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杜甫詩中的女性形象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4-03-11  

杜甫詩中的女性形象

發佈時間:2012年07月20日 01:03
來源:新浪部落格   作者:丁啟陣

     一部杜甫詩集,有如唐朝社會的百科全書,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學術、市井民俗、自然山水,無所不包,內容豐富多彩。然而,它又有百科全書所沒有的許多東西,比如真摯深厚的情感,鮮活生動的人物。杜甫詩中的女性形象,基本上都能令人過目不忘,其中有一部分顯然已經躋身中國文學史人物畫廊不朽形象的行列。
  杜甫詩中的女性形象,大致可以分為三類:美的女性、賢的女性、苦的女性。
  美的女性,可以再分為三類:粧扮美、容貌美,技能美。
  女性的粧扮美,杜甫詩中描寫到的,主要有衣著、化粧、配飾。“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為榼葉垂鬢唇。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麗人行》),盛唐皇帝最寵愛的妃子楊玉環的親姐姐,權傾朝野的宰相楊國忠的堂妹妹,身上衣飾繽紛,有如戲曲舞臺上的戲裝。華麗則華麗矣,但不免過於珠光寶氣。“越女紅裙濕,燕姬翠黛愁”(《陪諸貴公子丈八溝攜妓納涼,晚際遇雨二首》),唐朝的妓女,白天陪公子哥遊玩划船,有人穿紅色裙子,有人畫翠綠眉毛,色彩鮮艷奪目的背後,是她們性格的奔放熱烈。一般而言,描寫美女,都是裝扮、容貌一起寫的,但是,杜甫詩中也有只寫裝扮不寫容貌的。例如《即事》:“百寶裝腰帶,真珠絡臂鞲。笑時花近眼,舞罷錦纏頭。”雖然只見飾品,不見身段、眉眼、神情,但是,我們分明能夠感覺到是有一位活生生的美女存在的。難得的是,對於妓女,杜甫詩中並沒有任何道學家的説教與鄙視。
  女性容貌的美,杜甫心目中的標準,一點也不特別,有:多發、黑眉、明眸,皓齒,細腰,白膚等。這其中,“白膚”最令杜甫唸唸不忘。描寫楊氏姐妹是“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麗人行》),描寫自己妻子是“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月夜》),描寫官員家妓有“願攜王趙兩紅顏,再騁肌膚如雪練”(《春日戲題惱郝使君》),幾十年之後還在想著“越女天下白,鑒湖五月涼”(《壯遊》),晚年漂泊到湖南不忘來一句“楚女腰肢亦可憐”(《清明二首》之一)。一首《虢國夫人》(一説張祜所作),別出心裁,寫出了女性的無粧之美:“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騎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涴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這就是傳説中的素面朝天。對於肌膚細膩白皙的女性,淡粧乃至無粧,也是美麗動人的。
  女性技能的美,杜甫詩中提到的,主要是音樂跳舞方面的技能。例如,《城西陂泛舟》有“青蛾皓齒在樓船,橫笛短簫悲遠天……魚吹細浪搖歌扇,燕蹴飛花落舞筵”;《渼陂行》有“湘妃漢女出歌舞,金支翠旗光有無”;《數陪李梓州泛江有女樂在諸舫,戲為艷曲二首贈李》有“江清歌扇底,野曠舞衣前。玉袖淩風並,金壺隱浪偏。競將明媚色,偷眼艷陽天”,有“白日移歌袖,清霄近笛床。翠眉縈度曲,雲鬢儼分行”。杜甫詩集中有兩首集中表現唱歌、跳舞的詩。表現唱歌的是《聽楊氏歌》全詩是:“佳人絕代歌,獨立發皓齒。滿堂慘不樂,響下清虛裏。江城帶素月,況乃清夜起。老夫悲暮年,壯士淚如水。玉杯久寂寞,金管迷宮徵。勿雲聽者疲,愚智心盡死。古來傑出士,豈待一知己。吾聞昔秦青,傾側天下耳。”表現手法是,從不同年齡的聽眾(老夫、壯士)的反應説明歌者的藝術魅力。表現舞蹈的是《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這首因大歷二年(767)十月十九日在夔州(今重慶奉節)一位地方官員家裏觀看了一位從宮廷散出的女舞蹈家的劍器舞,“感時撫事增惋傷”心情下所作的詩歌,是表現唐代舞蹈藝術動人魅力的絕唱:“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氣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火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不用説,這位開元天寶年間宮廷中劍器舞造詣最高(“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的女舞蹈家,是星光熠熠萬眾敬仰的超級巨星。
  除了音樂歌舞的技能之美外,《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之六寫出了女性的另外一種美。“黃四娘家花滿蹊,千朵萬朵壓枝低。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居住在成都杜甫草堂附近的黃四娘,是何許人物,歷來有不同説法,宋人蘇軾理解是農家婦女(《正月二十六日,偶與數客野步嘉佑僧舍東南野人家,雜花盛開,扣門求觀。主人林氏媼出應,白髮青裙,少寡,獨居三十年矣。感嘆之餘,作詩記之》有“主人白髮青裙袂,子美詩中黃四娘”之句),清人浦起龍認為是妓女(《讀杜心解》卷六“黃四娘自是妓人”)。但是,我的研究結論卻跟他們都不同,是:黃四娘乃花禪一枚,即早年淪落風塵晚年出家的女子。詩中正面描寫的,是黃四娘所在寺廟禪房鳥語花香的優美環境。但是,我們不難看出,這位黃四娘一定是一位有一定文化修養、擅長園藝的女子。不然,杜甫也不會讚不絕口,在那裏流連忘返。“千朵萬朵壓枝低”,説明杜甫觀賞黃四娘家院子裏的花朵時,興致很高,心情很輕鬆,從容不迫。
  賢的女性,杜詩中描寫過的,主要有:熱情款待丈夫的朋友,富有生活情趣,情感豐富但通情達理,具有犧牲精神。
  《病後過王倚飲,贈歌》:“惟生哀我未平復,為我力致美肴饌。遣人向市賒香粳,喚婦出房親自饌”。杜甫困居長安期間,貧病交加,充分領略了世態的炎涼,許多曾經往來密切的朋友都遠遠躲著他,只有王倚,一點也不嫌棄他,看他滿臉病容,便為他想方設法弄好吃有營養的東西,“遣人向市賒香粳,喚婦出房親自饌”。於是,在杜甫面前就出現了一桌具有地方風味的佳肴,主人自然是殷勤作陪,熱情地勸酒,“長安冬菹酸且綠,金城土酥靜如練。兼求富豪且割鮮,密沽鬥酒諧終宴”。杜甫是見過世面享過口福的人,但是,這一頓家常便飯,可能是因為主人家境並不富裕,已經是盡力籌辦了,杜甫吃過之後,感覺特別好,“故人情義晚誰似,令我手腳輕欲漩”,最後甚至發出了“但使殘年飽吃飯,只願無事常相見”的感喟。這一首詩,並未出現女主人的正面形象,但是,不難想像,女主人也跟她丈夫一樣,是富有同情悲憫之心的人,非一般勢利市井之輩所能同日而語。
  杜甫是中國古代詩人中少見的願意一再將家人包括妻子日常生活的點滴寫入作品之人,一般人都對其家人尤其是妻子只字不提,諱莫如深。杜甫詩中,他的妻子弘農楊氏,是一位能跟杜甫同甘共苦、富有生活情調的美麗女人(《月夜》詩“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是最好的證據)。《遣興》詩,有“世亂憐渠小,家貧仰母慈”兩句。可見,杜甫對於楊氏亂世中辛勤鞠育子女,是心懷感激之情的。《北征》詩,寫杜甫從左拾遺任上獲准回家省親,給家人帶了如下禮物:“那無囊中帛,救汝寒凜栗。粉黛亦解苞,衾裯稍羅列。”有綾羅綢緞等好衣料,也有胭脂粉黛之類化粧品。透過禮品看女主人,不難看出,她是一位愛美愛打扮的女性。成都期間,杜甫一家相對安定的生活情境中,有兩次出現杜甫妻子楊氏的形象,《江村》:“老妻畫紙為棋局,稚子敲針作釣鉤。多病所須惟藥物,微軀此外更何求?”《進艇》:“……晝引老妻乘小艇,晴看稚子浴清江。俱飛蛺蝶元相逐,並蒂芙蓉本自雙。茗飲蔗漿攜所便,瓷罌無謝玉為缸。”親自製作弈棋道具,並陪丈夫下兩盤,能跟丈夫一起划船玩……杜甫的妻子,是個活潑有趣有才藝之人,這跟一般人想像中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古代女子形象,恐怕有些出入吧。《進艇》中有“俱飛蛺蝶元相逐,並蒂芙蓉本自雙”兩句,顯然是在以蝴蝶、並蒂芙蓉比喻詩人夫妻的纏綿與幸福。一千多年之後的我們,讀到這樣的詩句,都不免要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石壕吏》中的“老婦”,為了掩護丈夫(“老翁逾墻走”),自己開門應對前來抓丁的官吏。哭訴哀求都沒有效果,最終只能請求官吏准許自己代替丈夫服役,“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結果,她當夜就被帶走了。這位婦女的自我犧牲精神,非常感人。
  杜甫詩中最通情達理的女性,當數《新婚別》中姓氏俱無的新婚女子。嫁給一位即將出征的男人,她有無盡的遺憾和哀怨。但是,經過種種內心的糾結,反覆鬥爭,她還是強忍悲傷,説出了安慰、勉勵丈夫的話語,“勿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最後,對其深情告白,“與君永相望”!
  苦的女性,苦法多多。請看:
  杜甫身邊,有不少苦的女性。他妻子楊氏即是其中之一。《羌村三首》之一“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北征》“經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結。慟哭松聲回,悲泉共幽咽”;《飛仙閣》“浮生有定分,饑飽豈可逃。嘆息謂妻子,我何隨汝曹”(這是正話反説,其實表達的意思是,妻子因為跟了自己,吃盡苦頭);《百憂集行》“入門依舊四壁空,老妻睹我顏色同。癡兒未知父子禮,叫怒索飯啼門東”。一再地分離,貧窮,跋山涉水,喪子,她都經歷過。嫁給杜甫之後,她的舒心日子實在不多。他妹妹也是一個,《同谷七歌》之四:“有妹有妹在鐘離,良人早歿諸孤癡。”因為相距遙遠,杜甫想去看望她,也一直難以實現。
  杜甫不是一個眼光只在自家親人範圍內打轉的詩人,他胸懷王朝,放眼天下。普天下一切不幸的苦女,都在他悲憫心空的籠罩之下。
  《垂老別》,丈夫應徵入戶,老妻悲痛得哭倒在路上,但是一邊哭一邊沒有忘記叮囑丈夫要注意保暖,要吃飽飯。明明知道這是有去無回的死別,但還是有這麼多的叮嚀。執著、非理性的愛,令人動容,催人淚下。
  《佳人》:“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雲良家子,零落依草木。關中昔喪敗,兄弟遭殺戮。官高何足論,不得收骨肉。世情惡衰歇,萬事隨轉燭。夫婿輕薄兒,新人已如玉。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侍婢賣珠回,牽蘿補茅屋。摘花不插發,採柏動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詩中的佳人,文學史家有認為是真有其人的,有認為是詩人的寄託之作的,看法不同。但是,有一點,大家的看法肯定是一致的:都認為詩中遭遇不幸的“絕代佳人”,是非常美麗的。
  《搗衣》詩:“亦知戍不返,秋至拭清砧。已近苦寒月,況經長別心。寧辭搗熨倦,一寄塞垣深。用盡閨中力,君聽空外音。”詩中並沒有出現一個女性形象,但是,秋夜用力搗衣的軍嫂,卻是實實在在存在著的。她(們)將心中對丈夫的牽掛、愛,都轉化為搗衣的力量。
  在夔州期間,杜甫注意到一個社會問題:許多女子四五十歲了,都無法嫁人結婚,只能做剩女,幹最辛苦的活。《負薪行》:“夔州處女發半華,四十五十無夫家。更遭喪亂嫁不售,一生抱恨長咨嗟。土風坐男使女立,應當門戶女出入。十猶八九負薪歸,賣薪得錢應供給。至老雙鬟只垂頸,野花山葉銀釵並。筋力登危集市門,死生射利兼鹽井。面粧首飾雜啼痕,地褊衣寒困石根。若道巫山女粗醜,何得此有昭君村?”因為處所偏僻,謀生不易,也因為戰亂,男人大量戰死沙場,男女比例失調。
  《咏懷古跡五首》之三:“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群山——荊門、昭君村——朔漠——青冢——春風——月夜”,忽大忽小,充滿張力的詩句,説的其實都是一個人:無奈之下遠嫁匈奴單于的王昭君。名垂青史的美麗女子,內心也充滿了外人難以領會的怨尤和無奈。
  《又呈吳郎》,事情原本不大,就是希望姓吳的親戚住進自己的房子之後,不要在屋子四週扎上籬笆,因為有個鄰居是“無食無兒一婦人”。從前為了充饑,經常會到杜甫家屋邊打棗吃。自從這位姓吳的親戚插上籬笆之後,她就再也不能打棗充饑了。但是,杜甫把它上升到了對一切因為戰爭失去丈夫、生活陷入窮困的女人的悲憫情懷,和對造成這些女人悲劇的社會制度的反思與批判。
  縱觀杜詩全集,可以説,杜甫對於女性有三種感情:同情、欣賞和尊敬。作為生活在男尊女卑時代的文人,杜甫的情懷境界是其同時代的絕大部分人所望塵莫及的。這,大概是杜甫之所以成為“詩聖”的原因之一吧。
  2012-7-20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4-03-11  
杜甫和白居易為什麼晚婚?



2012.04.20 10:23
來源: 作者部落格     作者: 李開周  


  唐朝的兩個大詩人,杜甫和白居易,結婚都挺晚。杜甫是30歲結的婚,白居易是37歲結的婚。現在男人30歲以上結婚很常見,可是在唐朝,一般都是20歲之前成家,過了20歲就算是大齡青年了。唐玄宗規定過,男人年滿15歲、女人年滿13歲,就能組成一個小家庭,這麼算起來,杜甫過了法定婚齡15年才結婚,白居易過了法定婚齡22年才結婚,他們比大齡青年還大齡青年。

  兩位大詩人之所以成家這麼晚,不是因為找不著對象。事實上,杜甫出身官宦家庭,爸爸杜閒當過副市長(兗州司馬),爺爺杜審言在初唐文壇赫赫有名,有個姑父是公安局局長兼武裝部部長(常熟縣尉),他還有個堂弟娶了宰相李林甫的女兒,杜甫本人又是個神童,七八歲時候就有詩集問世,誰要説他找不著對象,那簡直就是誹謗。白居易也出身官宦家庭,他爸白季庚也當過副市長(徐州別駕),爺爺白鍠做過縣長(鞏縣縣令),還有三個叔叔也都是縣長(分別是沛縣縣令、溧水縣令和許昌縣令),同時白居易跟杜甫一樣也是個神童,年紀輕輕就獲得長安文壇大腕顧況的賞識,要找對象自然也是不難的。既然他們的家庭條件和自身條件都這麼好,為什麼還會晚婚呢?原因可能有很多,譬如説太挑剔,非門當戶對並才貌雙全的姑娘不娶;再譬如説志向很大,非要等到功成名就之後再成家。這些原因都可能成立,但還有一個因素必須要考慮到,那就是兩人都到很晚才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

  杜甫的第一所房子是在30歲那年蓋的,位於河南洛陽澠池縣首陽山下,取名叫“陸渾莊”——陸渾是澠池縣的古名。過去稱一處宅子為“莊”,一定是因為業主在這處宅子附近還有農田,房子在當中,農田在周圍,耕住結合,就像西方的農場那樣。杜甫把自己的房子叫做“陸渾莊”,説明他不但蓋了房,還買了一些耕地,這些耕地可能是他自己耕種,也有可能是租出去給佃戶耕種,杜甫身為陸渾莊的莊主,只負責收租就行了。有了這所陸渾莊之後,杜甫才娶妻生子,他娶的媳婦是司農少卿楊怡的女兒,算是門當戶對。

  白居易的第一所房子是在34歲那年蓋的,位於陜西長安渭南縣的一個村子裏,緊靠著渭水。跟杜甫一樣,白居易也是在置了房子之後才結婚。

  為什麼他們不能早點兒買房呢?

  第一,家裏能給予的資助不多。兩人雖然都出身世家,上一輩都是清官,積蓄不多,而且他們都不是獨生子女,杜甫有幾個兄弟,白居易也有哥有弟,上輩的積蓄不會全部留給他們。

  第二,兩個人就業都很晚。杜甫屢試不第,在長安求官二三十年,才有了平生第一份工作:右衛率府曹參軍。這是個負責管理禁軍裝備的八品小官,不恰當的比方,就像一個大型國企的倉庫管理員。白居易雖然在29歲那年靠中進士,卻要到32歲才通過吏部的公務員選拔考試(在唐朝,並不是通過科舉考試就能做官,進士們還需要參加吏部的詮選,如果詮選通不過,科舉考試成績再好也難以進入官場,唐朝另一位大詩人韓愈就曾經連續參加10年詮選才得以為官)。

  第三,那時候大城市的房價很高,一般人買不起。拙著《君子愛財:歷史民人的經濟生活》當中有一個章節叫《中晚唐房價考》,用大量數據論證了長安和洛陽的房價遠遠超過普通市民的收入水準,一個抄寫員想在京城買房,需要付出一輩子甚至幾輩子的努力。杜甫一直想在長安買房,可是這個願望終其一生也沒有實現。白居易在長安上班,卻只能在距離單位100多裏的渭南農村安家,安家渭南以後,他在長安的租房生活仍然持續了18年之久,最後才在長安城裏買了一所需要花大力氣重新裝修的二手房。那時候,白居易已經50歲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4-03-11  
聽吳小如講杜甫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肖復興 我要評論


  在杜甫誕辰一千三百年的日子裏,讀吳小如先生的新著《吳小如講杜詩》(天津古籍出版社二〇一二年九月版),快意、愜意,且會意。
  關於杜甫的詩,我只讀過仇兆鰲的《杜詩詳注》和浦起龍的《讀杜心解》。與之相比,吳小如先生的新著,比仇著要簡約爽朗,比浦著要翔實厚重,更重要的,是帶給我們對杜甫解讀新的見解和路徑。全書一共十五講,每講精心挑選幾首,卻拔出蘿蔔帶出泥,勾勒出杜甫的一生以及杜甫所處的動蕩年代,是以詩帶史,以詩穿心。
  小如先生講杜甫時最講究的方法之一,是“對讀”。大概如小如先生所説:“現在我們講詩歌缺乏比較。”他便格外著重于這一點。“對讀”,就是比較。在這本書中,“對讀”的方法,不止一種,風姿綽約,我最感新鮮且收穫頗豐。
  以杜詩“對讀”杜詩,是小如先生運用最多的方法,見其治學的精到和別出機杼。《登岳陽樓》對照《江漢》;《醉時歌》對照《飲中八仙歌》;《秋興》中“同學少年對不見,五陵衣馬自輕肥”,對照《狂夫》中的“厚祿故人書斷絕”;《房兵曹胡馬》對照《畫鷹》,真馬如畫寫其神,畫鷹鮮活寫其真;《登高》對照《白帝》,“前半截寫景,氣勢很壯,但後面寫得很慘”,在講“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離鄉萬里——又趕上秋天——多年在外漂泊,這樣三層倒楣的意思時,又帶出《宿府》,指出“永夜——角聲——悲自語,中天——夜色——好誰看”,也是三層意思層次遞進……
  最精彩的是將《丹青引》、《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和《江南逢李龜年》三首一起對讀。一位畫家,一位舞蹈家,一位音樂家,都是昔年身懷絕技,都是如今和杜甫一樣淪落天涯,三人的遭際命運,和杜甫互為鏡像,寫不盡的滄桑之感,在這樣的對讀之中,詩與人一併立體感強烈,分外令人感喟。
  以杜詩“對讀”他者,也是小如先生愛用的方法,見其學問的廣泛和觸類旁通。“美人為黃土,況乃粉黛假”(《玉華宮》),對照辛棄疾“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指出辛詞是化杜詩而來;“茂樹行相引,連山忽望開”(《喜行達所在》),對照孟浩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指出孟是從城裏到鄉村,視野開闊,心情開朗,杜是從長安走小路跋涉之後快到目的地才眼界大開,走路艱難;“花重錦官城”(《春夜喜雨》)的“重”,對照白居易“鴛鴦瓦冷霜華重”和陸游“雨余山翠重”的“重”,指出此處的“花重”是花開得繁茂……
  特別講到陶詩閒適風格時,將杜甫與王孟韋柳相比照,説王維是“闊人的閒適”,孟浩然是“老有點兒浮躁的成分”,韋應物和柳宗元與陶詩也有距離,“反而是杜甫入川以後、剛到成都寫的幾首詩,倒和陶淵明的感覺特別接近”,因為杜陶二人都是生活貧困,又豁達樂觀;都有憂患意識,並不純粹閒適;都有真感情;分析得絲絲入扣,令人信服,而且將一貫認為杜詩沉鬱的風格拓寬,進行多樣化的展示。
  以杜詩“對讀”京戲,是書中涉筆成趣最有意思的部分。由於小如先生酷愛京戲,所以常常可以在講解杜詩時手到擒來,順便講起京戲,挂角一將,作一番生動的比附和相互映照。比如,講杜詩沉鬱頓挫風格時,小如先生講起四大名旦之一程硯秋,説“程腔是有頓挫,但無棱角,如果頓挫出現了棱角,説明演唱底氣不足”。然後指出頓挫是“一層深似一層,但不要讓人看出斧鑿的痕跡,不要讓人覺得你拐直彎兒”。接著進一步指出沉鬱和頓挫的關係,沉鬱是指內容,頓挫是指表現,只見棱角,沒有發自內心的東西是不行的,“把靈魂深處的東西都表達出了,這就叫‘沉鬱’”。再比如,講《贈衛八處士》最結尾兩句“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小如先生講起程硯秋演出的京戲《紅拂傳》最後一句唱“此一去再相逢不知何年”時説:“劇情是一個飲酒的歡娛場面,舞劍助興,舞完了,就是這一句,紅拂內心的話説出來了。這不就是杜詩的‘世事兩茫茫’嗎?”“這兩句的思想感情,與程硯秋的戲的最後一句一樣,越琢磨越深。”如此別開生面的講解,讓紙上文字風生水起,和舞臺表演一樣賦予了形象和聲音一般,是任何人講杜詩都未曾見過的景觀。
  當然,這本書的內容很豐富,比如,細微之處的深入淺出和真知灼見,還有幽默,都是格外難得的。講《月夜》“何日依虛幌,雙照淚痕幹”,小如先生講:“什麼時候,回到家,拉上窗簾,我們夫妻團聚,‘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難免要悲傷,在月下,我們都哭了,哭著哭著,又轉悲為喜,所以是‘雙照淚痕幹’,這五個字裏蘊涵了多少意思!”講得真的是平易又情感蘊藉。講《蜀相》頭兩句“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仇注認為是自問自答,小如先生指出是諸葛亮在杜甫心目中位置崇高,杜甫一到成都就迫切去參謁武侯祠,“可絕不是普通的打聽道兒怎麼走,那就不是詩了”,講得新鮮別致又切實熨帖。講《贈衛八處士》“共此燈燭光”一句,小如先生説:“我們在一盞燈燭光下見面了,很有味道,要是‘共此太陽光’就沒意思了。”講得令人忍俊不禁。
  書中有一則逸事很有趣,小如先生講他父親吳玉如先生當年講課時測試學生的文學智商,試卷有這樣一道填空題:一葉落( )天下秋,填“而”字滿分,填“知”字及格,填“地”字不及格。“而”是虛詞,有想像空間;“知”是實詞,太實了;“地”,葉子不落在地上還落在天上嗎?太糟了,肯定不及格。這是這本書的額外贈品。在杜甫誕辰一千三百年的日子裏,詩離我們是越來越近,還是越來越遠?不必讓所有人都做這個填空題,只是讓我們自稱的文化人填一下空即可,一葉知秋,便可測試出如今我們共有的文學智商、文學欣賞與接受程度的水準。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