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人生何处不相逢(记事本20141213)
级别: 创始人
30楼  发表于: 2015-01-23  
帽子
一大早送儿子和他的同学一起滑雪。(同学昨晚就住在我家,方便我一起接送。)明知他上次滑雪丢了一顶帽子,还振振有辞地说不需要,还是担心他受凉,又给他一顶毛帽子,再三叮嘱他别把它又弄丢了。结果下午去接他时,见他戴着手套,却没帽子,一问,又说丢在滑雪场的餐桌上了。这些年他不知丢了多少东西,怎么吩咐也没用。
83岁的老板娘周一早上摔了一跤,伤了骨头,周一周二住院,周三又一拐一拐的来上班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1楼  发表于: 2015-01-24  
偶然在网上看到《上海文化》14年11期目录,上有秦晓宇君的《玉溪拼图序》:

上海文化 年十一月号
本刊观察 黄 德 海 等 深 的 反 省 弋舟 刘晓东 张定浩 关于 城市小 说 的札记 方法与文本 霍 艳 一种对 绝 望 的 热 爱 张 悦 然 年后的小说
李 壮 亡 魂 的 深 情 评赵志明 我亲 爱的精神病患者 秦 晓 宇 重 构 李 商 隐 关 于 孟 冲 之 的 玉溪拼图 跨界叙事 陈建华 罗 萌 当代 文艺中的动物话语与人
文精神症状 朱麟欽 西门町 亚文 化空间的收编战 视野 奥登 叶美译 耐 心的回报 以叶芝为例 拜厄特 康凌译 真 实的故事与小说中的事 实
阅读札记
肖有志 重释索福克勒 斯 俄狄浦斯在科罗诺 斯 行 胡继华 爱欲升华的叙 事 略论 施 莱 格 尔的 卢琴德 张文江 史记 太史公 自序 讲记 六 边际访谈 郭海平 吴 亮 每天 面对苍天下跪五分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2楼  发表于: 2015-01-25  
换弦
一早吃过饭去市中一乐器店,给丽丽的小提琴换弦。只记得大概位置,店名也不记得了。今早路顺,一下子便找到了。三年前为她买钢琴练习谱时去过两回。10到,还未开门,已经有几个人在外面等着了。等了两分钟,门刚开,又见若干人入店。没想到这年代乐器店生意还蛮不错。我提着丽丽的琴进去,问了问,马上被领到一个漂亮女人处。她给我换弦调音,不到十分钟便搞定了,换了两根弦,才十元。原以为是个大事情,原来这么容易。出了门,又想起没买为弦抛光的蜡,转回去买蜡。上好的蜡,13.5元。没有加元了,给一张一百元的美金,要找99元加币。营业员都担心是电脑出错了,找经理过来看。旁边有人感叹道:加元跌得真多啊。自石油跌价以来,加元确实跌得很多,现在一元加币只当8毛美金了。五六年前,曾经抵过1.14元美金。前日加行意外降息也是促成近期大跌之因。
从乐器店出来,感觉自己都变雅了。生为乐盲,对任何乐器都有敬畏感。若不是为了孩子,可能一辈子也没机会和这些乐器乐人打交道。
随后去NATIONS买菜。一周的饮食开销一般在200元左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3楼  发表于: 2015-01-27  
丽丽爱撒谎
她一早说肚子痛,不肯去上学。我上班到下午两点钟打电话回家,看她是不是在家。她接过电话,说她上学了,刚回家。问她为何回来这么早,她回答说:学校有郊游,回来早些。我还真信了。下班回家后她妈妈打电话来,说她根本就没去上学。
这孩子很爱撒谎,并且把它当在一种很高级的娱乐活动。我尝试纠正她,感觉力不从心。天性如此,大概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吧。

最近才知道:开文所在的“天才班”,一半以上是亚洲孩子,中国孩子最多。他玩得最好的两个朋友也是中国孩子,更巧的是,他们也都姓陈:一个叫陈辉龙,一个叫陈东东。前者经常在我家吃住拉撒,好几次问他姓什么,他都说不知道。最近因为听闻开文每晚都学一点中文,也上了心,跟他妈妈学,总算把自己的中文姓名弄清楚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4楼  发表于: 2015-01-30  
第二场雪
下午开始,多伦多开始下入冬以来的第二场雪,往年这时候,门前的雪堆至少已经一米多高了。下得不大,但到晚上八点时,车道上也有两寸厚的积雪了。要开文丽丽和我一起去铲雪,开文倒是帮了不少忙,铲了一大半。丽丽却怪我们把雪铲掉了,没留一片给她好打滚,故意闹别扭,让人好不烦恼。后来她故意站在前面挡我铲雪,我用雪铲推她的脚,没想到她顺势往前一扑,身体被铲柄挺了一下,又哼哼唧唧了半天。我们把雪铲光了,她也不肯进门。我只好站在外面抽烟,又陪了她一阵子。这家伙刁钻,敏感,嫉妒,真是太难对付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5楼  发表于: 2015-01-31  
一条新闻
看到一条新闻我一般是不会记在这儿的,但这条不一样,因为只有从这样的新闻才能看出,一个文明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

日前,冬季风暴横扫美国东北部,影响范围波及6000万人口。据美联社1月29日报道,美国务卿克里近日因未铲除其位于波士顿住所外人行道上的积雪,领到了一张50美元的罚款单。
本周,波士顿市遭冬季风暴袭击,积雪厚度深达两英尺(约合60.96厘米)。波士顿市长沃尔什(Martin Walsh)承诺将打击那些将自家门前及商铺前人行道上的积雪置之不顾的人。

据报道,波士顿当局于当地时间早上9点45分对克里处以了50美元的罚款,因其未将自己位于灯塔山街区的住所前的积雪铲除。

克里的发言人约翰逊(Glen Johnson)称,克里将立即支付罚金,并表示克里住所前的积雪已经被铲除。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6楼  发表于: 2015-01-31  
头一回上交通法庭
今日大早六点钟起床,7点多动身前往新市交通法庭。因路远,且昨日下了不少雪,开一个多小时才到。天尚未亮,且车窗被前车溅起的雪污弄得模糊不清,雨刷一刮,水随即结成薄而脏的冰,呈扇形,附在玻璃上,感觉提心吊胆的。到庭后等了一会儿,8点半开门,直接进入一号庭。因是第一次出庭,没有经验,从来不为福先不为祸始的我,做了第一个与公诉员打交道者。
这个交通罚单是去年7月8日夜前往亚夫家途中因未能在救护车出现情况下减速停车而得的,罚金高达490元加税,扣三点分。公诉员给我三个选择:一,认罪,罚金减为200元,但扣分不能取消。二,不认罪,由法庭裁决。三,继续申诉。因为我对当时受罚的原因并无异议,所以选择了认罪。虽然罚扣三分让我非常难过。
领了一张认罪意向书,回到座位上等待法官判决。庭中情况大概是这样的:一位女书记官早早在庭,她微胖,嘴唇涂得胭红,虽身穿黑袍,但生活气息很重。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就是法官。一位公诉员先接待我等,随后又来了两位女公诉员。如我一样的被告陆续入庭,总共约有40人。开且罚单的相关警察前后共有六七人入庭,其中有两人面熟,我记不太清楚究竟是哪一位给我罚单的。两名女警,其余均男,个个全幅武装,挂手枪电棒,穿防弹衣,这一点是我始料不及的。妻子在多伦多市中心的交通法庭去过两三次,所见警察均非如此武装。
等待宣判过程中,我心中十分矛盾,有些后悔不该选择认罪,因为三个点的扣分很有可能直接影响到保险费上涨。但见涉事警察在场(如不在场,法官很可能会站在被告一边。据说多伦多这种情况比较多。),自己没有多少可以辩解的理由,最终还是决定不翻盘。
约9点半正式开庭,这时真的法官才出现。我担心自己是第一名被告,且不知庭审礼节,会当场出丑。所幸有几位由专业人士代理出庭的被排在前面。他们也都是选择了认罪受罚。轮到我时,依葫芦画瓢,倒也没有失态。我向法官表示自己愿意认罪,但想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他同意了。我说:当时救护车是下坡,速度很快;我是上坡,速度正常。两边路上都没有交通,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正确反应,救护车已经过去了。法官显然没有被我“感动”,他说:你当时是不是注意力不集中?你开车时一定要不时前看后看。如果紧急车辆接近时,一定要向右转并停车。他好像还讲了一个他小时候的什么事情来启发我,我可能因为紧张,没有记住。最后法官说:你知道认罪受罚的后果吗?我说是。随后女书记官起立宣判。我领了新罚单去前台交罚金,200元罚款还另交了40元的税。困扰我大半年的罚单事件终于有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结局。
回家时已是11点,老婆尚在家,做好了饭菜,吃过饭也不想去上班了。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一人在家,阳光照彻室内,楼上楼下通明,心中感觉有此奇异。大概一个过惯了上班和带孩子的生活的人,突然一人在家,都会有这种奇异感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7楼  发表于: 2015-02-01  
【舌头】
不知何故,舌头痛了几天,左边可见几个大泡,连刷牙时都觉得刺痛难受。晚上睡醒,口中苦涩无比,上下口腔和舌头三者似乎被粘在一起了,扯也扯不开。昨晚面对一桌子菜肴,竟然有点怕吃,虽然后来照吃照喝,倒底还是有点拼命的感觉。妻子以为我得了七八年前母亲一样的病:那时母亲还在加拿大和我们一起住,有好几个月患舌痛病,求方问药,回国后半年多才好。
今早起来,老婆刚加班回家,问我舌头如何,我才很是意外地感觉到:舌头似乎好了许多,在口腔中自由转动,并无僵肿感了。刷牙时也好过了不少,看来它是在自我治愈中。。。。。。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8楼  发表于: 2015-02-02  
【痒】
此地干燥,冬日尤盛。室内长期暖气烘人,很容易出现皮肤瘙痒的问题。往年洗澡后涂一些凡士林即可大大缓解。今年去游了几次热水泳后,情况有些失控,前两周身上瘙痒难忍,涂凡士林也无效,还出现一些红色斑点。搔得过重处皮痂栉比,很是难受。从此拒绝游泳,任老婆如何威逼。这几天感觉好了不少。下午她又要我带孩子去游泳,我只答应开车送他们去,自己断然不肯下水了。
孩子们游泳时,我坐在游泳池的玻璃窗外,看看随手带去的克尔凯郭尔《曾经男人的三少女》。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静心看书,在家时电脑前一坐,往往就被各种可有可无的信息搅乱了心思,东逛西逛,几个小时下去,一无所获。反而是到了外面,必须等待打发时光时,看书很容易进入状态。虽然有点打瞌睡,还是被克氏深刻的笔触引入了对于写作的一些反思:一个作家只有在这样写作时,才真正地“存在着”。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9楼  发表于: 2015-02-03  
暴风雪
昨夜起暴风雪肆虐,到今日中午时方停。学校停课,高速公路上车辆也很少,估计一半以上人没有上班。多市及其周边,20-40厘米积雪不等。到下午睛空万里,在此地,冬天往往是睛日苦寒,今夜温度将达到零下20多度。
幸得换了雪胎,今日在多处积雪上开车,感觉并不溜滑。麻烦主要在车窗,很容易脏,不容易弄干净,开在路上视线模糊。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0楼  发表于: 2015-02-04  
铲雪而亡
我们公司最近建立业务联系的一家公司老板今天在电话里告诉说:一位跟他干了二十五年的工头昨天意外死亡,才五十四岁。他和那位工头一起下班,到得停车场,工头仰头说:‘这天气真怪,上午大雪,下午天气这么睛朗。我回家后有的是雪铲。”大约两个小时后,有人发现他倒在自家门口的车道上,已经没气了。
此地似乎每年大雪之后都有一两例老人因铲雪而心脏病突发死亡的例子。
我原来的房子,车道长而低,雪要铲到一两米高的雪堆上方去,确实相当吃力。如果不悠着点,不是伤了腰臂,就是引发个什么病来。现在的房子前面车道平坦前斜,很好铲雪,但是面积要比老房的大多了,大雪之后,铲起来也还是相当费力。虽说儿子大了些,有时能帮点忙,但我也老了些,明显没有以前那样不把铲雪当回事了。以后看来还真得买个铲雪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1楼  发表于: 2015-02-05  
真相
公司附近一家公司罢工一年多了,每天经过,见三两工人举着旗帜,无所事事地荡来荡去,一直疑惑,他们究竟想要什么?与其这样长时期罢工,还不如另谋生路或者照以往条件上班。今天终于在报纸上看到了事情真相:原来这是一家总部设在费城的美国公司,专业生产各种啤酒罐,名为CROWN CAN,本地员工120人。2013年的前九年没加过工资,13年公司效益大幅提高,此地分公司且被评为效率最高最安全的北美分公司。工会以为这下可以要求长点工资了,不料公司不但不同意涨工资,还要继续冻结工资,并以低于现有员工百分之四十的水平招收新员工。120人罢工抗议,不料一拖就是17个月,至今没有复工迹象。公司的口号是:现有员工若接受百分之三十的减薪就可复工。也即意味着原来拿24加元时薪的现在只能拿16元了。来北美十多年,如此抠门顽固的公司还是头一回听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2楼  发表于: 2015-02-06  
两个“天才”
开文的同班同学又来了,理由是今日野游,没有校车接送。这样我又得在晚九点左右送他回家,虽说不远,开车也得十分钟左右。晚饭时我突然想起考一考他们这一对“天才班”的“天才”。我要他们心算27乘7,他叽咕了好大一会儿,没有算出来。开文一门心思吃饭,根本就没有上阵,我早知道他心算不行,这是在意料之中的。倒是丽丽在一旁掐指念念有词,最早喊出准确答案。后来又出了几个类似的题目,开文赢了一次,丽丽又赢了一次。整体看来,这两个所谓的8年级天才,心算远不如4年级的非天才丽丽。也许是加拿大对天才的定义不同,我在他们身上看到尽是懒惰任性心不在焉马虎自负固执偏激无所谓......真是头痛不已!

丽丽最近的乒乓球技突飞猛进,不独开文不是她的对手,连我也常被她抽得应接不暇。昨晚陪她打了一阵子球,今天到现在还觉得脚腿酸痛。她和开文绝然相反,极其好胜,所以每学一门新东西上手很快。但缺点是输不起,输不得。从中国回来后,我开始自教兄妹俩的中文,开始时她自以为比开文强许多,很是踊跃。上了几节课,才发现比哥哥的底子差得远,这一向上中文课就变得有一答没一答的,没有一点积极性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3楼  发表于: 2015-02-07  
鸭子
下班后丽丽嚷着要去吃比萨饼,我也正好懒得煮饭洗碗,便带他们去附近一家比萨店。此店口味甚好,价格也便宜,7.99元一个大比萨,三父子吃着正好。订了,要等十来分钟,无事可做,便带他们去距店约30米处一条小溪,想看看溪水结冰了没有。刚走到溪桥边,透过树林和灌丛,看到白白的雪地被一条黑带分开,便知此溪水未冰。稍稍仔细看,那幽暗林中流水上似有动物,猜着是野鸭,便呼孩子走近树林,一起观看:小小的溪流中竟拥挤着一两百只野鸭。野鸭在此地是很常见的野生动物,但我们在城中溪流每次所见多是一对,两对。从未一次看到如此多的野鸭在如此冰天雪水中聚着,叹为一奇。此地公鸭非常艳丽,和图画中的鸳鸯一模一样,母鸭和国内所见差不多,麻麻灰灰的,不起眼。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4楼  发表于: 2015-02-08  
甜酒
妻子上周末做了一大盆甜酒,几天未发酵,周四终于闻到香味,到昨天已是香醇诱人了。今夜去朋友家夜宴,将携上一缸,以響诸友。
另上午买来果汁机一台,试机,将甜瓜半个,香蕉一根,草莓七个,牛奶两杯放在一起搅碎,味道好极了。丽丽极喜欢喝,每次去约克谷大市场,都央着要买一杯。那儿一大杯要五元,见她们当面制作,也就是一两支小香蕉,加一点草莓汁,和许多冰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5楼  发表于: 2015-02-09  
酩酊
昨夜大雪,到附近一朋友家聚会。主人备有茅台一瓶,恰有一初识朋友,性洪,如我一样,也是贪杯的。我们二人为主,干掉了茅台,又喝了一大瓶法国葡萄,那哥们喝得兴奋,话也多。他是北大硕士,来加十多年了,当年为了找工作,在SENICA学院混过,他老婆和我妻子当时也在那儿一起学电脑,妻子那时正怀着开文,日子过得相当辛苦。
开始我喝得比较小心,到九点多,也开始胡说八道了,也不知道吹了多少现在羞于回忆的牛皮。那哥们醉了,先告辞回家。我感觉还好,不过十一点回家后,往床上一躺,也觉得头昏脑胀,大声呻吟了一阵,总算没吐,一觉睡到了五点。今日一整天无精打彩,懒洋洋的不想干任何事情。
中午要带两个孩子去牙医诊所,开文要洗牙,丽丽要补牙。丽丽对牙医怕得要命,等我们动身时,她竟躲了起来,我满屋上下找,没找着,也只好作罢,带开文一人去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6楼  发表于: 2015-02-10  
肖像权
前夜在朋友家,妻子碰上当年同学,马上说:“我在学校的网页上看到了你的照片,好漂亮。”同学说,她当时正在吃饭,为网站拍照的人喊了她们一群女生,问她们愿不愿意照片上网页,她们都说愿意。拍照人便拿来一张合同纸,让她们签名,签过名,每人得到一百元钱,随后去图书馆拍照、、、、、、听到这个还真有些感触,西方人办事讲规矩的确没假。话说回来,随后又想想另一件事:有一次收到一张什么公司的彩印宣传单,仔细一看,竟在上面看到了儿子和女儿正在逗一只驼羊玩的照片,怎么也想不起是在哪儿------那家公司所作所为就显得不那么地道了。我们是马虎人,别说找人家麻烦,就连那张宣传单也没有保留。

刚看到一警句,顺便贴下:彼此相爱,就算为民除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7楼  发表于: 2015-02-11  
抽水马桶
刚回家,老婆打电话说说马桶坏了,走近试,果然。这个马桶就是去年我费了很大劲才修好的。揭开盖子细看,原来是连接活塞的锯齿状塑料带断了。以为是个容易事,饭前弄了一车子没弄好,饭后再弄了十多分钟,总算成功,自记一等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8楼  发表于: 2015-02-12  
故乡事
昨夜里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讲:同村美秋哥突然死了,刚刚出葬。这消息实在令人震惊和伤惋。美秋哥五十二三岁,牛高马大,一双深黑的大眼睛,威猛的络腮胡子,看起来吓人,却是个少有的善良软弱之人。据说以前常被老婆打得鼻青脸肿牙齿脱,从没有还手打过老婆。人家问他为何不还手,他说:“我一看到人打架,手就是软的,提不起来。”他的故世,估计是因为心脏病突发。他离婚后上门于离孟冲十余里路某妇人家。还是老习惯老手艺,喜欢上山放夹下水捉鳖,当日原妻兄约他去某地捉鱼,他说先上山取了夹子再去,妻兄一次次电催,十点钟以后就再没人回话了,到下午两三点,始觉可能出事,开始通知亲友邻居去找,于下午七点多在某山上找到,他坐在地上,手伸向怀中作拿手机状,气息已无。
母亲还说得蹊跷:我归国那段时间,村中90岁老人恩莲伯母已气息奄奄,我返加后几天,她终于去世了。上山那日,九满哥说:“年内我们这里还要死一个人。”母亲笑问:“乱说,你说谁要死嘛?”九满哥答道:“不信你看。”其后约一个月时间,竟是他自己出车祸而亡。在他的葬礼过后,又有某人说:“年内这里还要死一个人,年纪不上60岁的,靠下边的。”刚过一个月,美秋哥过世。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9楼  发表于: 2015-02-14  
TRAIL
晚七点出发,送开文前去野营中心。急驰35分钟,到达新市附近,从沃顿路转入野营地:一个去世了的富翁捐赠的大林场,约1500亩林地。雪地中的树林幽暗冷清,马路蜿蜒,两边是半米高的雪岸,中间是被车轮压得平滑的雪道,如一道小小的冰河。行进1.3公里,到达野营中心,三四栋木屋门前亮着灯,周围高树参天,静寂如与世隔绝。主屋通亮,背后是一个不大的冰湖。透过玻璃门,早见三四女人从餐厅出来,向我们打招呼,于此寂冷环境中,此情此景,让人顿生无限暖意。原来开文是第一个到达的。以前我都只是送开文到多市中心一地铁铁站口桥下,由TRAIL公车集中接送。两年前他们一车男女孩子坐上一车宽松得很,现在几乎个个牛高马大,挤不下了。我家算是相对较近的,故而要求我直接将开文送到野营中心。于我,路虽然远了大约一半,但交通便利一些,实际开车时间只多大约十分钟。
开文所参加的这个项目,持续四年,每月一个周末,另加暑期十天,完全免费,吃用全包,主要是从事野外活动,滑雪,游泳,远足,划船等等,禁带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开文在家,上厕所也要带个笔记本电脑,但对TRAIL却是一往情深,每月都等不到这一天。丽丽跟着去了几次,羡慕得不得了,两年后也会申请加入.....

苦寒。昨夜是入冬来最冷,达零下22度。周日据说会更冷,加上风的因素,感觉接近零下四十度。因为抽烟之恶习,我每日无端要在外面多站约半个小时,右手两个指节上冻出了两处皴裂.....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50楼  发表于: 2015-02-14  
回 53楼(孟冲之) 的帖子
冲之,烟可以戒掉的。以前我是20年的老烟枪,现在10多年没碰了。   问好冲之!
级别: 创始人
51楼  发表于: 2015-02-15  
回 54楼(姜海舟) 的帖子
谢兄关心,尝试过多次,均无功,暂不作此想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2楼  发表于: 2015-02-15  
最冷一日
昨夜狂风,积雪被卷得漫天乱飞。深更半夜之时,听到屋顶窗外,如怒涛澎湃,惊天动地,房屋如在大海孤岛之上。丽丽以为是雷霆之声,吓得捂住耳朵不敢听。早起风力稍弱,但气温降到极低,零下二十六度,加上风力感觉,零下四十五度,可能是近十年来最冷的一天了。让人迷惑的是:室内暖意融融,望着玻璃窗外青天白日,阳光灿烂,初来加国者还会以为是夏日呢。
家门口朝南,门内隐若一米,且右边有车库挡住北风,形成个避风小巷,冬日上午阳光照射几个小时,站在那儿抽枝烟,倒也像是在温室之中,只是眼睛被朝阳和积雪亮得有些睁不开,鼻毛也还是结了冰。
中午去TRAIL接开文,晚上要到朋友卫东家过早年,明天是家庭节,不上班。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3楼  发表于: 2015-02-17  
【冰溪惊魂】
昨日巨冷,在外面抽烟,打火机都点不上火,需在手中捂两分钟后方可。夜里从朋友家出门时,坐进车中,方向盘冰冷刺骨,一家人抖索了十多分钟,暖气才渐渐上来。
今日万里无云,天如碧玉,阳光灿烂,风息全无,到中午时气温升到零下十七度,穿足衣服,带开文去附近小溪探险。此溪在春夏秋三季为树林荫蔽,西为悬墈,右边宽阔滩涂蒿草高过人头,无路可走,一直不得窥其真容。我们走到桥头小瀑布,见水已断流,溪面为深雪覆盖,莾莾草泽也只露出零星枯死苇杆。探得小溪冰面坚固如铁,遂带开文沿溪上行,欲拍照,出手机,艳阳积雪,光线太强,屏幕上模糊一片,什么也不看见。百余米,有断树前横,脚下闻咯吱,且有水声隐隐,估计为居民区下水道出口处,冰层较薄。连忙上岸,绕行一段,再下溪,未几,前方为大片树林阻挡,枯枝断槎,悬藤钩棘,难以穿行,只好折返。
为绕过薄冰区,上岸再下溪。儿子在后,忽然大叫一声,左脚踩穿溪边与岸沿相联处,跌倒在地。抱起他的大腿用力扯,也扯不出来。刨开脚边积雪,见他的左脚陷在一个小窟窿中,问他脚是否湿了,答云湿透,大急,要他用力将脚先中靴子中扯出,慢慢掏出靴子。里面已经进了水。无他法,叫他穿上湿靴,匆匆往家里赶。急走十分钟左右,全身发热,头发都开始冒烟了。问他脚冷不,他倒说,脚开始流汗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54楼  发表于: 2015-02-18  
冲之兄,新年快乐^_^
级别: 创始人
55楼  发表于: 2015-02-19  
回 58楼(陈赋) 的帖子
陈赋兄弟春节快乐!羊年大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6楼  发表于: 2015-02-19  
过年
今年过年不巧,偏在周三,幸得有晓鸣夫妇来家共庆,小饮清谈,也很开心。但明日小孩要上学,大人要上班,不能尽兴,略为遗憾。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7楼  发表于: 2015-02-21  
无奇不有
下班车上听电台,说是警察抓了一位这样的妈妈:零下十五度的今天,她竟让4岁的孩子光着身子独自走到了街道上。邻人报警,孩子送了医院,据说还没什么问题。作娘的被逮了,诉以遗弃罪。
近来一直很冷,每日最低气温都在零下20多度,据电台云,这是近七十年来最冷的一个二月份。让人都怀疑倒底有没有温室效应这回事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8楼  发表于: 2015-02-25  
神雕侠侣
1,上周五晚,试试文蓉告诉我的一个看影视的网站:亿途,发现它果然不错,很多新片大片都可以看到,没有优酷和爱奇艺等网站之可恨:“你所在的区域不能观看。”恰见有新版神雕侠侣(陈妍希),本是抱着点点看看的心态,没料到一下子又被粘着了,花了两天两夜时间,看了42集,边刮胡子洗澡的工夫都省了。妻子摇头不已,我也不能自已。直到网上无集可看方才罢手。昨晚回来,再搜索老版(古天乐版),想看最后几集,居然找不到了。无奈,干脆找原著,把最后五集看了,终于大嘘了一口气。-----我平日不看电视,有时几个月什么也不看,但一旦着魔,非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不可。武侠小说,我最喜欢的正是《神雕侠侣》。虽然喜欢得发痴,原著电视都看过几遍,好在有副烂记性,每回看都有新感觉,新发现。

2,开文的电脑周日就坏了,他知道我不会很轻易又给他买电脑,两日来一声不吭地想办法,不停地鼓捣,居然给弄好了。----他性子急躁,对自己的电脑却极有耐心,别人说他电脑的坏话都不行。也是一怪。我和他相反,电脑一出问题就恨不能将其扔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9楼  发表于: 2015-02-27  
天气
天气仍然很冷,今晚会到零下22度。好在雪下得并不算多,交通比往年冬天要顺利多了。2月份快完了,江南当是桃红柳绿了,电话中没问过,但老友说兰花已开,想来春意已浓吧。
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以电视剧电影麻醉自己,下不了决心进入任何一个大计划中。得过且过,也是一种休息。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