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广西繁漪杜甫故居】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4-12-10  

【广西繁漪杜甫故居】

    昨夜梦中听到有人说到“广西繁漪杜甫故居”,其它情节皆忘,只记得在梦中和后来半醒状态中一直感到很困惑:杜甫一生从未到过广西,何以有个故居在那儿呢?难道是抗战时国民党为免成都草堂沦陷,将之迁到了广西?(如台北故宫)

   醒来后仍觉莫名,但对这个奇怪词组的来历却有了一个粗略把握:向来喜爱杜诗“百舌欲无语,繁花能几时”一联。联中“百舌”与“百色”音似,故在潜意识中将其混淆,联想到广西。联中又有“繁”字,便移作县名中一个字。“漪”字的来历,很可能是同一首诗中另外一个句子,“波乱日华迟”,写云破日出,波光零乱之象,梦中以“漪”当之,相当有美感。
  这个梦也许还有很多复杂的寓意,但梦境太模糊,可资研究的东西太少,所以只写这一点所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4-12-18  
【罗家冲】
梦见在罗家冲山塘低处,仰望西南山坡,满山黄豆、玉米,俱已成熟,金黄直到山顶.....忽然身在半山腰一条险峻石道上,前临峭壁万仞,远处见奇峰入天,深谷无底,显是一处人间胜境,旅游圣地。久感腹胀,蹲下大便,很是不畅,尚未放松,前方山谷中跃起一两车,似专为捉拿我这等污秽胜境且不为其创造利润之人的。据我所知,被捉之人往往有性命之忧。仓惶逃窜,未及系上皮带。双手提着裤子向山下飞奔之际,皮带却被一根栏杆挂住了......

注:上月归国乡居期间,多次与孩子及好友建华等在罗家冲散歩。其西南山坡上修筑中的杭瑞高速公路彻底改变了家乡的地貌。在路基工地上行走,如行天衢。梦与当时的多种感慨肯定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4-12-18  
【远足】
女儿的梦:在一座高山上远足,遇见一个人,问她:“你要买什么东西”。女儿答道:“我什么也不要买。”那人突然目露凶光,上前要杀她。她尖叫着醒了过来,半夜里跑到妈妈那边去睡。

女儿得我的遗传,爱做梦,记梦,述梦。睡觉前总是要我陪坐一阵子,还要我保证她不做恶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4-12-21  
【沈女】
似在床上,同学张某在侧,于迷糊中想起:当年我去水电师院看女友唐,在长沙某公车站迷路了,分不清该坐哪个方向的车。女同学沈某恰好经过,问我去哪里,要不要帮忙,我羞于承认自己迷路,只说不需要。她走后,我果然反向坐到了很偏远的赤冈冲。在大学时,沈某一向沉静,我也很少注意她。毕业后才觉得她其实长得还蛮漂亮耐看。我颇有些遗憾地喊同学张某说:“当时我要时借机和她多说几句话,仔细多她几眼,说不定就注意上她了,以后的生活,或许是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刚说完话,身旁人问道:“你说谁呀?”,听声音,睡在左侧的原来是老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4-12-23  
【墙】
刚给母亲打电话,听声音,她身体不适,仔细一问,果然前两天心跳过速的老毛病又患了,接电话时还是不些喘不过气来。她说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恶梦,醒来后觉得很不吉利,祷告了好大一阵,心下才平和了一些。
她梦见:原来连五间老屋的前墙歪得很厉害,她着急地喊爸爸和哥哥去将墙拉正。他们在墙上系了几根绳子,好像还请了不少人帮忙,大呼“一、二、三”,反复多次,都没有成功。后来父亲一脚蹬着墙,猛一用力,墙哗啦啦地倒下了......诸如此类的梦确实让人烦忧,我自己从记梦起至今,也许做过几十上百回相像的梦,迄无应征。想来全只是内心忧虑所致,并无关预言。母亲这样心思很重的病人,做此梦就更不足为奇了。倒是那些很少言梦,向来乐观的人,如果有这样的梦,倒是要多多留心。
她自己说的另一个梦,也就是我动身回国当天所做的让她害了两天大病的梦就是一例证。那天我打电话告诉他我们马上就去机场了,当夜她梦见:她看到我回家了,不知在哪里摔了一跤,头上破了一个大洞,血流不止......事实上我上次探亲之行,从头至尾都很顺利,愉快,而且还比较走运,碰上了北京难得的“APEC蓝”,在乡下十二日,有十一天是睛天。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4-12-23  
【轮胎】

我昨天晚上也做了一个不算愉快的梦:
我梦见在公司里上班,活很多,我要做的事似乎是将许多原材料从龙家桥运往平地中学,而我的运载工具却是一部自行车,而且还破了胎。我不得不在哪儿买了一对新轮胎(外胎),(价钱很便宜)。换上后奋力往平地中学骑,开始是平路,尚好。快到平地中学,陡然出现了一道很高的斜坡,而且路面湿滑泥泞。才上了一半,我觉得不对,也无法踩动了,停下来低头一年:新买的车胎已经破成了断断续续的几十截......

与这个梦相关的事实有:1,昨天下午去附近的canadian tire 买雪胎,入冬后一直忙,没来得及给车换雪胎。因这家没有我要的尺寸,销售员给我在电脑上搜索其它分店,发现不远处另一家有四只合适轮胎,且有特价,才51元一只,比正常价便宜了将近一半。驱车前去,如愿买了四只。2,不知何故,从早上起,便和老婆不对眼,互相没好声气。买完车胎出门时,又因一点芝麻小事争吵了两句。心中光火,开车都有点认不得路了。快到家时,又愤而无故猛踩刹车,以致后车差点追尾。3,前日(周六)在车行换机油时,师傅说我的车胎太光了,如有大冰雪,很容易出问题。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4-12-29  
【两个无稽之梦】
昨夜梦:

梦见骑着自行车去上班,感觉在长沙,又似在多伦多。而其它人都在一条上坡的马路上脚跟着脚歩行,路面是软软的沙子,我骑到半路才领悟到:这条路在一夜之间被刨掉重铺,还未完工,连骑自行车也是不允许的。......进得办公室,或是教室,发现迟到了许多,各处位置上都坐满了人。入门处是个尖角,我就地坐下,准备上课,却见右手墙边有三块面包状的大粪,很是恶心,随而移身,在一个转角后坐下,如此,却又看不到上课的老师了......有人问我昨天什么时候下的班,我说不是正常的4点半吗。他说:别人都工作到了6点半,老板对你很不高兴。老板是谁也是个问题,我觉得他仿佛是原报社的领导ZHF......

前夜梦:

有一个不怎么样的男人,忽然间成了英国公主的附马,得到大批的田产和一个城堡。但他总是以各种方式回避与公主的性生活。这样过了很久,公主开始留心外面的猛男,而且已经有了一个人选。这时候附马才紧张起来,不得不与猛男比一比。他将一根又长又大的胡萝卜夹在胯上,公主抓了一下,觉得还比较可观。但猛男却将一根更长更大的黄瓜夹在胯下,让公主立即产生了伟大的错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楼  发表于: 2015-01-02  
【败露与逃亡】
元月一日夜做的梦:

  一块巨石下极窄小的空间里是我的床铺。我与少数人在一个荒远山区谋划起义,事情败露,我们沿着一个巨大的荒山坡逃向山顶。一位终身未婚、博学多识的长辈就住在山顶一栋破屋中,他或许是起义的主谋,至少与起义大有牵连。所以我必须安排他脱离险境。他没有手脚,身体齐胸以下部分也早己截除,完全没有行动能力,因此他的一个徒弟(学生),被委以重任,负责抱着他逃亡。我知道这个徒弟是靠不住的,在将来的某种情况下,他必然叛变。我把长辈抱在怀中,像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我哭得声泪俱下,不停地叮嘱徒弟,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先生。然后又哭着吩咐儿子收拾好行李,和他们一起逃生,尽力保护好先生。但我知道儿子也是靠不得的,一则他年纪小,不懂事。二则他与这位长辈素不相识,毫无感情,举手投足之中对他一点敬意也没有。他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是幸运了。
  徒弟抱着先生动身了,儿子跟在后面。他比我想像的更有心计一些,因为预感到徒弟会叛变,顺手抄了一把鎯头塞在挎包底下以备不测。他穿着一件和我一样的皮夹克,虽然年纪小,从背影看,已经是个莾汉。我满眼是泪地目送着他们走远......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5-01-02  
回 复【败露和逃亡】
新年的第一天,过得并不顺利。晚上的这个梦,在很在程度上影射了白天的种种感受。梦中长辈,上次归国时并没有去看他,心中一直觉得有些歉疚。其实自己倒是提过两次要去看他,但父母对他似乎颇有微词,我也图省事,没去。因他会吟诗作联,我自小感觉与他有特别的亲戚加师生之缘。若说到感情,却也算不上深,梦中哭得如此伤心切意,痛彻肺腑,让我怀疑他不过是我自己形像的一个投影。
在心中愤懑,或者遇事不顺时,我常常想:只有做了和尚才一了百了。昨日情绪,正好差不多。这位长辈一生未婚,差不多可算和尚。有一兄,已去世。一个侄子过继,也无非一个名份。加上对于诗联的共同兴趣,可以相当肯定地说:在梦中我如此痛哭的,正是自己的将来。事实上,我对于将来是常常忧惧满怀的:没有手足身体,寓无可依靠,无能为力,无以为继。

话说回来,这个梦的表层意思也不应被忽视:我一般好几年才回国一趟。上次见他,是在三年以前。下次回国,还能否见到他很可能都是个问题了。我的梦显然包含着一种可能是永别的伤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楼  发表于: 2015-01-09  
【烟囱】
梦见与父母在岳阳市某车站候车,忽然在人流中看到小学同学杨某。他问我到哪里去,我答道:买了下午飞到家里的飞机票。话才出口,也觉得有些不合逻辑,但和他一起回乡下,好像是不可能的。接着我却钻进了一辆大客车,与父母刚刚坐下,便看到不远处华能电厂的三个大烟囱开始放出蘑菇云似的浓烟,而且伴随着巨大的声音,预感有些不妙,但旁人说华能定时排污时都是这样的。心下未安,突然看到浓烟中有爆炸之火光冲起,接而连三,愈来愈大,天空开始有晃动感,在下一秒,也许一切都会毁灭......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5-01-13  
坐飞机
一个曾经很清晰的长梦,现在却记得一点点了:

我们要坐飞机到很远的地方去,飞机的整体我没有看到,就直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座位是用三根钢索吊着的一个粗绳编的篓子。刚起飞时我是侧卧在篓子里,待飞机飞到一个大湖的上空时,我感到非常害怕,因为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所有的座位都是悬空的,仿如游乐场的旋转秋千。坐在这样的秋千上飞到万米高空,可不是好玩的。我紧张地坐正,恰好又见空中飞来几个只有一根绳子系着的男人,向我的座位撞过来,如果我的飞机不能避开,肯定又是一起重大的航空灾难......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11楼  发表于: 2015-01-13  
回 10楼(孟冲之) 的帖子
也许是一种紧张的情绪。而且高空是不确定性和中医概念的肾有关。。。只是推测。
级别: 创始人
12楼  发表于: 2015-01-15  
回 11楼(姜海舟) 的帖子
有道理。近来做的梦越来越无迹可寻,要求深解,常一头雾水,都懒得去记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楼  发表于: 2015-01-19  
【水电梯】
近来几个梦,记下一些零星场景:

1:梦见同学清刚,他比以前高了许多,起码在一米八。一问才知,他是在大学毕业后长高的,主要原因是到法院工作后,伙食好了。又梦见LJ,她对我要理不理,还用嘲讽的口吻称我“大师”

2:梦见在某大楼顶部,要下到其中一商场。须经一电梯,在顶墙边缘,很是吓人。电梯实为滑道,敞口,深处为水。战栗坐下,随即没入水中。闭息,如入海底。才数十秒,觉得无法憋住。心思:如此电梯,须似导弹,以每妙百十公里计方才合算,不枉全身衣鞋皆湿。久之,仍不能出水,闷欲死,开口,竟亦无妨,惊而醒。

3:昨夜梦:在公司上班,忽然来了一位卡车司机,云是NOVA SCOTIA人,细看,却是乡民友良哥。上前寒暄,老板惊问我们缘何相识。答道:此人原是我中国乡下近邻某也。老板亦叹奇遇。拾一纸片,要与友良互留通联。友良云:家父要我先把团边堰前田中柴草清理后回家。遂至田中,日西斜,以锄头将田中树枝杂草翻开.......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楼  发表于: 2015-01-25  
梦中对联
梦见和不少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吃饭,很有黑社会头目聚会的气势。而且我还是个老大。坐在我对面的某人出言不逊,我随即抄起一只装满了米饭的碟子翻过来向他掷去,正中其额头。而米饭却掉了我满头满身。随即有人上前为我清理饭粒。我向桌上诸位表明了一种态度:以后这个场合的规矩和秩序由我来定。众人好像也不敢有所抗争了。
出得饭局,我吟出一联:“青春未作金钱主,老大犹为BABY爸”
后面还有不少有趣的情节,早起时还记得,现在都忘了。

注:从对联来看,这个梦是有关小孩子的。丽丽昨晚睡觉前胡搅蛮缠,惹得我勃然大怒,打了她屁股后就不管了。后来是开文百般劝解呵护,她才睡了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楼  发表于: 2015-01-27  
【爆炸与逃亡】
梦见经过一座化工厂,从马路上透过玻璃向内望,见有人抱着一大堆塑料衣,给每个进门者都发一件。看得出,从这人所在再往内走,就是绝密重地,没有证件是进不去的。我不知怎么一下子就出现在那人面前,从他手中接过一件塑料衣,并不向内,却是向外走去,所以门卫并没有检查。我将塑衣抓在手中无意识地一搓,它突然冒起烟来,那是一个极危险的信号:几分钟之内,它将爆炸,释放出也许相当于一个原子弹的当量来。我开始拼命地往郊外跑,跑得只剩下一口气时,趴在路上,还在艰难地向前爬。有一群人跟着我,同样两手撑地,一寸一寸地向前匍匐移动......好象是很多小时,或者几天过后,这支逃亡队伍抵达一条大河边。从新闻中我们已经得知,爆炸确实发生了,伤亡极其惨重。我们必须尽快回去,参加救灾。并且,我们这些人,很有可能只是一些幸存者或者受难者梦中的影像----一共约二十个----如果不在指定的时间内赶到,与自己的肉身汇合,就会再也回不去,只能永远在梦境中流亡。我计划分两批回去,我们的归途可能比逃亡之路还要凶险艰难得多.......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楼  发表于: 2015-02-01  
【餐馆与厕所】
梦见现在任职的公司变成了一家餐馆,到了晚上,生意居然还很不错,座位上几十号顾客等着上菜呢。我大约是小二,因为大厨还没有来,干着急,不知干什么好。大厨终于来了,他高声地喊:“猪头煮熟了没有?”大家一下子全忙碌起来,简直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也许是饭后,便急去找厕所,一下子就回到了某社某分社的公厕,进得厕所,直往中间一片水泥台子上走,记得那里是有纵横好几排大便坑的。走近一看:所有厕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床铺,一些人躺在那儿熟睡,被子整齐两排盖着,就象中学时代睡统铺的样子。
向右看,有一堵断墙,几个人踩着乱七八糟的的砖头到低处撒尿,我也只好学他们的样,但我下台子(感觉似下床)时,却找不到自己的鞋子了,很显然别人胡乱穿走了我的鞋子,我也只有胡乱穿一双别人的鞋子了......

注:昨晚喝酒时又和老婆谈到了现在和过去的工作之类。她还很怀念我在长沙做编辑记者那段时光,而我说:虽然我经常梦见又回到原单位上班,但其实对那儿没有什么留恋感。其根本原因可能是我在那儿上班时,报社虽然很挣钱,但编辑记者都不是分社的正式编制,本质上是低人一等的。这个梦中的厕坑、鞋子,都是职位的一个很明显的隐喻,要完成解释此梦并不困难。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楼  发表于: 2015-02-05  
【宫女与汉武帝】
梦中仅能记下的一个情节:听到两位宫女闲聊,一个说:“我不会亲嘴,哪里讨得了好。”另一个说:“我不会搂抱,被人抱着就觉得很别扭。”一个说:“反正我们也得不了宠。汉武帝总喜欢惊喜和意外,平平常常的情况下,他对谁也没有兴趣。他宠爱的女人都是从湖里捞起来的。有一回,他在昆明湖里钓鱼,鱼没钓着,却是一个美人抓着钓钩爬上船来,这个美人立即就成了宠妃。还有人把自己关在箱子里,沉在湖底,等待武帝有一天将她发掘出来呢。”我就站在两个宫女旁边,不禁很为那位水底箱子里的美人担心:她不会闷死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楼  发表于: 2015-02-07  
【二姑父】
梦见和母亲站在方家冲山上,看见天空中先是瑞雪纷飞,不一会儿,忽然春暖花开,雪花与树花相映相杂,十分绮丽。正惊叹春天来得这么快,一个阴沉的人影出现在附近,细看原来是二姑父,他是来抓母亲的。因为我在场,他迟迟不敢动手。我等了一会儿,满面怒气上前问他:“为了一点点钱,你竟然对亲人下手,你还是人吗?是谁派你来抓我娘的?是村支书还是乡长?叫他们来见我!”他被我给镇住了,结结巴巴地回答:“不是政府,是长沙和株洲的黑社会要我来抓的。”我逼近他的脸,很是怨恨地说:“你不怕我告你吗?我要真下了决心,你们一家不会有好果子吃。再说,我虽说没什么权力,面子还是有的,对付几个地头蛇,有的是办法。要是我的家人受了一点损伤,报复肯定是很可怕的......”

注:二姑父已去世多年。黑社会,很可能是影指阴间、地狱。另外,对黑社会之猖獗,我上次回国多有所闻,颇有感触。如果可能的话,我是真愿意把乡下祖业全部放弃,将一家人移到加拿大来。这个梦的整体还是对于母亲病情的担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楼  发表于: 2015-02-11  
【手机】
梦见桌上有好几个手机,其中有两个是奥巴马和普京的。某一手机响了,接听,是奥巴马在说话:“一定要把++++搞到手。”我连连答道“YES”,并且明白这个东西与俄乌冲突有关,非常重要,且必须普京同意才有可能。放下这个,另一个电话又响了,是普京打给奥巴马的,我也接了,假装自己就是奥巴马........

注:记下这个,作个旁证:梦有时可能是非常无聊的。

晚饭时丽丽忸怩地说了一个梦:她得到了一只小狗,高兴得不得了,抱着小狗对开文说:“开文,看我得了这个POOPOO”。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楼  发表于: 2015-02-13  
【造纸厂】
梦见自己回国很长一段时间了,经当老总的朋友帮忙,终于被造纸厂接受,这天一早,似从华能电厂方向往造纸厂走,要到某部门报到。所见建筑和道路无一熟识,在一大片厂房中间,竟然出现了一片水田,一些带着斗笠的女人站在田中插秧,远远认出来两个人:一是原来纸修车间的班长方忠泉,另是要好同事傅红霞。她们回过头来向我露齿而笑。虽感亲切,却不免惶愧羞惭,自己出厂出国都几十年了,还回来做个普通职工,能不丢脸吗?况且这么年来,原来的同事上夜校,评职称,早都是高工什么的了,我却在外国什么也没有拿一个,如今算是最没文化的了。独自向厂区中心大楼走,却不知怎么走到了一处偏僻无人小树林,站上一个废弃的泵房旁撒尿.....我下定决心今天不去报到了,最好还是回加拿大,到什么学校弄个洋文凭,再回来面子上才挂得住。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1楼  发表于: 2015-02-18  
【旅游业与诗词】
1,梦见在平地中学附近,要去食堂打饭或者另有目的,在若明若暗的光线中,跟着一群孩子行走在一大片水域中,似平地水库,但水浅,深处才齐腰,浅者仅没膝。所有的孩子前后扶着腰,连成一条线,象跳舞似的来到水对岸一个食堂,这时才注意到杨清波是那个食堂的主管。也许是吃过饭,他带我沿着河谷向下走,以欣赏故地风景。我看到河谷两岸各有一排式样古雅但材料崭新的吊脚屋。很显然地方政府把这一带当成重点旅游区正在投入巨资开发,以前的地形和地名都变了。我提议应该给这些新的建筑和景点取一些高雅的名字,请名人作诗,书法家写对联,这样才可提高景区的文化价值。杨点头称是,随即说:“我有一篇《论旅游业与诗词》的长文,就是专门写二者之关系的。”恰好我觉得自己是在湖南旅游报作主任,便说:“那好,我给发表一两千字”。杨很不满地说:两三万字的论文,发表两三千字有什么用?我说,我们是报纸,长篇大论的论文照发肯定是不行的。我会仔细压缩,把文章的精华全部体现出来。边说边走,远远看见前面一座在建的橋梁,跨溪而过。桥面还是一格一格的框架,从一格到另一格少说也有一米多的距离。可交通却正常进行着。车辆每到桥头,便像狗一样先往后一缩,坐在自己的屁股上,蓄势往前一个猛跃,居然都平安过桥,让我大为惊叹.....

2:梦见与天星一起,接待英国女王,在一个很便宜的餐馆里。女王的穿着也很便宜的样子。她似乎是委托我们在中国寻找她丢失的孙女。而且她还有一个孙女在美国佛罗里达读大学。我在询问她有关情况时尽量用英语,但讲得很费劲,似乎天星比我更能自如。

3,前夜梦:老板老两口说没就没了,据说是格蕾丝害死的。肯终于成了大当家的,他将辞职两年多且已成为两个孩子母亲的格蕾丝又召回公司,说是要找她算账。他握着一柄儿童玩具手枪,对着她叭叭两声后,她回过脸便和他一起进办公室,并且将门关上了。我知道,格勒丝现在不会拒绝肯了,因为肯已成为名符其实的大老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2楼  发表于: 2015-02-22  
【高考】
又梦见要参加高考了,和清刚等人在一起,感觉自己的学业很差,感慨地对他说:17岁还不到,我就考了高分,差点就能上中国最好的大学。没想到如今45岁了,什么都没混出来,又要参加高考,而且肯定考不上。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3楼  发表于: 2015-02-25  
【不好】
两个细节:

1,梦见一位熟悉的女诗人,走过去问她:“最近还好吗?”,她答道:“不好。”她这话,我觉得是一种关于其婚姻及性生活的暗示,伸手揽住她,说了两句颇似关心的话,便开始做一些轻薄的动作。看来极为自负和有成就感的她,居然没有一点推拒的意思......

2,......侄儿买了一件东西,与洗发洗脸有关,是个一人高的架子,最底下一层有一个玻璃缸,缸中装满了桔色的洗涤剂。但这件看似很重要的东西在家里没有放一会儿就被打破了,洗涤剂流了一地。不知是谁大声告诉侄儿,他却满不在乎地说:“破了就破了,蛮大一笔事。”.......我用力一咬,忽然觉得嘴里有破碎感,手指一摸,左右各有一颗牙齿碎了,象没有结构好的混凝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4楼  发表于: 2015-02-26  
【北冰洋】
......从电台天气预报得知:上午大风,下午风住,晴,气温回暖到零下五度。妻子推开后门,便见北冰洋。风静无波,洋面结冰,如一面镜子。妻子欢呼:“这下可以滑冰了。”话音未落,便抱着一只扫帚往冰面上一个猛扑,身子刷的一下,便滑出了几百米。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我担心地嘟哝道:“还没有试试冰的厚度呢。”说着从门槛内伸出一只脚踩踩门外北冰洋边缘的冰盖,发现它原来只是不到一寸厚的薄薄一层,心中大急,张嘴欲喊妻子快点回来,距离己经太远,估计她也听不到了。就在她的身影快要消失时,巨大的破冰声传来,洋面裂开了,她己掉入水中。我知道,凭她刚学会的一点点泳技,是肯定游不回来了,何况是在如此冰冷的水中。而我也没有能力游这么远把她从大洋中救回来。我想到要报警,却不知哪儿有电话。忽然看到近处的水面突然冒出几个潜水的外国人,央求她们去救妻子,她们却好象根本没有看到我似的。恐惧中醒来,听到隔壁妻子鼻息,确认刚才是做梦,心下才慢慢平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5楼  发表于: 2015-03-01  
【电梯】
1,在一座大约两层的楼房前观察,却见有电梯上下,时间稍长,发现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少,显然丢了不少人,怀疑其中有蹊跷,便与某人进入电梯中试用。刚关上电梯门,电梯猛然极速上升,持续一两分钟,估计起码升到了三十层之高,至顶后突然不受控制地急坠。心知那些少掉的人肯定就是在这急坠中死掉了。我用力将四肢撑住电梯四壁,电梯到底时居然没有摔死,一下子被抛出,进入另一个很是奇怪的空间,后面还有很多情节,现在都忘记了。

2,前夜梦见我把这房子卖了,买主是被公司解雇的EDY。过了一段时间来看,他把房子扩建了将近一倍,看起来颇有些豪宅气象了,心中不免佩服他的能干......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6楼  发表于: 2015-03-09  
【睡眠中的呼喊】
昨晚12点左右,上床睡觉时,儿子还在厕所中。一会儿梦见自己躺在罗家冲上塘草堤上,有埑被有盖被,颇似在那里睡过不止一两夜。眼看天黑,暮色四合,四面山影幢幢,也不觉得可怕。听到左后方小山坡上儿子的电脑声音时有时无时大时小,好像他正使用耳机,但又不时扯掉,或者调变音量。我大声喊:“开文,把电脑关了,要睡觉了。”这睡梦中的喊声被尚未进入睡梦的开文听见了,他喊道:“爸爸,你是在做梦,还是在跟我说话?”我醒过来,意识很是模糊,回答说:“我在做梦呢。”

这可以看作意识与潜意识同时起作用并相互影响的一个重要例证。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