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梦占逸旨】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4-07-29  

【梦占逸旨】

明 陈士元著

自序

嘉靖壬戌之秋八月既望陳子坐蒲陽軒中睠月色之漸高忻桂華之始放感盈虧之轉轂念榮瘁之循
環於是舉酒命酌興發成酣枕簟載清隤然就寢夢皓眉之老叟披霞服而降庭授予一函金文眩目宛
科斗之古篆欲宣誦而未能藏襲袖間猶恐遺脫獲茲奇玩心復生疑乃再拜問叟曰予與君遇無乃夢
乎叟笑曰何遇非夢何夢非真勿起譙聲予遂驚寤晨興喟歎是何祥也研思終日莫得其繇嗟夫夜之
遇叟也其真也耶晨之喟歎也其夢也耶將詢兆於占人慨煇經之墜地輒據見聞之末撰茲內外之篇
用述微悰題為逸旨拂常隱語豈逭醉夢之譏遁世朽夫聊增噱譚之助爾


【真宰篇第一】
 
[]
真宰窈冥,無象無形,澒濛渾穆,氣數斯涵。
Δ
莊子曰:「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朕。」
廣成子曰:「窈窈冥冥,至道之極。」
淮南子曰:「古未有天地之時,窈窈冥冥,芒芠漠閔,澒濛鴻洞,莫知其門。」
 
[]
氣判陰陽,數苞終始。
Δ
周子曰:「太極動而生陽,靜而生陰。」
列子曰:「太易者,未見氣也。易無形時,易變而為七,七變而為九。九者,究也,乃復變而為一。」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
 
[]
天旋地凝,兩間定位,而人物生矣。
Δ
淮南子曰:「天運地滯,輪轉而無廢。」
禮統曰:「天地元氣之所生,萬物之祖也。」
 
[]
人葆沖和,肖乎天地,精神融貫,無相盩也。
Δ
列子曰:「沖和氣者為人。」
王介甫詩注曰:「人之精神,與天地同流,此占夢之所以設也。」
 
[]
天氣為魂,地氣為魄。
Δ
靈樞經曰:「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氣也。德流氣薄而生者也。故生之來謂之精,兩精相搏謂之神,隨神往來者謂之魂,並精而出入者謂之魄。」
子產曰:「物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陽曰魂。」
列子曰:「精神者,天之分,骨骸者,地之分。屬天清而散,屬地濁而聚。」
白虎通曰:「魂主於情,魄主於性」。
高誘曰:「魂,人陽神也;魄,人陰神也」。
鄭玄曰:「噓吸出入者,氣也。耳目之精明者為魄,氣則魂之謂也。」
朱子曰:「魂屬木,魄屬金,所以言三魂七魄是金木之數也。」
 
[]
氣清者魄從魂,氣濁者魂從魄。從魂為貴,從魄為賤。清魂為賢,濁魄為愚,此壽殀禍福之閫也。
Δ
真丹鉛錄曰:「靈魂為賢,厲魄為愚。輕魂為明,重魄為暗。揚魂為羽,鈍魄為毛。」
 
 []
有貴而賢,有賤而愚。有壽而福,有殀而禍。有貴而愚,有賤而賢。有壽而禍,有殀而福。世變無恒,幾則先肇,魂能知來,魄能藏往。
Δ
魂強則善悟,魄強則善記。聖人以魄攝魂,眾人以魂運魄。
 
[]
人之晝興也,魂麗於目;夜寐也,魄宿於肝。魂麗於目,故能見焉;魄宿於肝,故能夢焉。夢者,神之遊知來之鏡也。
Δ
朱子曰:「人之精神,與天地陰陽流通,故晝之所為,夜之所夢,其善惡吉凶,各以類至。」
莊子曰:「天地之鑑也,萬物之鏡也。」
 
[]
故曰:神遇為夢,形接為事。
Δ
列子曰:「神遇為夢,形接為事。故晝想夜夢,神形所遇。神凝者想夢自消。」
莊子曰:「其寐也魂交,其覺也形開」。
【長柳篇第二】
 
[]
長柳之演,載諸藝牒,其詳不可得聞也。
Δ
漢書藝文志曰:「黃帝長柳占夢十一卷、甘德長柳占夢二十卷。」
 
[]
周官太卜,掌三兆三易三夢之法。
Δ
周禮太卜,掌三兆之法:一玉兆、二瓦兆、三原兆。掌三易之法:一連山、二歸藏、三周易。
 
[]
三夢,一曰致夢、二曰觭夢,三曰咸陟。
Δ
周禮注曰:「致夢言夢之所至,夏后氏所作焉。觭,得也。言夢之所得,殷人作焉。咸,皆也;陟亦得也。言夢之皆得,周人作焉。」
 
[]
又以三兆三易三夢之占,以觀吉凶。
Δ
周禮以邦事作八命。一曰征、二曰象、三曰與、四曰謀,五曰果,六曰至,七曰雨,八曰瘳。以八命者贊三兆、三易、三夢之占,以觀國家之吉凶,以詔救政。注云:「國之大事,有八定作其辭,以命蓍龜,又參之以夢也。」
 
[]
夫兆倚龜而徵,易賴蓍而顯。蓍龜外物也,聖人設教利用,猶足以通乎神明,稽乎大疑。
Δ
易大傳曰:「聖人以神道設教。」
又曰:「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謂之神。」
又曰:「以通神明之德。」
尚書洪範曰:「汝則有大疑,謀及卜筮。」
 
[]
乃若夢本魂涉,非由外假,度其端倪。探其隱賾,則榮枯得喪,烏得而違諸。
Δ
蓍龜外物,尚可以占其榮枯得喪,而夢隨發乎精神,非外物比,尤可占也。其占有不應者,則不能度,其端倪探其隱頣爾。
【晝夜篇第三】
 
[]
晝夜,一息也;古今,一晝夜也。
Δ
易大傳曰:「通乎晝夜之道而知。」
莊子曰:「死生為晝夜。」
顏之推曰:「千載一聖,猶旦暮也。」
 
[]
天地以春夏為晝,秋冬為夜;治世為晝,亂世為夜。
Δ
春夏闢戶,誠之通;秋冬闔戶,誠之復。治世陽明,亂世陰濁,有晝夜之象。
莊子曰:「天有春夏秋冬之期。」
 
[]
天地有禨祥,皆其精神所發。
Δ
漢書天文志曰:「陰陽之精,其本在地,而上發於天。」
 
[]
凡景星、卿雲、器車、醴泉之類,稱為禎瑞者,天地之吉夢也。
Δ
孫氏端應圖曰:「景星狀如半月,王者不敢私入則見。」
史記曰:「郁郁紛紛,蕭橐輪囷,是謂慶雲。」
孝經援神契曰:「天子孝則景星出游。」
白虎通曰:「王者德及山陵,則景雲浮;器車出,德及淵泉則醴泉湧。」
 
[]
祅星、霾霧、崩竭、夷羊之類,稱為妖孽者,天地之惡夢也。
Δ
晉灼曰:「祆星,彗孛之屬。」
詩箋云:「霾,雨土也。」
五音篇海曰:「霧,不祥氣也。」
禮緯曰:「山崩川竭,亡國之徵。」
淮南子曰:「夷羊在牧。」注云:「夷羊,土神,殷之將亡,夷羊見於郊。」
 
[]
吉惡二夢,天地可占,而況於人乎。人為形役,興寢有常。覺而興,形之動也;寢而寐,形之靜也。而神氣遊衍,而造化同流。
Δ
莊子曰:「人與天地,精神往來。」
淮南子曰:「肺主目、腎主鼻、膽主口、肝主耳。外為表,而內為裏。開閉張龡,各有經紀,故頭圓象天,足方象地。天有四時五行九解三百六十六日。人亦有四支五臟九竅三百六十六節。天有風雨寒暑,人亦有取與喜怒,與天地參也。是故審死生之分,別同異之蹟,以反其性命之宗,所以養愛其精神,撫靜其魂魄也。」
說苑曰:「心應棗,肝應榆,我通天地。將陰夢水,將晴夢火,天地通我。」
 
[]
歸乎至虛,蘊乎至靈,熒魂不枯,精莩不沈。
Δ
揚子曰:「熒魂曠枯,精莩曠沈。」
柳宗元注云:「熒魂,司目之用者也。莩目睛之表也。」
吳祕注云:「熒魂,精光也。精莩,精之白也。」
 
[]
豈與寢興覺寐為動靜哉?故形雖寐而神弗寐,或斂於寂,或通於觸。神有觸斂,則寐有夢否?
Δ
神觸於形然後有夢,無觸則雖寐而不夢。
莊子曰:「成然寐,蘧然覺。」
朱子曰:「寤寐者,心之動靜也。有思無思也,又動中之動靜也。有夢無夢者,又靜中之動靜也。但寤陽而寐陰,寤清而寐濁,寤有主而寐無主,故寂然感通之妙,必於寤而言之。」
 
[]
神之所觸,或逴或邇,或永或暫,晴晦異象,躋墮異態,榮辱異境,勝負異持,凡禎祥妖孽之類,紛杳而莫之綜核,雖疇昔所未嘗睹聞者,亦皆凝會於夢,此其一寐之所得,吉惡可從而占也,曾何分於晝夜。
Δ
孔子曰:「死生存亡,窮達貧富,賢與不肯,毀譽饑渴寒暑,是事之變,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故夢亦猶是。」
【眾占篇第四】
 
[]
眾占非一,惟夢為大。
Δ
 
[]
夢與兆易準,故三代尚焉。洛出丹書,乃設九疇,兆法著矣。河出綠圖,乃列八卦,易法行矣。
Δ
 
[]
占夢之祕,固性命之理,而兆易之揆也。
Δ
 
[]
三兆之體,其經皆百有二十,其頌皆千有二百。
Δ
 
[]
三易之體,其經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
Δ
 
[]
三夢之煇,其經皆十,其別皆九十。
Δ
 
[]
夢與兆易,豈有隆隆乎?武不伐紂,夢協朕卜。
Δ
 
[]
衛史朝曰:筮襲於夢,武王所用。
Δ
 
[]
非達觀陰陽之故,深究天人之際,其孰能與於此。
Δ
105夢占逸旨
 
105宗空篇第五
 
[]
宗空生問於通微主人曰:「夢者幻也,與露電泡影等。」
Δ
佛經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
一切起滅,皆歸虛妄,主人曰:「汝奚不稽之古乎,軒轅氏有華胥ㄒㄩ、錄圖、風后、力牧之夢。
Δ
列子曰:「黃帝晝寢,而夢遊於華胥氏之國,不知距中國幾千里。蓋非舟車足力之所及,神遊而已。黃帝既寤,怡然自得,又二十八年,天下大治,幾若華胥氏國。」
河圖挺佐輔曰:「黃帝召天老而問焉。余夢見兩龍挺白圖以授余於河之都。」天老曰:「河出龍圖,雒出龜書,紀帝錄,列聖人之姓號也。天其授帝圖乎。」黃帝乃祓齋七日,,至翠嬀之川。大鱸魚泛白圖,蘭葉朱文,以授帝,名曰録圖。」
帝王世紀曰:「黃帝夢大風吹天下之塵垢皆去,又夢人執千鈞之弩,驅羊萬羣。帝寤,歎曰:『風為號令,執政者也。垢去土,后在也。天下豈有姓風名后者哉?』千鈞之弩,異力者也。驅羊萬羣,能牧民為善者也。天下豈有姓力名牧者哉?依二占求之得風后、力牧,以為將相,因著夢經十一篇。」
 
[]
堯有攀天乘龍之夢。
Δ
東觀漢記曰:「和熹皇后夢捫天,
天體若鍾乳,后仰噏之,以訊占夢,占夢者言:『堯夢攀天而上,湯及天舐之,此皆聖王之夢。』」
白孔六帖曰:「」
堯舜上聖,符域內之休徵。
注引夢書云:「堯夢乘青龍上太山,舜夢擊鼓。」
路史曰:「堯夢御龍以登雲天,而有天下。」
 
[]
舜有長眉、擊鼓之夢。
Δ
帝王世紀曰:「舜夢眉長與髮等,堯乃賜以昭華之玉,老而命舜代己攝政。」
後魏溫子昇撰舜廟曰:「感夢長眉,明敭仄陋。」擊鼓注見上。
 
[]
禹有山書洗河、乘舟過月之夢。
Δ
吳越春秋曰:「禹登衡山,夢赤繡文衣男子,稱玄夷蒼水使者,謂禹曰:『欲得我山書者,齋於黃帝之嶽。』禹乃退,齋三日,登宛委發石,得金簡玉字之書,得治水之要,遂周行天下。使益疏記之,名為山海經。」
帝王世紀曰:「禹夢自洗於西河。」
白孔六帖曰:「夏禹未遇時,夢乘舟月中過。」
 
[]
湯有舐天之夢。
Δ
解見前。
 
[]
桀、紂有黑風、大雷之夢。
 
[]
文王有日月、丈人、海婦之夢。
 
[]
太公有輔星之夢。
 
[]
孔子有先均、芻兒、三槐、赤氣之夢。
 
[]
女節有接星之夢。
 
[]
太姒有松栢棫柞之夢。
 
[]
伊母有白水之夢。
 
[]
孔母有空桑、蒼龍之夢。
 
[]
此事皆孚。何為虛妄?生曰:此緯錄稗說,六經未載也。
 
[]
主入曰:九齡之與,
 
[]
兩楹之奠,
 
[]
記於禮經,而春秋傳稱夢尤繁。若晉侯夢熊、宋公夢烏
 
[]
呂錡夢射月,聲伯夢涉洹。
 
[]
魯昭夢襄公、宋元夢平公。
 
[]
晉文夢楚子、衛莊夢良夫。
 
[]
烝鉏夢康叔、燕姞夢佰儵。
 
[]
曹人夢振鐸、鄭人夢伯有。
 
[]
趙盾夢叔帶、荀偃夢巫皐。
 
[]
魏顆夢老人、韓厥夢其父。
 
[]
穆子遇庚宗之婦、僖子納泉丘之女。
 
[]
以至贏童二豎天使河伯之名,罔不紛陳錯綴。
 
[]
而邑姜之夢虞,實述於博物之子產。
 
[]
往代君子,覽而業之,垂及千載,豈皆習誕而承贋邪?生曰:禮記諸篇,或雜漢語,左氏務博,未免浮誇,何足符信也。主人曰:汝以師心之識,錮其圓神爾。
 
[]
夫商周之書,小雅之詩,非聖人之所刪定者邪!高宗夢說,審象旁求。
 
[]
武王誓師,朕夢協卜。
 
[]
而宣不築室考牧,有熊羆虺蛇眾魚旐旟之夢。
 
[]
又使太人占之,致其嚴重,未敢褻也。
 
[]
雖幽王之朝,訛言莫懲,猶必召彼故老,訊之占夢。
 
[]
然則古人曷嘗忽厥夢占哉,而緯稗所載,足用資擇,
 
[]
胡可概以為寤而無辨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4-07-29  
【聖人篇第六】



[]

聖人無夢,茲葢虛譚云。

Δ

莊子曰:「聖人不思慮,不豫謀。其寢不夢,其覺無憂,其神純粹,其魂不罷。」

列子曰:「古之真人,其覺自忘,其寢不夢。」

淮南子曰:「所謂真人者,性合於道,其寢不夢,其智不萌,其魄不拂,其魂不騰。」



[]

人而無夢,槁形灰心之流,不寐不覺,不生不滅,所樹異教也。

Δ

莊子曰:「形如槁木,心如死灰。」

佛經曰:「不生不滅,不垢不淨。」



[]

聖人莫加於孔子,孔子壯則夢見周公,卒則夢奠兩楹,豈語恠哉?赤子之生,方浹旬日,其寢而寐,乳之弗受,攜之弗驚,已或逌然笑焉,或艴然怒,寢以啼焉,謂之夢笑夢啼,徐而叩之,實未嘗寤也。夫赤子無感,何喜何怒,而夢有所成,則氣為之充,而神為之使也。

Δ

五音篇海曰:「逌然,笑貌。寢,呼骨切;臥驚貌,小兒夢啼也。」

淮南子曰:「形者,生之舍也;氣者,生之充也;神者,生之制也。人之所以眭然能視,營然能聽,分黑白、察醜美、別同異、明是非者,何也?氣為之充,而神為之使也。」

程子曰:「心所感通,只是理也。如夢寐皆無形,只是有此理。」



[]

聖人之心不異赤子。

Δ

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

託神靈府,合陰吐陽,非無夢也,無妄夢以亂智爾。

Δ

淮南子曰:「聖人託其神於靈府,而歸於萬物之和。」

又曰:「含陰吐陽,而萬物和同。」

孔穎達檀弓注曰:「聖人五情同乎人,焉得無夢?」

荀子曰:「心臥則夢,故心未嘗動也。然而有所謂靜者,不以夢劇亂智,故謂之靜。」



[]

楊朱乃謂玉帝之事,若覺若夢,其不免歧路之悲乎!

Δ

楊朱曰:「太古之事滅矣,三皇之事,若存若亡;五帝之事,若覺若夢;三王之事,或隱或顯。」

【六夢篇第七】



[]

六夢神所交,八覺形所接。六夢:一曰正夢、二曰噩夢、三曰覺夢、四曰寤夢、五曰喜夢、六曰懼夢。此六者,夢之六候也。



[]

八覺:一曰故覺、二曰為覺、三曰得覺、四曰喪覺、五曰哀覺、六曰樂覺、七曰生覺、八曰死覺。此八者,覺之徵也。



[]

形神相感,夢覺有繇,而造化眞機, 融合無間,故占夢者,掌其歲時,觀天地之會,辨陰陽之氣, 審日月星辰之象,以參乎其夢。



[]

夢有五行之朕,朕有五行之隸。



[]

五行布而支幹運,歷數順而歲時成。



[]

於是考分至之節,建厭之位,



[]

究制伐、蔭、義、專之情;王、相、死、休、囚之實。



[]

又探其宿舍之臨,



[]

及五星所行,合散犯守陵歷鬬拍彗孛飛流之變。



[]

日月薄食,暈適背鐍抱珥蚩蜺之異。



[]

而變異又有伏顯早晚贏縮重輕之差,繹其諸脉,剸其璺理。



[]

然後六夢終始,八覺遲迅,庶幾可搉焉。

108古法篇第八



【古法篇第八】



[]

古法亡而夢不可占已。帝王有帝王之夢,聖賢有聖賢之夢,輿臺廝僕有輿臺廝僕之夢。窮通虧益,各緣其人。凶人有吉夢,雖吉亦凶,吉不可幸也。



[]

吉人有凶夢,雖凶亦吉,凶猶可避也。



[]

是故夢有五不占,占有五不驗。神魂未定而夢者,不占。



[]

妄慮而夢者,不占。



[]

寤知凶阨者,不占。



[]

寐中撼病而夢未終者,不占。



[]

夢有終始,而覺佚其半者,不占。



[]

占夢之人,昧厥本原者,不驗。



[]

術業不專者,不驗。



[]

精誠未至者,不驗。



[]

削遠為近小者,不驗。



[]

依違兩端者,不驗。



[]

故必有大覺而後能占乎大夢。



[]

不然,則覺亦夢也。



[]

大覺者剖宗領竅,襲竅重愸。



[]

奚啻弔詭審測云哉。

【吉事篇第九】



[]

吉事有祥,占事知來,周禮季冬聘王夢。



[]

乃獻占夢以歸美於王,王拜而受之,重其祥也。周書程寤、史記、文儆、武儆四篇,皆誥夢之詞。



[]

而待命繼位之大猷,胥茲為决,夢可易占乎。或有惡夢,感疫癘而成者,則亦以季冬舍萌于四方以贈之。



[]

乃令方相氏行敺儺之政。

Δ

周禮占夢,令儺敺疫。



[]

而伯奇之神,載在漢書。



[]

【奇鳥】【余鳥】之鳥,著之山海經。

Δ

山海經曰:翼望之山有鳥焉,其狀如烏,三首大尾而善笑,名曰【奇鳥】【余鳥】,服之



[]

夜神之呪,述於酉陽雜俎。



[]

故鬱壘桃梗葦虎之設,亦舍萌贈惡之遺制云。

【感變篇第十】
[]

感變九端,疇識其由然哉?



[]

一曰氣盛、二曰氣虛、三曰邪寓、四曰體滯、五曰情溢、六曰直葉、七曰比象、八曰反極、九曰厲妖。何謂氣盛?陰氣盛,則夢涉大水而恐懼,陽氣盛,則夢大火而燔焫,陰陽俱盛,則夢相殺。上盛則夢飛,下盛則夢墮。甚饑則夢取,甚飽則夢予。肝氣盛,則夢怒,肺氣盛,則夢恐,懼哭泣飛揚。心氣盛,則夢善笑恐畏。脾氣盛,則夢歌樂,身體重不舉。腎氣盛,則夢腰脊兩解不屬。短蟲多,則夢聚眾。長蟲多,則夢相擊毀傷。此氣盛之夢,其類可推也。



[]

何謂氣虛?肺氣虛,則使人夢見白物,見人斬血籍籍,得其時則夢見兵戰。腎氣虛,則使人夢見舟船溺人,得其時則夢伏水中,若有畏恐。肝氣虛,則夢見菌香生草。得其時則夢伏樹下,不敢起。心氣虛,則夢救火陽物。得其時則夢燔灼。脾氣虛,則夢飲食不足。得其時則夢築垣葢屋。此氣虛之夢,其類可推也。



[]

何謂邪寓?厥氣客於心,則夢見丘山煙火。客於肺,則夢飛揚,見金鐵之奇物。客於肝,則夢山林樹木;客於脾,則夢見丘陵大澤,壞屋風雨;客於腎,則夢臨淵,沒居水中;客於膀胱,則夢遊行;客於胃,則夢飲食;客於大腸,則夢田野;客於小腸,則夢聚邑衝衢;客於膽,則夢鬬訟自刳;客於陰器,則夢接內;客於項,則夢斬首;客於脛,則夢行走而不能前及,居深地窌苑中;客於股肱,則夢禮節拜起;客於胞膻,則夢溲便。此淫邪之夢,其類可推也。



[]

何謂體滯?口有含,則夢強言而喑;足有絆,則夢強行而躄;首墮枕,則夢躋高而墜;臥藉徽繩,則夢蛇虺;臥藉彩衣,則夢虎豹;髮掛樹枝,則夢倒懸;此體滯之夢,其類可推也。



[]

何謂情溢?過喜則夢開,過怒則夢閉,過恐則夢匿,過憂則夢嗔,過哀則夢救,過忿則夢詈,過驚則夢狂。此情溢之夢,其類可推也。



[]

何謂直葉?夢君則見君,夢甲則見甲,



[]

夢鹿則得鹿,



[]

夢粟則得粟,



[]

夢刺客則得刺客。



[]

夢受秋駕則受秋駕,



[]

此直葉之夢,其類可推也。何謂比象?將蒞官則夢棺,將得錢則夢穢。

Δ

晉書曰:「或問殷浩,將蒞官而夢棺,將得財而夢糞,何也?浩曰:『官本臭腐,故得官而夢尸。錢本糞土,故得錢而夢穢。』時人以為名言。」



[]

將貴則夢登高,將雨則夢魚,



[]

將食則夢呼犬,將遭喪禍,則夢白衣,將沐恩寵,則夢衣錦,謀為不遂,則夢荊棘泥塗。此比象之夢,其類可推也。何謂反極?有親姻燕會,則夢哭泣;有哭泣口舌爭訟,則夢歌舞;



[]

寒則夢暖,饑則夢飽,病則夢醫;



[]

憂孝則夢赤衣絳袍;慶賀則夢麻苴凶服。此反極之夢,其類可推也。何謂厲妖?強死之鬼,依人為殃;



[]

聚怨之人,鬼將有報。



[]

其見之於夢寐者,則由已之志慮疑猜,神氣惛亂,然後鬼厲乘其纇瑕,肆其恠孽,故禍災立著,福祉難祈也。乃若晉侯受縶於秦伯,燕王貶徙於房州,則又其次矣。



[]

此之謂厲妖之夢,其類可推也。凡此九端,感變雖殊,占應則一。或同而異,或異而同,未可據其往規,即譚凶吉,王符夢列篇備矣!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4-07-29  
201天者篇第一

【天者篇第一】

[]

天者,羣物之祖,至尊之位,故曰:「天子者,天帝之子也。」

Δ



[]

昔崔靈運、蕭道成為天帝第十九子,而孫奉伯亦夢道成乘龍上天。

Δ



[]

夫南齊之主,閏餘耳,猶且上應天命,况勳弘混一,位居正統者乎?是故漢文帝夢黃頭郎推己上天。

Δ



[]

宋神宗夢神人捧己登天。

Δ



[]

漢光武夢成赤龍上天,而馮異遂與諸將勸立。

Δ



[]

趙汝愚夢負白龍升天,而理宗果以素服即位。

Δ



[]

此四帝者,漢宋之賢主也,和憙鄧后夢以手捫天而臨朝策立,有功漢祚。

Δ



[]

豈比宇文泰之母,夢抱子升天,未至而止。陶弘景之母,夢自己升天,無後而絕者哉。

Δ



[]

乃若劉穆之夢合舟升天,竟登僕射。

Δ



[]

韓稚圭夢捧天者再,歷相二君。

Δ



[]

陶侃,薛安都夢謁天門,皆秉節鉞之貴。

Δ



[]

秦穆公、趙簡子夢至帝所,咸徵后裔之昌。

Δ



[]

叔孫穆子夢人助己勝天,終有餓死之奇禍。

Δ



[]

武士獲夢帝騎己上天,卒蒙追册之偽名。

Δ



[]

然而晉之小臣,夢負景公登天,而出廁之後,即以為殉。

Δ



[]

漢之許楊,夢上天為天帝所怒,乃功成善終。

Δ



[]

唐之賀知章,夢上天遍遊帝居,僅得請為道士。

Δ



[]

嗟乎!吉凶可易占哉?

【202日月篇第二】



[]

日月,極貴之徵也。



[]

昔漢武帝之母,有神女授日之夢。



[]

而宋之太宗、真宗、仁宗、寧宗,其母之娠而育也,葢莫不夢日云。或納日於襟懷,或得日於神授,或日墜而承之以手,或日逼而承之以裾。



[]

下至僭竊之輩,夷狄之君,如孫權啟吳,



[]

劉淵稱漢,



[]

拓拔開魏,



[]

耶律興遼,



[]

咸有夢日之兆。豈非據鎮一方,統馭萬姓。期照涖之誼,名位之尊,固有日之象也哉。善乎衛靈公有言曰:夢見人君者,夢見日。非竈君可喩也。



[]

夢鬬日不勝,而知齊景公之病瘳。



[]

夢日繞軍營,而知晉明帝之駕至。



[]

陳高祖夢朱衣神人捧日而納其口。



[]

唐玄宗夢緋禪兵士負己而出諸井。



[]

故衛文帝、陳高祖,皆夢日墜地而懷其三分之一者,未能總合寰區之象也。



[]

夫日為至陽之精,近之者顯;



[]

程立夢棒日以立,而更名日昱;歸氏夢朝日初出,而命曰暘。



[]

陶母夢日精在懷,而弘景以仙術揚名;



[]

楊母夢日光射身,而煥然以文章致貴;



[]

賈隱林夢日墜於首,而職陞糾察;



[]

范應鈴夢日照於戶,而官任少卿;



[]

楊炎夢登山捧日,而位晉中書;



[]

鄭光夢馳車載日,而爵除節度;



[]

海陵守夢以身承日,而驟典機密之政;



[]

肥如令夢以牛挽日,而終授散騎之銜;玆非近君之驗耶。



[]

然毛貞輔夢吞日腹熱,可為貴兆,而占者僅許為赤烏場官,葢得推圓之法矣。



[]

乃若月為眾陰之長,



[]

亦上天之使也。



[]

呂錡夢射月而楚師敗者,周王為日,而楚為月也。



[]

漢元后之生,與夫齊婁后之生女也,皆有懷月之夢,果應妃后之尊。



[]

孫策、蕭繹,其母皆夢月,而策為吳王,定都江左。繹為梁帝,肇迹湘東。然享國皆不久遠,豈能外其盈虧之數乎?



[]

闞澤幼年夢名在月中,范純仁初誕,夢兒墮月中,其清輝高譽,傳映後世,宜矣。

203雷雨篇第三



【雷雨篇第三】



[]

雷雨星電雷飇火冰晴晦之類,皆天象也。風雷為號令,雨為恩澤,瑞星彩雲電火為文明,冰泮為婚媾之期,此理微矣。齊之竇母,夢雷電耀目而生泰,



[]

宋之宗母夢雷電燭身而生澤,



[]

夢雨中戴帽者,未沾一命之榮;夢江上逢雷者,果膺百里之宰。



[]

若夫星為元氣之英,



[]

豈惟庶民之象?故北斗為尚書之位,而士人夢之,則有魁元之選。



[]

長庚星【口+十】(葉)於李翰林。



[]

老人星應於臧諫議。



[]

黃亢之母夢吞星,而亢名顯於宋代。



[]

黃溍之母夢懷星,而溍業著於元朝。



[]

北齊高歡,步履星樞;南唐伍喬,名符星號。



[]

由是觀之,則知夢星臨身者為吉;夢星墜野者非祥。火亦陽精,飇為噫氣;智伯夢火光見於秦楚之邦;仲尼夢赤飇起於豐沛之郡;



[]

化彩雲而成鳳,徐陵降誕之禎;



[]

立堅冰而語人,令狐媒介之兆。



[]

錦虹升天,驗李雄之僭號。



[]

黑風破屋,歎夏桀之將亡。



[]

雲團入口,知文譽之將興;



[]

雲氣暗星 ,測北敵之為禍;



[]

張鷟夢慶雲覆身,而射策對一;



[]

崔母夢碧雲授函,而生女為仙;



[]

其文虔祈晴,許份禱雪;達奚武請雨之夢,



[]

則精誠感格。上下流通,亦慎理爾,未足訝也。

204山川篇第四



夢占逸旨卷四



卷之四外篇目錄

山川篇

形貌篇

食衣篇



【山川篇第四】



[]

山川道路土石,皆地之屬。王充論衡曰:山陵樓臺,官位之象也。信斯言也,則峯巒殿閣,為貴顯之標;江海波濤,為財富之藪。故劉穆之夢海峯秀而應召。



[]

李虛中夢泰山裂而大還。



[]

薛琡夢張亮掛絲在山。



[]

謝奉夢鄧猷爭錢落水。



[]

唐玄宗夢遊潛山之井。



[]

齊世祖夢踐文王之田。



[]

漢武帝夢登嵩山。



[]

隋文帝夢遭洪水。



[]

宋主夢河中水涸。



[]

梁君夢田邊水深。



[]

鄭獬夢遇吏而浴池。



[]

張敏夢尋友而迷路。



[]

謝靈運夢茅洞。



[]

趙相璟夢柳河。



[]

孫贊明夢浴溫泉。



[]

鄧士載夢觀山水。



[]

夢持浮磬之精,則生令子。



[]

夢浣西江之水,則進佳文。



[]

夢丘陵頓起,果徵道路之崎嶇。



[]

夢中原告平,終驗寰宇之寧謐。



[]

夢海濱送塔,而僧言可訝。



[]

夢東南傾地,而江左難平。



[]

然則陶唐氏夢登山乘龍者,豈非尊踐天位之兆。



[]

高皇帝夢流水及足者,又非功銘邊界之符也哉。



[]

至於樓臺城郭,厥兆不同。漢明帝夢金人行御殿。



[]

唐明皇夢諸仙遊月宮。



[]

王素夢至玉京。



[]

牛益夢至天第。



[]

方朝散夢玉華殿。



[]

王平甫夢靈芝宮。



[]

蔡君謨夢臥譙樓。



[]

沈瑀夢書范宅。



[]

應鈴之祖夢雙日照戶。



[]

張猛之母夢襲綬登樓。



[]

衛莊公夢至昆吾臺。



[]

齊世祖夢行太極陛。



[]

傅游藝夢陟湛露殿。



[]

荀伯玉夢上廣陵城。



[]

崔元綜夢赴履信坊。



[]

丁元珍夢謁黃牛廟。



[]

若夫石曼卿為芙蓉城主。



[]

歐仲純為長白山君。



[]

蔣兒為太山伯。



[]

趙父為澧州神。



[]

玄宗造九天採訪宮。



[]

陸洎判九州陽明府。



[]

崔宅禱疾於后土。



[]

徐精生子為社公。



[]

則又夢之恠誕,難於究詰者也。

【形貌篇第五】



[]

形貌聲音,發於夢兆,至無定也。莊子曰:夢哭泣者,旦而田獵。列子曰:夢歌舞者哭。長柳經曰:夢吹噓者欲有求,是哀樂相倚伏,而氣機自旋轉,知此而他可測矣。昔晉侯夢楚子鹽其腦。

Δ

解見宗空篇,晉文夢楚子注。



[]

鄭灼夢皇侃唾其口。

Δ

陳書曰:「鄭灼少夢與皇侃遇於途,侃謂灼曰:『鄭郎開口。』侃內藥灼口中,自後義理逾進。」



[]

劉之遴夢為折臂太守。

Δ

梁書曰:「劉之遴在荊府,嘗寄居南郡廨,忽夢前太守袁彖謂曰:『卿後當為折臂太守,即居此中。』之遴後果損臂,遂臨此郡。」



[]

張司直夢為懷孕婦人。

Δ

葆光錄曰:「張司直疾病,夢懷孕,甚惡之。葉光遠曰:『此去遇壬辰日當愈。』懷孕妊娠也,有大福在也。壬辰日果愈。」



[]

揚子雲夢吐五臟。

Δ

桓譚新論曰:「揚雄應成帝詔,作甘泉賦,捲臥夢其五臟出在地,以手收內,及覺少氣,遂有疾,一歲而亡。」

金樓子曰:「揚雄作賦,有夢腸之談。曹植為文,有反胃之論,言勞神也。」



[]

張審通夢增一耳。

Δ

太平廣記曰:「袞州張審通夢額增一耳,既寤頗痒,果生一耳,號三耳秀才。」事詳張君房脞說坡詩第十六卷注。



[]

魏延夢頭上生角。

Δ



[]

鄭獬夢臂上生鱗。



[]

鄭玄夢刀破其心。而尹知章之少年,亦夢鑿破其心。



[]

丁固夢松生其腹。而張志和之母氏,亦夢楓生其腹。



[]

齊景公夢人黑而短。



[]

李林甫夢人晳而髯。



[]

馮德明夢易肺肝。

王仁裕夢洗腸胃。



[]

張后夢神劍决脇。



[]

孫母夢吳門繞腸。



[]

賈弼之夢人易其頭。



[]

司馬懿夢帝枕其膝。



[]

王處訥夢剖胸,納其巨鑑。



[]

武元照夢滌腹,受其靈符。



[]

沈約夢斷舌,而巫人之言相同。



[]

唐主夢斷頭,而太子之禪不爽。



[]

夢舉體毛生,而齊世祖即位。



[]

夢舉體火熱,而張敬兒伏誅。



[]

夢換鬼眼,而陶學士不至尊官。



[]

夢變虎頭,而李太守即承封誥。



[]

夢與鬚者,位登宰相。



[]

夢擇鼻者,官止郎中。



[]

李廣夢苦心。



[]

劉誕夢失髮。



[]

周昭王夢摩臆。



[]

隋文帝夢獨拳。



[]

米元宗夢妻面黑痕。



[]

宋羅妻夢佛手如席。



[]

榮婦夢人流血而避亂。



[]

顧琮夢母下體而得生。



[]

夢臀黑而知晉侯受命於天神。



[]

夢陰毛而知酈範豪盛於齊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4-07-29  
[]

推斯類也,若有神明握其樞柄,非人力所能轉移者矣!

206食衣篇第六



【食衣篇第六】



[]

食衣,人生之切用。昔何點夢服丸藥一掬而病痊。



[]

齊后夢食麻粥兩甌而乳出。



[]

韓退之夢吞丹篆一卷。






[]

虞仲翔夢吞周易三爻。



[]

張迥夢吞五色雲團。






[]

李母夢吞八仙字籙。



[]

趙道士夢吞青栢葉。



[]

馮侍郎夢吞紺蓮華。



[]

劉贊夢吐金龜。



[]

邵婦夢用玉筋。



[]

侯弘實夢飲河水。



[]

王仁裕夢飲西江。



[]

張汝明夢服南星。



[]

唐玄宗夢餐藤蕋。



[]

夏侯訢夢仙藥可以療母病。



[]

陳宜中夢大黃可以愈天灾。



[]

江紑夢飲慧眼之泉。



[]

丘傑夢噉生菜之毒。



[]

謝進士夢吞珠顆,而詩名大播。



[]

唐僖宗夢吞棋經,而奕旨頓通。



[]

然則劉敬宣夢吞土而吉,梁太宗夢吞土而凶,又豈可一端諭乎。



[]

若夫有夏神禹之初生也,而修己夢吞薏苡。



[]

迨我大明太祖之方娠也,而陳后夢吞藥丸。



[]

此則兩儀純粹之氣,鍾於二代聖母之身,史册流輝,古今傳映,非凡夢比也。至於衣服之夢,亦有可占,索充夢虜脫衣。



[]

陳遵夢兒挽袖。



[]

漢武帝夢繡衣使者。



[]

王相國夢綠衣丱童。



[]

李皇后夢羽衣降白窻中。



[]

齊世祖夢桑屐行於殿上。



[]

劉將軍夢褥席之賜。



[]

竇中丞夢股肱之衣。



[]

費絢夢衣錦在井而榮歸。



[]

托跋夢脫冠臥地而被害。



[]

夢筆畫衣邊者,徵南齊帝位之踐。



[]

夢日入裙下者,兆北齊後主之生。



[]

鄧攸夢水旁斷囊,而授汝陰太守之符。



[]

到溉夢湘東脫帽,而膺會稽長史之職。



[]

樂彥禎夢帶履舄而行,果有警於軍士。



[]

王源叔夢引紫服而進,終有驗於荊公。



[]

李固言夢著宰相禮衣。



[]

劉審義夢受孝子緋服。



[]

薛母夢錦衣一篋,而生子為祕書監。



[]

仙母夢朱衣滿空,而生子為司命君。



[]

至於方父夢赤衣跪告緩期。



[]

裴君夢繡衣拜稱謝德。



[]

乃蛇雉化形,禍福有報者也。

【泛喩篇第二十】



[]

泛喩不如切思,博評不如約說。夢寐所兆,事涉微茫,非約說而切思,將移神而蕩志,故衛玠昧於夢想者,寡切思之功,而樂廣善於剖析者,獲約說之旨也。

Δ



[]

莊子曰:「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覺而後知其夢也。」此語夫夢覺者也,而非所以語夫夢夢覺覺者也。知夢夢而覺覺,則達於死生之故,明於終始之端。

夢亦覺也,覺亦夢也。夢亦覺也者,如莊子夢為胡蝶,梁世子夢為魚鳥是也。

Δ



[]

覺亦夢也者,如太史芻狗之夢,周宣芻狗之占是也。

Δ



[]

若夫盧少年受邯鄲之枕,功成壽終而黃粱未熟。

Δ



[]

楊國忠得龜茲之枕,通仙渡海,而玄境可遊。

Δ



[]

則是宇宙一枕也。進退榮枯,由枕竅出入者也,王起所謂夢裏贏輸,豈不誠然乎哉?

Δ



[]

嗟乎!夢之成也,又非可以一竅求矣。

靈樞經曰:「淫邪襲內,必發於夢,則瀉其有餘,補其不足,而夢可已也。」

Δ



[]

內經曰:「少陰之厥,令人妄夢;鍼刺違時,令人善夢。則合之五診,而脉可知也。」

Δ



[]

至於鯉湖仙廟,祈夢有徵,葢川嶽之靈,知人休咎,故託夢而洩其幾朕爾。

Δ



[]

而融高之草可以占夢,豈非蓍筴之類,通於人心者乎?

Δ



[]

然元魏詔誅沙門,以明帝金人之夢出於虛妄。

Δ



[]

此固闢邪之確論,要非占夢之圓機。不然,則周之盛時,文治大興,何以得吉夢而拜受?

Δ



[]

金之世祖,華言未諳,何以卜夢寐而興師也耶?

Δ



[]

自衛國嬖人,讒逐太叔,而占夢之術,始不可憑。

Δ



[]

自安虜立祠,援夢以欺帝。

Δ



[]

楊妻生子,引夢以欺夫。

Δ



[]

而夢始不可占矣。悲乎!豈夢之不效哉?吾之述逸旨也,其夢乎?其覺乎?吾不自覺也,是亦夢也矣。後之君子,試覽逸旨而耳,吾曩夢。





夢占逸旨畢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4楼  发表于: 2014-07-29  
收藏。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