一只鸡”。说着他掏出辛苦一年所得的30元钱。众人均以为那吃货再吃掉一只鸡易于反常,纷纷下注,赌金堆积。吃货开吃,张父与张母等并不观看,我在一旁极为焦急,一则担心吃货与众人作弊。二则担心张父输光家产。谁知张父并不着急,反而又拿出一些零钱让众人买面条吃。我对某人悄声道:“张父好财而无脑,必输无疑。”未几,吃货突然崩溃告输,张父大胜,赢钱无数,大出我所料。我对自己的判断力更加怀疑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2楼  发表于: 2015-10-06  
天梯
梦见在老家附近,或家中,要于某高处取物,需一架高梯。着人前去取梯,远远望见一梯,长数百米。心想如此高梯,如何抬得来,即算能够抬来,在室内又如何架得下。似乎正打算亲自去抬梯子,却看到老家后山上出现了一道直达山顶的笔直阶梯,层级分明,土色新鲜,显然是刚刚修好的。我好像顿时明白:原来某大公司知道我从山顶取物,连夜为我赶造了这条阶梯状山道......

(梦醒后想起一句诗:此间真有上天梯,不记得作者了。)cnq2820+211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3楼  发表于: 2015-10-17  
赤膊首相
梦见在野外漫步,经过一间小木屋,看见首相斯蒂文-哈柏赤膊短裤坐在小屋中,左右两位议员,也祼着上身,一样露着浓密的胸毛。屋内还有一些男孩子,看来是他们的儿子,一起度假。他们年纪虽小,胸毛却也长得很茂盛了。我好像向屋内打了个招呼。首相笑得有些难为情。当我继续往前走时,被安保人员拦住了去路。回头走了几十米,想越过一个杂草遮掩的网栅,也被他们喝止。我听到首相说:“我们在这儿度假,是不是占了主要交通要道,有些扰民了。”我走上一道草坡,夜色中一轮明月升起,晚风吹拂......

注:下周一大选,现任首相所在的保守党似有不敌自由党之势。这些日子的电台中充斥着选战广告。在CBC电台,首相亲自上阵,每天都有几句自吹自擂,批评自由赏的言论,确有许褚赤膊上阵的样子。梦中印像最深的是他们的胸毛。可以理解为白人中心主义的象征。我个人的感觉,现任首相骨子里绝对是一个白人中心主义者。这也是我一直对他没有好感的主要原因。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4楼  发表于: 2015-10-20  
纸袋打水
梦见站在一道似为地道出口楼梯的顶端,在栏杆顶端放置一个双层纸袋接水,接了在大半袋水后才意识到纸袋子并不保险,随时可能会破掉滴水不存。我小心地托起袋子,将其中的水倒入一个塑料桶。这时有一个漂亮女孩从地道下走上来,惊奇地打量着我的下身:原来我只穿了件长汗衫,下身赤裸着。她并没有尖叫,这让我感觉到当代的中国的确非常开放了,女孩子可以大大方方地看男人的生殖器。而男人,虽然有点难为情,但光着身子走到哪里也不会被抓起来。
不知不觉中来到一栋办公楼,可能是领工资。似乎我最近被聘为文学城的编辑,在家上班,不用到办公室报到。女同事们都不太熟悉我,而且,据我猜测,也不太把我当回事,毕竟我是新近才被聘用的。但是一位财务人员大声地念出我的待遇:年薪14万!而且在新年前只要工作到12月4日就可以度假了!这个待遇连我本人都觉得有点受宠若惊,那些女同事们的羡慕之情就可想而知了。她们很快就向我围拢过来,争相要和我结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5楼  发表于: 2015-11-04  
猫脚鱼
有趣的梦,可惜记不太清了:
在老家门前溪坝南侧的溢洪沟里有一条大鱼,赤脚下去抓,看到它腹下长有猫脚,以为不吉,且令人害怕,终未敢伸手。上岸一会儿后,似乎天下大旱,我在溪坝上下几里内,居然找不到一处可以清洗某件大物的积水,更别说流水了。后来又在湘大宿舍中,到处寻找自己的一口大箱子,我的学费衣被全在那箱子里,找不到的话,肯定是上学不成了。经过许多周折,才发现事情的真相是:父亲把我的箱子运到老家去了,大概是因为家穷,再也无力供我上大学了。当然,我在大学胡作非为不思进取,也可能是个重要原因。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6楼  发表于: 2015-11-08  
无头车
两日前一梦:不记得何故,去开公司的货车。从车厢后门进去,在其前门坐下,才发现它并无车头,就只有一个空车厢。奇怪的是车却自动开了起来,我找不到方向盘,也踩不到刹车,不知如何是好。车跑得不快,在快要上大路前被我胡乱扭了一下,转向一处陈列着公司家具样品的坪子,把一个皮茶几戳了个大洞才停下来。我慌忙下车,心想是不是把这个茶几扔掉算了,反正老板也未必记得有这么个玩意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7楼  发表于: 2015-11-12  
梦见经过老屋园前六升田,田中是我刚铺好不久的磁砖。但田角两大块磁砖却被人撬掉了。露出两个泥坑,这泥坑显示出我当初的活计干得实在太毛糙:田中水未干,泥未平,便将磁砖盖上了......
又梦见将屎尿拉在裤子里,种种难堪,但记不清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8楼  发表于: 2015-11-13  
1:梦见在湘大宿舍楼,不记得自己住几楼了,好不容易在一间大房子里看到了似乎是我的东西,准备收捡安排铺位。提两双鞋往地上一放,各有一只竟从一小孔中溜掉了。很惊讶,问人,答道:这是最新发明,鞋子自动从楼上滑到一楼出口,出门时好换鞋。

注:鞋,谐也。失谐。不成。

2:女儿梦见在一常去买糖果的小店里,突然蹦出许多鬼。老爸奋力打鬼,英雄得不得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9楼  发表于: 2015-11-15  
tfsa
昨夜送开文去野营中心时,天黑得很,又下雨,车开得很是小心,眼睛因过于集中而酸痛。丽丽每次到那儿都舍不得回来,这回碰上主管朱丽叶,问她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加入,朱丽叶问了她的年纪,说还要等两年才可申请。
回家后看杰克伦敦的电影《野性的呼唤》,直到12点半,开车去接老婆。她每晚都在那时下车,要走七八分钟才到家,现天气变冷了,我打算以后还是晚上将车停在那儿,虽然这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风险的事情。
上午和妻女一起去银行,妻子也开了个tfsa帐号,这是个完全免税的帐号,凡此帐号里的钱所生一切利息利润均无需报税。我在两个月前开了一个,感觉很好,因而也劝她开一个。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0楼  发表于: 2015-11-20  
洞牛
梦见一家人住在某个巨大的山洞中。在此梦之前,或者是在梦中记得梦见自己出山洞时,被洞中一条大水牛追赶。幸好洞中太窄,牛角太长。大牛只好低着头拱起我的屁股。我的上身卡在洞口更窄的地方。我给它的耳朵下面搔痒,它终于将我放下......
在这个梦里我告诉妻子:我昨天我梦见我们的山洞中有两条大牛,一条在门口,一条就在后厅土墙边立着。同时,我还看到,洞中陡峭暗黑的岩石上,有无数虫蛹探头而出,随而破茧,化作飞蛾,闪闪飞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1楼  发表于: 2015-12-03  
撒网
    洪水滔天,近处的一些高压电塔都半截浸在水中。我们在一个很高的水泥台上,TY给我一面很孩子气的网,上面绣着一些花叶似的东西。我想用这张网捕鱼,虽然我从来没有撒过网。站在水泥台缘,望着滚滚洪水,我犹豫了一阵子,终于将网撒了出去。网撒得还算不错,基本上是圆圆的罩着水面落下,但是不是沉到了底就是个未知数了。因为前面就是一些输电塔和其它工业杂物。我尽快将网拉起来,奇怪的是,它居然网起了一把铁锹、一个铁扒......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2楼  发表于: 2015-12-06  
招魂
我的魂丢了,一位苗族巫师为我招魂。他的方法是:我们一起从一座高山上踩着滑板,沿着一条陡急的公路,向下滑。他在后念咒,我在前。路面是光滑的复合地板,我们像箭一样冲下山,并顺势冲进大海里。在海边浅水中游了一圈,我爬到沙滩上,看到就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处漩流,暗中告诉自己千万别游到那儿去。沙滩上有一些女孩子在玩游戏,有一个很高,大概有两个人加起来那么高......
在一个垂直的地洞口,老板之子肯想拉着我脱离洞口,但我挣脱了。他惨叫一声跌了下去。他是从张家界金鞭溪两边山顶那样的地方落下去的,还算非常幸运,只压死了三个在底部作业的工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3楼  发表于: 2015-12-10  
巨龟
在旧屋前看到周家山侧坡上有两只大龟爬行,前一只为公龟,背壳有只倒扣的小船那样大,背上还驮着什么东西。后面跟着的为母,体型虽没有公的大,也起码有百来磅。他们爬得很慢,而且好像有一团奇特的光罩在他们身上(像探照灯似的)。我很兴奋,去敲哥哥的门,要他也起来一起看巨龟,而且,我心中也想:有他的帮助,或许我们可以抓到这两只乌龟,发上一笔大财......

龟:应为忍耐.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4楼  发表于: 2015-12-13  
沙特阿拉伯
似乎在大学课堂,或是公司大会,与黑女麦琪挤在一个角落里。她说到了股票,感叹道:真是漫长的痛苦啊。CC停牌了很长时间,复牌后三股合成一股,最近虽然涨得蛮好,但还是亏了许多。我很是歉意,模糊地感觉到自己对此负有责任。......我光着身子,以一条大澡巾包住身体,出现在某栋公共建筑外墙上一道类似于阳台的东西上,很窄,且没有栏杆,长长的,几栋相连。我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寻找低矮处脱身而下。天亮了,街上行人渐多,我的行为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沙特阿拉伯的国王坐在一个巨大的交易显示屏前,每天都非常无聊,但对于关于老百性死活的事情却不闻不问。他有两个大臣,负责为他安排活动和分析行情。国王问:“明天干什么?”大臣答:“买”。“买什么?”大臣答:“买‘卖’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5楼  发表于: 2015-12-19  
步富与洛夫
昨夜二梦
1,在中国某私立学校任教,休假后返校,途经歩富家,过其门,入一深峡,上无天日,下见沉渊。赤脚,颤栗而行。呼步富或其家人,送来拖鞋一双......

注:歩富之名,多次在梦中出现,为颇含个人信息的重要符号。

2,过某街,见洛夫老师之夫人掩门出行,一男在其后院之侧门遥呼:此门不能关,关则不通神龙谷(一颇似武陵源之胜境,姑名之)。夫人愠道:走门前不可乎。男答:后院直达,近,且无须购门票。似乡俗所约,乡民皆有后院通行权,如俄罗斯之有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之通行权也。夫人无奈,掉头道:自开门便是。
后与彼男并洛夫夫人同在一公交车上,此车目的地亦或为神龙谷。某年轻人出言不逊:洛夫何人,岂足道哉!人不能应。忽一武生跃出,自报名号曰布鲁斯李(即李小龙),慷慨高呼:洛夫者,著名舞蹈家......同时彼在车厢中空处劲舞,时伏地穿袴,时腾空触顶,口颂洛夫诗,铿铿然。人皆愕视。友林泉云:与洛夫家为邻,却不知彼家后院可通神龙谷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6楼  发表于: 2015-12-23  
地下室
梦见回到儿时与哥哥共用的一间睡房里,打算在那里烧火做饭。窗子上破了一个大洞,冷风直灌进来。后来又有点点惊骇地看到:这间房子的一角塌陷了,水泥板破裂并倒悬在地下室上空。地下室里空荡荡的。回过头更见与表兄药哥家所共的一堵墙也没有了,他的房间一览无余,可谓一穷二白。地板也破了,同样可以看见地下室.......

注:老家是平房,并无地下室。此梦象当与近期所关注的原油与贵全属走势有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7楼  发表于: 2015-12-25  
大屋
梦见下班回来时,记着请了一批人在家修屋顶,应付现金3000元,手中暂无,不知附近何处有CIBC银行可以取款。正犹豫间,似乎到了一个城乡结合部,远远看见父亲在一栋房屋前给人打电话,且有另一人,也手持电话,在问:我已到了,你家是哪一栋?那人是小学老师陈某。我也走到门口,才发现,不止是修了屋顶,实际上另起了一栋大屋,主体深长,在树林中,前有高墙围着的院子,进门处为L形转折,颇宽大,符合我的设想,但仍有点担心我的小车不能转进去。进得屋内,看见母亲躺在泥地上,半睡半病之相,她在怪我一整天没有打电话回家,焦急得心跳加速,险些出了大事。我连忙解释,这一切都是因为手中没有现金,我在到处找银行。她告诉我:修屋子(顶)的工人等了很久没有看到我回来,已经回家了。我的印像中,他们是一些东欧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8楼  发表于: 2015-12-26  
巨鲤
梦见在乡野里行走,似是去老汪家的途中。两小孩在前面跑着,忽地就开始闹矛盾。丽丽把鞋子和一根棍子扔在一块水田里,开文生气大吼。我赶上去和事,正不知怎么办,忽见前面便是老汪家队的水塘,塘边正有许多人在钓鱼,一人刚好钓上一条,便大声喊:哇,好大一条鱼。孩子们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鱼身上,忘记了吵架的事。其实那还算不上一条大鱼,但也足有四五斤,放在一个塑料袋中,浸在水里。此前我在路面水坑里抓起过一条两寸长的鲫鱼,它显然是钓鱼人嫌小而丢弃的。周围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场面也很热闹,好像是腊月间生产队捉年鱼杀年猪的时候。一群男人用拖网捞起了一条巨大的鲤鱼,在一片惊呼声中,他们将它放在堤上,任人玩赏。孩子们要去逗它,我赶紧想办法上下控制住鲤鱼的血盆大嘴,免得它把小孩子呑了下去。生产队里的人(特别记得有肖九满在其中)都在讨论如何吃这条鱼,我说:要吃这样大一条鱼,先得打一口一百平方米的大铁锅才行。随而我心想:100平米还是太夸张了,煎这条大鱼,一二十个平米的平底锅应该就行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9楼  发表于: 2016-01-03  
广元
梦见坐在一部很奇怪的旅游车上,座位仰敞着,很高,似乎是在车顶。这样风险很大,只要车身一晃,就会将我摔下来。我系上安全带,而且想办法将座位降到低处。车子渐渐进入山区,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公路,即便有,也是断断续续的。这辆车为了适应山区的地理特点,变成了一部章鱼形状的怪物:大约有七八只带轮子的脚,就是在水田中,小径上也能勉强通过。后来它遇上了大麻烦,因为有一个地方的电线杆挡住了一个隘口,它有几十根斜拉着埋在地下的铁索,我们的旅游车很难找到一个够大的缝隙穿过去。折腾了好大一阵子,车子绕到隘口一边的陡坡上,侧着身子,玩杂技似的,终于通过了。这时我知道:我们已经到达四川广元,我看到一些大山的阴岭上积雪闪耀,但阳坡上草树葱茏......

昨日在家翻看了一阵唐代时东西两川的地图,目的是查清老杜当年由秦州入川的路线。虽然并无印像看到广元,或其古称利州,但仍然觉得此梦与之有一点关系。我似乎记得邓小平是此地出生的,也不知确否。另外,昨日给晓鸣打过电话,他也是川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