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人生何处不相逢(记事本20141213)
级别: 创始人
120楼  发表于: 2016-01-30  
失而复得
上周六忽然不见了电话本,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直找到周日,也未有收获。电话号码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其中还记了不少重要密码,凭我的记性,完全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绝望之余,置之无可奈何,这几天也没想这件事了。刚才坐在电视前的沙发上,打算看个电影,瞥见茶几上翻开着的一本书《汉魏南北朝诗选》,书页间隐隐露出棕色一角,心动,翻之,狂喜,大叫,电话本失而复得也!开文丽丽惊讶地跑过来,见此情景,连连鼓掌。这是近来最让人开心的事,特书之。
上次老婆的解匙找不见,也费尽了周折,最后却在她自己的棉袄口袋里。
家中每失一物,丽丽就担心有人躲在我家里偷东西,其恐惧感远甚于我找不到东西的困惑与沮丧。要安慰她,打消她的疑虑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1楼  发表于: 2016-01-31  
小动物的力量
长期犯的一个错误是把加拿大的BEAVER当成了我们家乡旧时常见的水獭。下午送丽丽学琴回来路上,她坚持要到附近一处溪流边去踩冰玩。那是开文上学必经之地,有个夏天晚上我在那儿看到了一只很大的BEAVER。后来开文每天上学放学都要在丛林边探头向里面的小水湾看看,也发现过一两次。所以他把那儿叫做BEAVERPOND。近日天气太温和,我知道那边不大可能有坚冰可踩,但还是带丽丽看个究竟。走到那儿仔细看过,不禁为小动物的力量而吃惊。这儿原本是一条小溪弯曲穿过一片杂草丛生的湿地,到路桥前有个小小的人造水坝,形成个可爱的小瀑布。满坝之时,溪面也要比两边草地低约1米。去年冬天带开文在那儿玩时,踩在溪中坚冰厚雪上,如站在深深壕沟之中。而现在此地景观已经大变:河狸们在溪面近桥约5米处筑起了一道大坝,由成千上万的大大小小木棍交错穿插堆积而成。坝长三五米,坝顶要比人工坝高过将近一米,因而溪面被抬高了近1米,将两边草地及小部份坡陂林地全部浸没在水中,水面扩大了数十倍。可惜天气太暖和。若此地全部封冻住,将会成为一个巨大冰场,为我们平添许多乐趣。
回家后查谷歌,才弄明白,beaver是河狸,与水獭完全是两人码事。水獭英文名为otter.再搜索,终于知道二者虽然有点像,却各属不同家族。河狸是啮齿类,草食性,喜啃树皮为食。水獭是肉食动物,吃鱼为主。错了好些年,总算当了明白人。

顺记,上午与妻子同去银行办理有关信用手续。信贷员为一高大帅气文雅的华人小伙,细问,原来他还不是移民,刚从多大毕业就在CIBC这样的大银行找到了全职永久工作,想必是极优秀的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2楼  发表于: 2016-02-02  
梯子
昨日午睡, 忽闻门铃,小孩开门,原是晓鸣兄来了,并带来一只可收叠、能上高屋顶的铝合金长梯。我们买下此房时,他就提过,有位朋友存了一长梯在他家,后来不打算要回去,如我需要可送来。两年多一直无急用,并没放在心上。
相约两周后在他家聚会,本地文友,怕也有二三十人。可叹的是,我们这些人,真能静心写作的已经很少了。我自己就有一年多无所事事,虚度时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3楼  发表于: 2016-02-04  
破纪录
今日最高温度达到15.5度,破历史记录。昨夜大雨,大多地区,恐再难觅冰雪,来加十六年,如此暖冬,未尝有也。
妻子两周前去士嘉堡,顺便在一华人超市,买得一箱红星二锅头,20瓶,12元一瓶。这种酒,肯定是走私来的。加国售酒,法定专卖,只有政府所有的LCBO可售。超市卖酒,是非法的,若被人告,当有巨罚。所以在超市出售的酒,一般都贴有“料酒”的标签,掩耳盗铃,居然也凑效。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4楼  发表于: 2016-02-06  
癞头
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人, 坐着无事,一边玩电脑,一边一根根地扯头发,在右耳上方浓密高耸的黑森林中扯出一个白坑来。像是大山深处的一个矿区,触目惊心。儿子的一些坏习惯真让人受不了。从不剪指甲和趾甲,总是剥和咬,经常弄提指头或指头血糊糊的。你若说他,他就一句话:i don't care. 昨天晚饭后批评他,说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是他可随意毁伤的,他居然没有反驳,有些令人意外。今天看着他的癞头,问他是否又扯了,倒是回答没扯,希望是听进去了一点。
晚上带他们去一个叫做five guys的快餐店吃薯条和汉堡包。此店几无限量免费供应一种带壳的大籽盐花生,风味甚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5楼  发表于: 2016-02-07  
从怪兽到宠物
中午好运气,要开文剃头,他居然很爽快答应了。趁热打铁,饭后立即亲自操刀,半个小时,给他推了个标准的光头,剪下的头发恐足有一斤。洗过澡下楼,看起完全变了个人,从恐怖怪兽变成宠物了。
晚上到卫东家聚会过年,老朋友七八家人,虽无爆竹之喧,同有酒菜之美,也不算白过春节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6楼  发表于: 2016-02-08  
除夕
加国的除夕要迟半天。碰巧是周日,所以我们也把它当年来过。中午带丽丽去vaughanmill买衣服,周三她们有个“情人节舞会”,为达惊艳效果,她坚持要买全套新衣裤并一花冠。顺便给开文买一了双鞋。下午全家去汉伯河谷散步。虽是深冬,却有早春之意。该处风景绝佳,令人心旷神怡。在一路边小塘边,小孩子采下一些猫尾草花穗,在空中挥舞,种子如蒲公英似的漫天飘扬,可称一奇。回家后,丽丽自拔一颗板牙,无痛无麻烦,当此除夕,聊以为吉兆。吃炖猪蹄,饮二锅头兑可乐。打电话给家人贺年。至此,新年方正式开始,未知将有何新气象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7楼  发表于: 2016-02-11  
乍暖还寒
天气暖和了一阵子,忽然听说周末将出现零下30度左右的极低温。这是个长周末,下周一为家庭日,不上班。计划趁此高寒,带孩子在附近几个可能结厚冰的池塘去玩玩。往年冬天,我都会在后院中修滑雪道,今年无雪,至今还未滑过雪。
转眼年就过了。老记得陈赋兄弟给我拆字算命,说今年可得自由身,真有此事乎?且拭目以待。
好些天没给孩子上中文课了。看他们学中文那副受苦受难的样子,自己也早就泄气了。“有子贤与愚,何其挂怀抱。”每次何父亲通电话,他都要叮嘱一阵子:一定要把孩子的功课辅导好......他哪里知道我的难处啊。本地的孩子,小学生几乎从来没有家庭作业,学校上课不发课本,家长看不到课本,不知道孩子在学什么,也就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高中常有些作业,我们又没有能力帮忙。更何况他们也很反感你插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8楼  发表于: 2016-02-14  
雅集
今日苦寒,早起时零下24度。晚上零下22度,出门几秒之内,鼻毛结冰,脸颊生痛。下午带孩子去河狸谷,小溪上果然冰冻三尺。晚上大多地区文友在晓鸣家雅集,数十人,大多是熟识的,也有几位新交。冰清先生新书出版,黄洋界老先生字画赠送,收获颇丰。天寒地冻,但室内暖意融融,高朋满座,美酒佳肴,更有小孩献乐。可惜妻子有夜班,不能久留,9点便开车回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9楼  发表于: 2016-02-15  
新人类
明天是家庭日,休假,故而让开文请他的同学来家玩。他们玩一种我看不懂的游戏,好像都很入迷。好在不是电子游戏,多少有点活动,这对他这个懒汉已经是很不错的运动了。往时一起玩的四个孩子中,有个中国孩子不能来。来的一个是俄裔,一个是本地白人。因缺了一角,丽丽兴奋地加入其中,一个下午玩得很不错,时时笑声入云。到晚饭后,终于出矛盾了,不知何故,丽丽发嘟嘟,哭着冲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晚饭时和孩子聊了一阵,感觉他们这一伙新人类,远不是我们老古董能够理解的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0楼  发表于: 2016-02-17  
昨日休假,全家在家,无事可做,下午要带孩子去附近水塘玩冰。连日低温,我估计大水塘的冰盖足以承人。开文推说有数学作业,不肯去,丽丽答应去,却不肯换上雪衣雪裤。费了许多口舌,难得二人动身。烦了,便只与妻子二人去,开车三五分钟即到,果见寒塘堆雪,被冰盖捂着。妻子害怕,等我走到水塘中央她才战战地从坡上下来。此塘约两三亩大,冰雪上到处可见野鸭‘野兔足印。人迹虽有,却是相当少。不禁感叹,现在的小孩真是太无野趣了。如此天然冰场,竟然没有人来玩。拍了许多照片,上岸沿小溪上行里余,枯林中时见青杉,破冰下可赏湍流。
返家后,偶然窥得一秘密:我家的花猫居然偷懒,不愿跑到地下室她自己的“厕所”里撒尿。她跳入洗脸盆,屁股对着下水孔,方便解决,很是自以为得计。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1楼  发表于: 2016-02-22  
足球
周六天气骤暖,达到13度,雪消冰融,春风浩荡,上午在家搞卫生,吸过尘后打扫车库。见艳阳满窗,迫不及待将楼上所有窗子全部半开,一吐室内几个月来的沉闷之气。看到窗帘在风光中摇摆飘扬,直有春夏佳日的错觉----真正的春天至少还需一个月。下午丽丽要我和她玩足球,就在车库前面,一守一攻,以车库右门为球门,玩得很是开心。今天一早又玩了个把小时。今日天气也不错,温度稍低,也有好几度,雪已化尽,但晚上重归冰冻。
中午须去trail 接开文回来,下午有岳阳同乡会的活动(可算是创会仪式),老朋友多次相邀,不得不去。在谭耕当河谷的议员办公室聚会,各家均带菜肴,想必将是岳阳菜谱大全。大多地区,我熟知的岳阳老乡不下十家,这一次据说会有100人以上参加,估计还有好些家是先前没有见过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2楼  发表于: 2016-02-29  
熏肉桶
下午与妻子一同去满秋兄家取一只大熏肉桶。上周末岳阳老乡聚会,满秋夫妇也去了,有三年多未见,格外亲切。满秋是岳阳相思人,中南工大的硕士,多大的博士,来加三十多年了,是岳阳老乡中的大哥大。喜酒且抽烟,与我很是投缘。聚会日,他特带上了一瓶酒鬼酒,我们三五个乡友喝下去,满嘴余香。(多年前他上我家,也是一瓶酒鬼,两人喝完,记得我好像是有八分醉意了。)那日何小红所带岳阳腊肉炒扁豆丝极受欢迎,因此说到如何熏腊肉。我以前自己用木头和纸板做过一个,母亲同住时,还在后院中挖土为灶弄过一个,总之都不理想。满秋是某大矿业公司部门主管,他让手下人为他设计制作了一个用以熏肉的大铁桶。他说可以可以给我们,他让人再弄一个。这是妻子梦寐以求的东西,哪有不受之理。
天气奇暖,太阳照在车内,热得我额头冒汗。在高速上行驶,开窗风声太大,开空调觉得太不合时令。
满秋家在安大略湖边,将铁桶装上小车后,两家人在湖边散歩。湖光岸景,美不胜收。
回家路上,买电饭锅一只。家中用了八九年一只老锅昨晚寿终。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3楼  发表于: 2016-03-02  
感冒
很多年没有感冒了,有印像的重感冒还在2008年前。今日早醒,觉得被薄,身冷,腿脚酸痛,翻来覆去,渐渐明白是中招了。起床后大吃两粒药丸,中午再吃两粒,一天勉强支撑下来。回家后又觉寒意袭人.....
开文在学校又惹麻烦了,校长下午来电,说他生气将一男同学的食袋扔进了垃圾桶。作为惩罚,他被叫到办公室,呆了下半天。晚上批评他,他说人家是罪有应得,我又怎可奈何......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4楼  发表于: 2016-03-06  
流感
感冒了三四天,今日似已大愈。此轮流感,缘于天气骤冷骤热,波及面颇广。家中先是妻子首发,我继之,开文昨天开始亦见明显,晚上破开荒10点钟就自觉关了电脑,吃药后大睡到今早十点多。丽丽尚未喊病,实为奇迹。
细雪霏霏,外面了无生趣,室内除了搞卫生,也并无他事可做。一年多来,对读书写作,厌倦之心日增。无所事事,颇觉空虚。常在家中绕圈子来回走动。看到家中花猫,能吃能睡,无忧无虑,每生人不如猫之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5楼  发表于: 2016-03-09  
不轻
两天没吃药了,本以为大好。下午回家,忽觉腿酸,未久即开始寒噤。感冒卷土重来了。此次病得不寻常,食欲锐减,昨天回家后感到非常恶心,没吃什么。晚上9点就睡了。孩子们可怜老爹,也早早上了床。今晚一直在寒颤中做了饭,洗了碗。服药个把小时后,身上才开始发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6楼  发表于: 2016-03-13  
女生会
今天是大日子,丽丽约了三个女同学下午来家办“女生会”。昨晚带她去沃码,由她自主采购了一些女孩子们喜欢的零食饮料,今日一早就开始忙碌准备,热切盼望。可怜我,感冒两周,居然还未全好,这几天咳嗽严重,尤其是周二周三两天,咳伤了胸腔和背肋,牵筋动骨,痛不可忍。现在虽没有那么吓人了,但仍然是喉头痒兮兮,不时要咳,一咳动要一阵子才停下来。看自己这情况,实不愿人家孩子来我家玩,但丽丽早已和她们约好,我若取消,定不会得到她的饶恕。只好打定主意,孩子们来了,我尽管躲得远远的,不管事,也不被她注意就是了。下午四点后,孩子们陆续来到,三个都是白人女孩,身高体大,和丽丽站在一起,不像是一个班的了。我这注意到丽丽去年以前的好友都是有色人种女孩,今年倒是白孩子为主了。有趣的是,开文无聊,一定要赖着这群女孩子一起玩。她们玩得颇有章法,大人不用操心。晚9点左右,她们被家人先后接回。丽丽累极,客人一散,便去睡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7楼  发表于: 2016-03-14  
熏肉
上午带孩子出去散歩,风大,吹得很不舒服。但孩子们兴致还可以,在公园里踢了一阵子足球,走了一大圈,回来时快一点了。头有些痛,咳嗽依然严重。老婆已计划好熏肉,不得已帮忙。先从大铁桶中把一个小铁篓提出来,用干木头烧起一炉好火,放回大铁桶内。约十磅干咸肉,三条三文鱼尾,挂在桶内横杠上。将一大把新鲜柏树枝丢在火炉上,立时浓烟滚滚。用铁盖将桶子盖上,并不盖清,有稍许青烟冒出。这样过半个小时,开盖,捅一捅,再放鲜树枝,浓烟再起,再盖住。反复两三次,最后敞开,腊肉熏得绝妙,顔色真不差于岳阳乡下所产。晚上切上一小条,炒红萝卜青菜,妻儿三人都大赞好吃,只有我,因为胃口不佳,似乎只闻到烟味,却闻不到香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8楼  发表于: 2016-03-15  
托福
托感冒咳嗽的洪福,已经有三天完全没有抽烟了。上次宣称戒烟,雷声大,雨点小,几个月下来,还是停留在一天两三支烟的窘境。而同时下决心的“王总”,借一场感冒之力,成功戒烟两个月了。我一直暗自羞愧着,不料如此“多年难遇的”重感冒,悄悄地来了,而且不待我戒烟成功,坚决不肯离去。上承天命,下合家人之意,这回坚决戒了!

一直惊讶丽丽怎么躲过了这回席卷本地的流感,没想到,要来的迟早还是会来:早上四点多,丽丽醒来大哭,说全身疼痛。她这人是无病也能把我折磨够,有点小病还得了。本周是本地中小学的march break,开文丽丽都不上学,而我们都要上班,妻子碰巧有两个班连上。白天家中就只有孩子,还有个是生病的,心里很是不安。好在开文大了,据丽丽说,今天表现得还很像个大哥哥,帮她热饭,备药,好言安慰。晚上我知道她不好对付,事先发话:先去睡一阵子,等我和哥哥吃完饭,带你下馆子,想吃什么买什么。这招挺管用。从餐馆回家,没听到她哼哼叽叽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9楼  发表于: 2016-03-17  
水灾
孩子们一周无课。妻子特地休两天假,带他们去玩。今天去电视塔和水族馆。我下班时,他们还在市中心。刚到家,花猫喵个不停,跟她走进厨房,被眼前景像惊呆了:满地是水,天花板上水漏如注,枱板、烤炉等一应电器,都在“烟雨中”。想了想,问题肯定出在楼上,跑上去一看,果然是主卧房厕所里的抽水马桶破了,厕所里也是积水半寸。心中先把自己骂了一通,这水灾来得不冤,早就该想到了,只怪自己太懒,太拖。这个马桶我曾仔细检查过,它有一道长长的裂缝,前房主不知用什么东西将它补了起来。我很惊讶这世界上居然有人补马桶,当时就想,一定得把它换掉。说归说,得过且过的本性在我的生活中起关键作用,此事居然一拖就是一年了,妻子也催过,我说夏天吧。现在是无论如何也等不到夏天了,本周末一定得将它换了。附带将开文厕所里的马桶也一并换了。
在孩子们回家前,花了两个小时,楼上楼下,抗洪救灾,好不容易把明水收拾了。妻子回家后少不了又是一顿埋怨,俺自觉理亏,只好厚顔以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0楼  发表于: 2016-03-20  
荒无人烟
进入“荒无人烟”之境已是第9天,这不能不说是我成年以来最大的自律成就。我上大学时开始抽烟,至今将近30年,除了几次长途飞行时有10-20个小时没有抽烟,并未真正间断过一天。此次借感冒咳嗽之力,并未发大愿毒誓,比较轻松自然地断烟多日。对于禁烟运动的前途,不免信心满怀了。
周五晚饭后带孩子去买马桶,回家当即开始拆除楼上破马桶。不料旧马桶的座螺锈坏,无法拧开,不得不将其座基敲破,然后将马桶整体取下。取出后又发现,马桶下水口铁环右侧放置螺丝处破裂,已无法将之与马桶固定。唯左侧尚好。将新以桶放上时,又惊见尺寸不合,马桶后尾压着了出水管口铁环盖。每次换马桶都要碰上这么许多问题,真让人烦不胜烦。开文在旁帮了不少忙。最后总算马马虎虎将问题解决了。期间忽然接到野营中心电话:问开文为何没有去。原来我们一家这一阵子脑子进水,忘了日子。我连连道歉,答应周六一早将开文送去。
周六早起,将开文送到野营中心时八点半,那里孩子们吃完了早餐,正将板凳倒扣在餐桌了。
下午送丽丽学琴后,至附近一家蹦床活动中心给她买票。每天都经过那儿,但是第一次进去,才发现果然是个好玩地方,生意好得不得了,下午三点钟,便只能买到晚上六七点的票了(约20元含税一个小时)。外面停车也很困难。晚上七点带丽丽去蹦床,她玩疯了。今早说是全身疼痛,连出门散歩也不肯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1楼  发表于: 2016-03-23  
市长
闻名世界的多伦多前市长福特今日一早在医院去世,死于癌症,年方46,与我同年,闻之不免哀惜。前两年他在任时,因放言无忌、吸毒,及与警察部门关系极差,几乎无日不在新闻媒体的头条,后来都成了世界性的新闻笑料。但大多数多伦多人都喜欢他,去年若不是他因病放弃竞选,说不定市长宝座还是他的。
这样的风云人物,一下子归于幻寂。人生无常,信然。
咳嗽至今未好,戒烟也因之进入了第十二天。我相信咳嗽迟早会好。我也相信自己不会蠢到咳嗽一好就接着抽烟的地步。万事万物,各有其安排,各有其时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2楼  发表于: 2016-03-25  
冰雨
以为是春天,却来了一场大冰雨,从昨夜下到今夜,有时是雪霰,有时是雪花,大多时是冻雨,下到地上慢慢成冰。地上盖了厚厚一层,表面溜光,如烤熟的糍粑。路面很滑,今天事故很多,回家时便在高速上看见一车被撞翻,侧立着,司机不见了,地面撒了许多锯屑状东西。估计是伤损惨烈的车祸。
因昨日早有预报,学校大多取消了今天的校车服务,丽丽没上学,文文走路去学校,回来后说,全班只有寥寥数人报到。
冻雨在树枝上成冰,满眼枯林,又变成了万千玉树琼枝。

晚上给母亲打电话,她说移栽到门口的一株甜茶树开花了。这是我最珍爱的野花树,其白如雪,其香胜桂,其叶甘甜。乔木,与杜鹃花同时开放。小时常采其花枝与映山红间插。红白相映,芳馨冉冉,可算是贫家陋室中最美的装饰了。
若能在此季节回乡下老家该多好啊。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3楼  发表于: 2016-03-31  
抽丝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仔细领会,真的很形象。自月初感冒咳嗽,差不多一个月了,直到昨晚吃饭时,忽然想起:今天一天好像没有咳嗽,看来它终于赖不住了。算来没抽烟也有19天了,生活习惯变化中,最明显的是每顿晚饭后,少不了一杯滚烫的黑茶。儿子也喜欢茶,也学会了冲泡。一人一杯浓浓的热茶,胡聊一阵,渐渐也忘了饭后一枝烟的“仙境”。
开文从上周起,就说有一个大的数学作业,花了好几天时间,我所看到的只是他在画一幅画:一条有翅膀的龙,和一位大乳房古宫装帽的少妇,隔着个窗子似的东西对话,讨论的内容可能与与数学有关吧。今天是交作业的期限,昨晚他开夜车直到1点才收工,而据说今天的数学测试课,他却在课堂上睡着了。把一个简单的数学作业,做成一个浩大精美的艺术工程,也不知道她的数学老师会如何哑然失笑。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4楼  发表于: 2016-04-04  
春雪
  天气预报还真准,说周末有雪,果然就下雪了。昨天下午送开文去朋友家时,开始时见天上有枊絮似的东西飞来飞去,不以为是雪,直到半路,满天的狂花乱蝶,扑窗而来,就真是大雪气象了。今天上午,大雪正儿八经地下了个把小时,地上屋顶全白了。不过温度不太低,到下午时,大部份都化掉了。儿子的一帮狐朋狗友来我家,说是要完成昨天尚未完工的一个项目:合作设计和制作一个游戏,据说是老师安排的作业。
  家乡正是清明节,家中四代齐聚,很是热闹。他们也弄了一个微信群,上了许多照片录相。妻子的手机上不时叮叮响。幸亏了她赶上了时尚,要不咱真是要落后时代几百里了。妹妹用手机微信里的免费电话打过来,可视频,和母亲说了一会儿话。母亲近来心跳得慌,多次劝她再去医院,再检查,如需要则做手术。可她说:一家人都回来了,这两天心里便舒服了许多。
  花猫喜在窗前一盆花木里睡觉晒太阳,起来沾一身花土,弄得满地都有,很是讨厌,屡次惩戒,依然如故。此花很是娇贵,有点像杜鹃花,夏秋两季,在户外开花数个月,艳丽繁盛,但冬天在室内不易成活。前年死掉了一大盆。现有的两盆是老扈嫁接成功,送给我们的,好不容易熬过了冬天,近来抽了不少嫩软的细枝。可花猫并不怜惜,每次都将自己日见肥大的身体硬塞进花盆里,把花枝压得东倒西歪。家中妻儿都宠着花猫,唯我对此很是严厉,每次都会毫不客气将它打出去。有意思的是,花猫对我这凶恶的主人似乎并不怨恨,反而常特别讨好,让丽丽嫉妒不已。比如说,如果我唤花猫的名字,它十有八回都会喵喵回答。家中其它人唤它,它却是要理不睬的,除非是要吃的时候。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5楼  发表于: 2016-04-05  
春寒
常说春寒料峭,可料峭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像家乡岳阳那种春寒,我觉得怎么也算不上“峭”,多伦多这几日的骤然变冷,方可称为“料峭”。今早一起,外面积雪数寸,气温低到零下六度。细细看预报:晚上零下十一度。周四还有大雪,本周大多数日子白天最高气温都在零下。最可恼的是复活节周末自作聪明,换机油顺便易把车子的雪胎换了,旧胎颇有些磨光,这样的日子,在雪地上开,心里不免有点紧张。
晚上看到一条新闻,说是中国作家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儿童文学奖,一时兴起,搜索到他的《青铜葵花》,在线阅读,一口气读了五章,感觉很好......昨天在家重读了叶蔚林的短篇小说集《酒殇》,非常喜欢......很久没有享受到真正的阅读之乐趣了。

新浪邮箱这些日子很难进去,恐怕得换个邮箱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6楼  发表于: 2016-04-06  
便宜的快乐
  不知何故,丽丽这两天闷闷不乐,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连万事不关心的开文也觉得丽丽有些怪,晚饭时不停地逼问,把丽丽弄得更加不开心。我对这种状况最缺耐心,忍着忍着,都要发火了。饭后开文和她玩了一会儿沙子,情绪有所好转。等我做完家务,洗完澡,她突然问我,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再去tim hortons,北美一家很有名的咖啡零食连锁店。上周末带她在那儿买了一种样子很奇怪的零食,她特别喜欢吃。我说每周六上完小提琴课后我们都可以去,她显得有点喜色了。随即又说自己饿了,我干脆说:那我现在就开车带你去买那东西吃吧。她闻言大喜,一把跳将起来,扑入我怀中......随后我们便去,开车四分钟,两元一个,名字很长很怪,我怎么也读不全念不准。她吃得甜津津的,烦恼似乎一扫而空。而我也从未像今天一样觉得:几块钱买来的快乐原来可以如此不可估量。
  今天一则新闻有趣:多市一位75岁痴呆老人,前日上午出门,一直未归,家人报警,到处找他。女儿并通过电视电台请求大众帮助,她说父亲出门时衣服穿得也不够(这几天可是很冷),不开车,身上也没有钱。到了今日下午,忽地电台中说,老人找到了:他出现在多市北160公里外的一处渡假村舍中,此村舍原是老人小时与其父共建,如今早已易主多年。老人如何来到该村舍,前两夜又是如何度过的,真有点神秘,让人好奇。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7楼  发表于: 2016-04-10  
布谷
早醒,听见附近有布谷声,断续约五分钟,很是惊讶。今早温度为零下6度,最近一周,下了几场雪,虽未有多少积雪,但感觉明显不是春天,有两三天创下同期低温纪录。这只布谷鸟在如此天气来到这里,怕是懵了头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8楼  发表于: 2016-04-13  
哀耗
惊闻老同学、老朋友王建宇离世,哀惋不已。愿他在天之灵安息!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9楼  发表于: 2016-04-16  
野鹅
下班后匆忙炒了个蛋炒饭,吃罢洗澡,随后送开文去野营中心。上404高速几分钟,左边为西,落日在林,与车同飞,美极。右方为东,忽见一大片草地上,有野鹅成千上万,阵势煞是惊人。开文看见,也不免惊呼。
回来路上,入沃尔玛,给丽丽买“表演装”。她明天上午参加音乐学校的春天音乐会,据说旺市市长会来,她兴奋得不得了,说:“我一定会让市长为我鼓掌!”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