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人生何处不相逢(记事本20141213)
级别: 创始人
60楼  发表于: 2015-02-28  
儿子的奇想
    儿子突发奇想,要自建一部电脑。仔细问他的计划,原来不过是在网上订购所有电脑元件,自己结装,而所有零件的总费用几乎超过一部组装好的全新电脑。我对此嗤之以鼻,他却无比倾心,许诺愿干任何家务活以挣到购致元件的钱。我说夏天再说,至少那时有草可剪,有车可洗,每周可从我这儿赚个20元,这样赚足500元也得半年时间。他见过我不好说话,便去找娘。娘果然大方多了,没费什么劲就答应了。但要他尽量多利用家里一台旧电脑中的零件,并带他去本地的一个旧电脑商场寻配零件,这样既可多学东西,也可省些费用。儿子见他伟大的计划有望实现,一大早便起床拆旧电脑,干得不亦乐乎.......不知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1楼  发表于: 2015-03-03  
南郭先生
丽丽下午要参加她们小提琴乐队的演奏会,不得不提前两个半小时下班,到学校去接她(本来音乐班安排了一个叫RINA的去接她,担心学校不让,还是自己去了。后来在学校也没有等到她。)演奏会在多市中心一个教堂,在堵塞的交通中好还不容易找到,迟了十来分钟。
原来这个小小乐队的活动也列名在多伦多音乐节的名单表中,虽然听众只是孩子的父母亲友若干,但场地却十分讲究,是一个非常庄严而又温馨的布道堂。听众中还有两名音乐节主管官员。
九个孩子,小的还不到一米高,一名钢琴伴奏,加上她们的老师露西娅女士。拉得还真蛮好听,远远看去,丽丽便活像个南郭先生.......我还花了五元钱买票听她的音乐呢。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2楼  发表于: 2015-03-04  
冰雨
中午开始下雪,下班时转成了冰雨,刚上高速路,车窗上便已模糊一片,雨刷也刷不掉。小心翼翼地开了一会儿,把暖气打得很大,让它直吹玻璃,过了一阵子,玻璃上的冰开始解体,再推雨刷,视野才变得清皙起来。在这样的冬天,每天能够开车平平安安到家,就应该对生活心存感激了。
晚饭后要开文去铲雪,他倒是没说二话就出去干。为了他的电脑生产大计,他还真愿意付出一些劳动。周日他妈妈带他去一家电脑配件商场去买了一些东西,没有齐备,估计还要个两三百元才能配置完整。如今他把自己的工作间移到地下室去了,每日回家干些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一般情况下,如果不是和丽丽打乒乓球,或者去暖气房晾衣服,我也不会去地下室。
听丽丽拉了一会儿琴,居然有模有样,进歩还不小,可资一喜。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3楼  发表于: 2015-03-06  
气昏了头
早上尚未起床,老婆过来说:我停在路旁的车被人砸坏了车窗。起来去车库中一看,真是傻眼了。车子左后门的移动玻璃惨不忍睹,碎成了千百片,一部分尚悬在窗框上,手轻轻一碰,便纷纷坠落。地上和靠门座位上下也满是玻璃渣。气昏了头,都不知道怎么办了。静下来后,先打电话给老头子,告假一日。问他是不是应当报警,他说这样的小事警察也就只是备案而已,如果保险公司不赔的话,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等孩子都上了学,先清理了车内外玻璃碎片,再在网上搜索就近的汽车玻璃修理厂,先找到一家,要价比我想象的便宜了许多,只需150元。地图上看很近,随即开车去,到那里却根本找不到,再打电话问,却说他们的车间在士嘉堡,开车至少要40分钟。这样冷的天气,开一辆少了一块玻璃窗的车,可真是件很难受的事。冷还只是其一,风吹近窗内的声音更让人受不了。马上开回家,再在网上找,先问一家,要价是298元,可以上门服务。再问一家,要价175元,核实了网上所供地址,心下才觉得靠谱了。提前吃了午饭,约12点赶到,总算找对了地方,一个小时便换上了新玻璃窗。
因妻子在多伦多市中心上下午班,(中心交通繁忙,停车费用很高,速度不及地铁),回来先坐地铁再转公车,到所居小区,每是深夜12点半左右,为了让她感到安全舒服一点,也省点时间,我每晚都在十点前后将车开到她下公车处附近一条小路边,自己走几分钟到家。她下车后走几歩便可自己驾车回家。搬家后近两年时间一直如此,顶多也不过担心有人开车刮到我的车,没想到出此恶事,真是气煞人了。这一带治安一向非常好,晚上少有游手好闲之人,如此天寒地冻,深夜一般是寂无人迹。所破车窗又是面向马路中心,此事更让我怀疑是报复行为,开车经过我车时,停车开窗,以重物击之,转眼即逃。我在工作上和邻里间都未得罪过任何人,倒是妻子曾打过人权官司,原主管上司因之被迫提前退职,一帮狗党一直视她为眼钉肉刺。还真不能排除这个砸车事件就是这些人的报复行为。若如此,更令人忧惧。
额外气人的事,一早起来,告诉儿子,有人砸了我们的车,他居然毫不在乎,只顾玩电脑,连起身去看一眼也没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4楼  发表于: 2015-03-08  
恶果
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收到保险公司的通知,那张扣了两分的交通处罚,让我的汽车保险费每月增加了约60元,一年近八百元。很生气,在考虑更换保险公司,亦不知结果将会如何。老板曾告我一事:某次我与他一起出差,返回时撞着了前车的屁股,当时几乎看不到有多大损伤。过了未久,保险公司打电话给他,将保险费提高了将近一倍。他随即联系另外的保险公司,并告知原公司,要更换保险,那保险经纪连忙说别急别急,另想办法。过了一会儿打电话来,又将保险费降到了比原价还低二元一个月......一句话,到哪儿都一样,老实人受欺负。

因砸窗事件及保险事件,和孩子说:爸爸妈妈要破产了,再不小心花钱,就会变得无家可归。本意只是想让孩子多明白事理,少要这要那,没想到女儿听真了,忧心忡忡了整天。晚餐喝了三杯酒,有点醉意,女儿又问我是不是真的要破产了,我说差不多。她问我为什么不找一份多挣钱的工作,我说没本事。又问我为什么不找一份兼职工作,我反问她谁给她弄饭吃。她没辙了,一本正经地问:“能不能给我找一份工作挣钱呢?我可以做什么吗?”我开玩笑说:“你能做什么呢?如果有人要自杀的话,倒是可能雇用你去把他烦死。”不料此话惹下大祸,她哭闹了半天,费了她妈好大功夫才劝好。我只好装醉,让开文背到床上去睡了一阵子才敢下楼来......以后和孩子说话真得小心一点了。

晚上老婆做了一个德国式大猪蹄,整个一砣,重两三斤。样子很像,很好看,味道倒是一般。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5楼  发表于: 2015-03-09  
春天的声音
屋檐下水管中又响起了那种美妙的嘀哒声,面向东南方的小门巷被晒得温暖迷人。虽然满眼还是白雪皑皑,但从太阳强烈的反光中已经感觉得到一种变软的力量。风呼呼地吹,很奇怪,是西北风,但却一改往日的凌厉,多少有点像家乡南风的味道了。

昨日一度,今日2度,下周全是个位数,好日子要回来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6楼  发表于: 2015-03-12  
彩票
这几日犹太人阿勒克斯不停地撺掇大家合伙买彩票,梦想一举拿下四千万元大奖。我来加十五年,从未买过彩票,对它的操作程序都不清楚,说起来未免有些丢人,昨日经众人一哄,也答应入伙,随而去找钱包,却找不到,大惊,跑到停车场打开车检查一番,也没见,更是慌了神:包中钱虽不多,证件却有一大堆,还有信用卡、银行卡等,若全丢了,真要我半条命。后来想起可能是掉在家里,打电话要妻子找我常放包的几个地方,居然也不见,急死人了。最后才记起:有可能是周六送丽丽学琴时,将包放在皮夹克中了。妻子找到后,如释重负。今日上班,阿勒克斯已买彩票若干,也交上五元,签上姓名,坐等天降金元的奇观。

两三天睛和,气温从上周的零下十几度已变为零上十度左右,苦尽甘来,雪差不多花光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7楼  发表于: 2015-03-15  
离奇的一天
一早,有人打电话来,是野营中心的,问我们怎么没有送开文去,妻子惊讶反问:不是三月份没有吗?细看安排表,原来错看了一栏。本来应是昨夜送开文去,吃过早饭马上动身。上路方知,今日罕见大雾,能见度不到五十米,开起车来心里发慌。刚上主路,又发现这一带的交通灯都没光,小心开了二十多分钟,上了404高速公路,情况更加严重,浓雾愈深,几十米外不见前车尾灯,路牌只有在经过时才能勉强看见。车不多,但速度都在100公里以上,让人心惊肉跳。对儿子说:这可真有点像开车进入未来的感觉,前方全是未知数。幸运的是,我们并未错过出口,九点15便到达野营中心。回来时加油,加油站停电,等了十几分钟,待其自备电源开始供电后才加上油。到家,家中也已停电,没有电,玩不了电脑,也做不了什么家务。便与妻子带上丽丽一起去沃尔马买东西。春天来了,开文和丽丽的自行车都要换新,沃尔玛正有降价自行车,才98元一辆。本打算买三个,可怎么拖回家又成了大问题。选了两辆,一辆小的给丽丽,一辆大的,我和开文都可以用。但汽车后厢只能放下丽丽的,我便骑着这辆崭新的自行车回家。本以为是乐事,却变成了苦差。刚上路两分钟,便要过一座横跨400号高速公路的大桥。一时打错主意,走了桥北侧,结果遇上大麻烦:原来桥边没有人行道,且遍布厚厚的污浊雪泥,又是逆向,更兼高速路出路因交通灯无电,有交警现场指挥交通。因担心交警找麻炴,只好推车过大桥,一会儿,白色的自行车便是遍身黑泥,
更麻烦的是,前方又是建筑工地,路边烂泥更深,根本无法通行,而对面车辆却接连驰来。瞅了空档,非法横过了马路,这才上得人行道,一路骑回家。发现妻子尚未到家,以为她开车返回去接我,心想她真笨,这怎么能接,就是接到了,这么脏的车我也不愿意放在车后厢中。连日化雪,门口人行道一截沉降处积水寸余,将车推到积水中,找了块抹布洗车。老婆来电,原来她还在我后面。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8楼  发表于: 2015-03-15  
离奇的一天(2)
家中无电,电炉自然不能用(本地烧饭做菜以用电为主,也有少数家庭使用燃气。)妻子做了些简易凉食充饥,已经快三点了,送丽丽去学琴,平常只要三分钟的路开了近二十分钟,迟到了十分钟,音乐学校也没电,故而并不开课。随即回来,无事可做,上床大睡到五点多,醒来带丽丽出门骑车玩,后又清理了一番车库中的一冬留下的雪泥盐渍。黄昏时进屋,老婆以一个野营用的汽炉做面条,我则提进一桶木料点燃壁炉。虽然天汽已经不冷,但室内一天无电,从二十二度降到了十九度。在书房中点上一炉好火,面对炉火,女儿拿来一个枕头席地而坐,要我给他讲故事。我找来本中文版伊索寓言,给她念了两则。然后她给我念英文版的白雪公主。。。。。。渐渐有点回到美丽旧社会的感觉了。妻子的面条已做好,香极,在两朵烛光中吃,尤其有神秘感。忍不住拍了两张照片。正吃得香,来电了,是七点半----简直有些遗憾:其实没电的日子也很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9楼  发表于: 2015-03-17  
春假
孩子们放一个星期的春假,妻子特地休两天假,陪孩子,并处理报税等家事。车交给她,我下班只得坐公交回家。这些年很少坐公交车了,一年难得有一回。天气暖了,在外面走走停停,坐公共汽车,一个小时到家,感觉挺新鲜的。天气还算暖和,但草未绿,树未芽,花未苞,雪未尽,到处是流水叮当。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0楼  发表于: 2015-03-19  
泰山将倾
岳丈病危,住院好几天,虽然醒过来了,但情形依然危重。上次回国时,他还能勉强行动,气色神智都不错,说话有条有理。春节发过来的照片看起来也行。前些日子开始大小便失禁。妻子这些天焦急得不得了,随时得准备办加急签证回国。

刚给母亲打电话,她还好,说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还是我们小时候,她正和人闲话,忽然听说(或是想起来)我没了,心痛如绞,当即倒地,醒了过来。

感觉到我们真的到了人生负担最重的年头,上有四老,下有二小,天涯悬隔,凡事不便。身兼房奴,左进右出,再过几年,孩子就要上大学。待到他们都毕业,想必头发也白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1楼  发表于: 2015-03-20  
加油站的秘密
我常去加油的一个小站,通常都比平均价低4分每升以上,近来周边几个加油站跟风降价,基本上与之持平了,本以为无特别必要一定要去该站。下午去加油,发现了它的一个小秘密:它的大招牌上远远可见的油价与周边价一样,但实际加油时,油泵上显示的价格比招牌上还要低两分。我猜想,它这一招主要是将老客户牢牢抓住,让周边的竞争对手蒙在鼓里。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2楼  发表于: 2015-03-21  
茕茕白兔
昨晚十点半,出门抽烟,惊讶看到我家去年冬天回国前走失的玉兔,正从门口草地上跑向人行道。拖长声调喊一声“JADE----”,她居然停了下了,等我走近,她又小跑几歩,再停下。尽管温柔呼唤,她还是不让我走得太近,边跑边停,往西边邻居门口去了。返身喊开文和丽丽,两家伙欣喜若狂,跑出来要将玉兔唤回家。它最喜欢丽丽的声音,让她走到身边才跳开。丽丽回家拿了些面包,丢给它吃,它吃得不斯文,但最终还是不让丽丽抱,要横过马路到斜对角一户人家草地方向去。期间有几辆车过,它很懂事地退回来,直到安全后才走过去,在马路上又停下来,不住地回望。经过的汽车大概都注意到了,慢慢地经过,它也不慌不忙的样子。丽丽又唤了一阵,它不肯回来。夜风甚冷,我们只好回家了。

说实话,我一直为去冬不用照料玉兔而如释重负,并且相信,如果没有邻居收养它,它应该没法撑过这样严酷的冬天。前些日子,雪还很深时,夜里常见一只麻色野兔跑到我家花坛前,并在那里掏了一个洞觅食。它见有人,总是飞奔而逃,跑向斜对角人家院落。看情形,玉兔很有可能和他合了伙。另外,玉兔的身子有些笨重的样子,是不是怀孕了也未可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3楼  发表于: 2015-03-22  
老李
温莎老李上周来电,说本周六来多伦多,请我们去玉楼东吃饭。本来很让人期待的,却差点弄成难堪的一天。下午三点要送丽丽去学琴,临到动身,丽丽找不到她的海绵埑肩(托住小提琴的小东西),不肯去,闹腾了一阵,眼看已经迟了,我气急败坏,说不去了,小提琴也不用学了。过了一阵子,老师露西娅打电话来,我说丽丽在我们吵桇,不肯去。她说四点带她去也可以,下午还有一个音乐学校的PARTY,六点结束。丽丽听了,大哭,更加不合作。我也心灰意懒,不打算送她去了。到了四点,她却又舍不得放弃小提琴这们让她自觉“高人一等”的技艺,还是要去,但不要我送,她妈妈只好放弃午睡送她去。老李约了五点半在玉楼东会面,时间很紧。五点去接丽丽,妻子要上晚班,打算睡一会儿,不去了。开文猫进厕所,也不想去了。我只好接了丽丽,直接开向士嘉堡,四十多分钟开到。老李和他的儿子李翔,老潘夫妇已在那儿等了好大一阵子。老潘夫妇已经六七年没见了。因为都要开车,没喝酒。约七点钟出得酒店。老李打开车厢,往我的车里搬进几十斤黄瓜,一代袋西红柿,几十条鱼(都是他钓的,多为银鲈,半斤左右一条,冰冻着。)开车回家,给老扈家送了一袋黄瓜一袋鱼。
老李在温莎为当地农场作人力中介,我父母在加国时在他那儿作过几年工。极好的朋友,如今一年难得见上一面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4楼  发表于: 2015-03-24  
好迹象
这几天开文开始主动讲一些中文,结结巴巴,但显得很温厚可爱。讲英文时他的声音又急又响,很聒耳。晚饭后他说:“我今天和同学说话时,差点说了一句中文。”我说:“这是个好迹象。”
我每周给他们上一节中文课,如果他们自己无心学,基本上起不了什么作用。现在开文显示出一些兴趣来,倒是丽丽完全是应付了事,一个字写上好几遍却全不在乎自己在写什么。

近一个月时间看了两百集电视剧,越看越上瘾,越看越空虚,精神肉体双重折磨。必须下决心回到写作的正轨上来。
今晚会到零下十度。春天来得很慢......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75楼  发表于: 2015-03-24  
津津有味看了冲之兄最近写的几则,总体而言,冲之兄过的真乃神仙般的生活O(∩_∩)O~令我等大陆仔羡煞……
我自己感觉这几年来没有一日不是疲于应付这样那样的繁杂事,无一日能如冲之兄生活得这么从容……
级别: 一年级
76楼  发表于: 2015-03-24  
回 79楼(孟冲之) 的帖子
谢谢分享心境!祝福冲之兄!
级别: 创始人
77楼  发表于: 2015-03-25  
鸡毛蒜皮
我的网上笔记,写的尽是鸡毛蒜皮,朋友们关注,有些出我意外。陈赋兄弟从中看出生活的从容,既有些真实性,也有些误解。从心态而言,我的本性是急躁的,但生活这么个地广人稀的地方,很多躁进的想法根本无从着手,久而久之,也就自然淡了。这在外人看来,也许便显出了那么一点从容吧。从实际生活来看,我们俩口子一直在忙碌,周末也少有闲功夫,可能算不上从容。好在规律得很,少有意外的应接,虽则辛劳,终非艰苦。

下午三点半左右,看到手机上有家里三个电话未接,回拔,丽丽告诉我:抽水马桶破了,在漏水。大惊,要开文接电话,开文说了一气,我也没太弄清究竟是什么情况,仅估计问题不是太吓人。嘱咐他先用盆子什么的接住漏水,反复检查等我回来。三点五十提前下班。回到家中才知,去年和今年我修过两次的一楼卫生间马桶,这次是真的完蛋了:水箱上纵横好几道裂缝,漏水不止。好在儿子在下面接着一个大杯子,一个脸盆子。地面虽湿,看来并没有水漫金山。将水阀关住,研究了一会儿,以为只需将水箱取下,买个新的换上即可。这种事情虽然简单,于我却还是第一回。又摸索了一阵,总自如愿。淘米煮饭后,开车去HOMEDEPOT买水箱,为防弄错,把箱盖子都带上了。到了那儿才发现,它根本不出售零散的水箱。女服务员告诉我,不如整买一个新的抽水马桶,便宜的才一百零几元,零买水箱及其中配件,可能便宜不了,还怕配不上套。觉得她的话有些道理,依计而行,拖回家一个新马桶。本来打算一鼓作气装好,作饭吃饭洗碗之后,很有些累了,就此作罢,还是把苦活留给明天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78楼  发表于: 2015-03-25  
回 82楼(孟冲之) 的帖子
问好冲之兄,刚刚才看到泰山一则,昨天未曾看到,实在抱歉。不知您岳父身体如何?大安否?

冲之兄人到中年,异乡立业,确总有繁忙艰难之处。我从中看到的从容,却是指兄在生活中保全了《杜诗》中的周全的生命观念,而由于人在中年的承担,比《玉溪》中的灵思更硬朗。这种周全的生命观念,足以化辛劳为生命之机趣,也就有了这个记事本中的篇章。
这个记事本的可读性与趣味性,以及中国乡土、现代化西方的互相交融的无行的生命智慧,足以使一个人、以及他的家庭活得健康、茁壮。是以倍觉可贵。
级别: 创始人
79楼  发表于: 2015-03-26  
回 83楼(陈赋) 的帖子
谢谢关注和鼓励。我发现写日记有一个好处:许多麻烦事回头记下,便显示出其趣味来。有点象反刍,在反刍过程中能加深一些对于生活和家庭的亲附感。

岳丈似乎挺过了冥关。据说现在能说几句话了。姨姐过两日从纽约动身回去看他,妻子也办好了答证,如情况不是很紧急,暂时不会回去。下午小雨濛濛,想起一首唐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这些日子常常不自觉地回味很多年前写的一首小诗:

在山冈的白色额头上
太阳多么甜蜜!
在幻想染红的天边
树木多么坚定!
积雪握住冬天
而枯黄的草地
正抚育着春的根芽
荆棘丛中
一朵洁白的小花
胜利地绽放

我们将拥有新的爱
在旧的土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0楼  发表于: 2015-03-28  
沮丧
昨夜晚饭前便开始换马桶,饭后接着干,先时虽然慢,还算顺利。后来就遇上了大麻烦:新马桶放在旧位置,无论怎样也摆不平,而且还摇得厉害。埑上些东西后勉强安装好,心有不甘,又将埑物清除(有妨观瞻),满头大汗也再次加固螺丝时,啪达一声,螺杆从下水道管口松滑出来,几乎前功尽弃,真叫人万分沮丧。丽丽喊:11点了。大惊,不知道自己猫在厕所里干了四个小时,而且结果还如此惨不忍睹。恨恨地将工具一丢,洗澡睡觉。
一阵子居然睡不着。12点多时,听到夜空中群雁翔鸣,有如儿时乡村常听到的土推车的吱呀,想起欧阳修的诗“夜闻啼雁生乡思。”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1楼  发表于: 2015-03-29  
天府山庄
    前夜经过一番苦战,终于把马桶安装好,虽不完美,却也算过得去。“新开的茅厕三天香”,果然!老婆夸奖说:“你还不完全是一个废人嘛。”
    当夜给孩子上中文课时,开文很认真,丽丽却偷偷溜走了。很生气,将她从电脑上拖回来,她大声尖叫叱责,忍不住将她一推,她撞在皮沙发椅的扶手上,夸张痛哭,劝说和道歉都不管用,便自去修马桶。过了一阵子,她见我愁眉苦脸的样子,方才“心软”了,问我遇上了什么问题,并要提供“帮助”。我说不用,要她去写字,不一会儿,她拿来一张纸条,上书中文:“我好难过爸爸。”“从丽丽,到爸爸”还画着个绣着花边的心。我很是惊讶,原来她也能写几个中文字了。
   昨日周六,晓鸣约了多伦多一帮文友十余人,先去天府山庄酒家吃饭,后去他家饮酒聊天。因妻子晚上有班,要车,我本不打算参加的,晓鸣接送,我自然不得推辞-----更何况,自己不开车,正好开怀畅饮,岂不美哉。
四点二十晓鸣来接。与宴者有晓鸣夫妇、高岸、万沐、秋叶、白水、风动、加冰、申文高夫妇等等,说好AA制,每人十五元,大包厢,包小费等,没想到上菜用的是非常牛逼的几只大鼎,及其它精美菜碟,感觉自己正如“纣王”。菜肴川味十足,麻辣一片红,吃得很是痛快。七点后转到晓鸣家,开始喝一种古巴朗姆酒,掺可乐喝,尤其可口,几乎可以不停地喝下去。
   说实话,若不是晓鸣主持并接送,此类活动我一般不愿意参加了。虽说是文人相聚,但年来文气稀薄,加上文艺参差,一大堆人,根本就找不到有价值的话题。除了入巷深谈,我向来不发表什么“高见”。好在晓鸣家甚大,一层厅堂房室分成四五个区,一班人也分成几个小组,各谈各的,我则坐在他的书房中欣赏他的藏书,自饮自读,到也逍遥。
十点左右,何兆龙来了,我酒兴方盛,与他好好地喝了一阵子,聊得甚是得劲。十一点客人开始散去。唯余我们二人与晓鸣夫妇,煮了一锅他们自酿的甜酒,很舒服。聊到12点半,晓鸣开车送我与兆龙回家。到家时近一点,家中灯光尚通明,丽丽文文依然在玩电脑,不亦乐乎。
小孩睡觉后,我兴犹未尽,不想睡,看完了国产电影《做次有钱人》方才上床。已是两点多了。一直睡到今朝十点方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2楼  发表于: 2015-04-02  
入门闻号咷
下班,车刚在车库中停下,便听到家中丽丽尖锐责骂与号咷之声。想悄悄做个旁观者,轻手轻脚打开洗衣房门,看见门厅口丽丽坐在地板上,一脸悲愤。文文满面无奈和恼火。忙过去抱起丽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原来丽丽咬了文文,文文对着丽丽的眼睛吐了唾沫。丽丽认为眼睛进了唾沫是很可怕的事情,文文说没有问题,何况一家人有着相同的基因和细菌。丽丽盼着主持“公道”,可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只是下楼去秘藏中拿出一颗糖贿赂丽丽。她不买账。大声指责我对如此严肃的事情不加解决。继而又迁怒于开文的同学陈辉龙,(他错过了校车,又跟开文来了我家。他这孩子也不知是怎么的,三天两头就跟开文过来,害得我每次夜里还得开车送他回家。)要他“GET OUT !”。情况不妙,我便吩咐开文二人出去骑单车玩。陈辉龙身上有几块钱,与开文去附近小店中买零食,家中方才安静下来。半小时后,他们回来,文文给丽丽带了一包薯片,丽丽接下,总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83楼  发表于: 2015-04-04  
冲之兄好,给兄发了论坛短信,恳请查收^_^
级别: 创始人
84楼  发表于: 2015-04-05  
回 88楼(陈赋) 的帖子
好事情,已回复,兄弟查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5楼  发表于: 2015-04-05  
性教育与党争
周五是假日“GOOGFRIDAY” ,据说是受难日。周四晚犯大错误:说好去接老婆,临到深夜,看到一个好片子《NOTTINGHAN》,忘了时间,匆忙开车赶去,半路看到老婆在人行道上独行。她显然怒火万丈,我掉转车头在路旁停下,她瞧也不瞧一眼,一路慢慢走着,鸣喇叭她也不理。只好开着车陪她慢腾腾地“走”回家。此事后果甚为严重,她到今日仍不给我好脸。
昨夜老许家请客。多是岳阳老乡,意外的是谭耕夫妇也去了。谭竞选国会议员,声势不错,行情看涨,近来却突遇麻烦:安省自由党政府强推新的性教育法案,许多新条例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比如说三年级就开始讲一些关于肛交口交之类东西。华人社区对此极为愤怒,闹得轰轰烈烈。谭的选区百分之三十五为华人,谭为联邦自由党候选人,为此承受巨大的压力。加国体制,省党与联邦党并无隶属和上下级关系,但对此,一般选民并不清楚。一起聚会的老乡们多因谭为自由党而提出许多质疑,弄得他左支右绌,唇焦口燥。与会者更有几位教会长老(老乡友了,博硕之类,热衷宗教,前些年很有想法要感化我,看出我实无慧根,终于放弃了。),言辞激烈,弄得个朋友聚会象是党争似的。我于政治向不关心,支持谭耕也纯为义气乡情,此时只好打圆场。酒喝得混,先是黑啤,然后是古井贡,此酒或与我不合,没喝多少,身体便不适。后来喝红酒,渐渐来兴头,喝高了,又信口开河自吹自擂起来。谭也喝上了劲,后来一起跑到外面去抽烟,单独聊了一会儿。此人原毕业于湖大,后多大博士,在安省电力公司任职,身高体健,有帅气,口才好,是个搞政治的料。
喝到12点多,回家,老婆开车。到屋,去门口抽烟,烟刚点燃,胃中翻涌,弯腰对着花坛大吐,吐罢大睡一觉,今早起来,不算难受。只是每每酒后反省,都不免对自己言行有羞愧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86楼  发表于: 2015-04-05  
冲之兄,若论酒性平和不伤身,可以喝黄酒^_^虽说度数只有十几度,但口感甚好,由于度数不高,适合朋友长时间聚会^_^
级别: 创始人
87楼  发表于: 2015-04-06  
回 91楼(陈赋) 的帖子
喝过绍兴黄酒,的确很温和。但在多伦多好像很难买到。我常在一家中国商场买越南米酒,一直喝了好几年,价廉味美,
很喜欢。近来该店不再出售此酒,没办法弄到了。我虽好酒,却并不天天喝,一般只在周末喝两杯。若有朋友聚会,如不需开车,多会放开喉咙喝得半醺。朋友们都知道我这爱好,每次都会把我当主力,想推辞也难了。年轻时,特别是在大学时,常常醉得一塌糊涂,对身体伤害很大,来加后渐渐学会了节制,(当然也有条件因素),喝酒仅仅助兴,于日常生活倒是无碍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88楼  发表于: 2015-04-06  
回 92楼(孟冲之) 的帖子
偶尔喝酒确实有助于去除掉一些垃圾情绪的沉淀……感觉这些年越南、东南亚地区的食品,远比大陆货真价实,例如咖啡、绿豆饼之类,都比大陆原材料含量高很多。米酒想必也是如此。
冲之兄,昨天和今天各发了一条短信息给兄,恳请查收^_^
级别: 创始人
89楼  发表于: 2015-04-07  
回 93楼(陈赋) 的帖子
兄弟好,已查收并回复。


此地冬日漫长,若不偶尔发点酒狂,的确难熬。昨日上午都下了一场小雪,草地屋顶复归于白。今日天晴,总算有开春气象。草色近看,已见新绿,郁金香亦已出土。今天是复活节周一,一般公司都已开工,以为孩子们也要上学,一早喊他们起床,丽丽说:今天不上学。上网一查,果然学校关门,政府部门及图书馆也不上班。上班后一个多小时,老婆来电,说两个孩子骑单车去了MAPLEHIGH(开文下半年将就读的高中),还没有回来,有些着急了。我也担心,过了半个小时打电话问,他们还没回来,就打算开车回家去找他们。正通话间,他们到家,一场虚惊。下班回家,要丽丽去后院玩,她突然想起要练武术,问我会不会。我说不会,书倒是有一本:《少林打擂秘诀》。拿出来,她真的在院子里照书摆起了架式,煞是可笑。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