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2013-11简记
级别: 创始人
60楼  发表于: 2014-04-26  
世界末日
  梦见世界末日到了,雪越下越深,很快就淹到了脖子。我先是和妻儿失散了,后来女儿也不见了。我找到了自己的汽车,它正停在一个斜坡上,两边车窗都留有一条缝。钻进车中,发现雪虽然盖往了车头,但把手伸出窗外,可以掏一道出气孔,就是雪一直下下去也不至憋死。这样一想,觉得这个世界末日好像还有一线希望,(是大雪而不是洪水)。
  后来我却骑着自行车回到了竹山外婆家,那儿没下雪,但因为是世界末日,人都不见了,小巷空荡,也无鸡犬之声。我突然怀疑自己是否还真的活着:如果还活着,我怎么能从那样的深雪中突然来到这儿呢?我揪了揪自己的脸,也并没有弄明白自己倒底是灵魂还是肉体。

  备注:昨晚深夜看美国电影《世界末日2012》。又昨日下午与老板谈EDY之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61楼  发表于: 2014-05-01  
拜读冲之妙文。 祝好!
级别: 创始人
62楼  发表于: 2014-05-03  
打听高杨
这些日子做了许多与往事相关的梦,都没功夫记下,今早一个情节印像特深:

梦见正在公司里干活,忽然听说来了个新秘书,竟是原来旅游报打字员小刘,她奇怪地问我怎么在办公室中推着一辆工地上用的小推车,而我,看到她的脸是全绿色的,绿得没有一点杂质。我见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高扬哪里去了?

注:高扬,蒙古歌手,擅谱曲,曾为我的多首歌谣谱曲,唱得非常带劲。香港回归那年在新华社湖南分社见过最后一面后就失去联系了。曾在微博上发贴寻找过。-----近来刚恢复在微博上的活动。小刘当时是高扬的女友,不知现在二人是否还在一起。十分想念他们。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3楼  发表于: 2014-05-06  
荒谬绝伦
   梦有时真是荒谬透顶,昨晚一梦即是如此:

梦见自己是个女人,还是个有夫之妇,在远道回到家乡的马路上,遇上一个青年农民,虽然土气,也还帅气。莫名其妙地对他产生好感,便拟与他有一段艳遇。我们手牵着手,过了山坳,到了齐家冲,往杨家祠堂方向走去。我虽不在乎,但还是没话找话地问道:“你家什么情况呢?”,他老实巴交地说:“我结婚之后长期在外面打工,一年才回来两趟,夫妻俩也没什么话说。我的身体还有病......”
听了他这么诚实的话,我这位贵妇人觉得自己也太不值了----他似乎都懒得或是不懂得欺骗一下,获得我暂时的欢心。我懒洋洋地松开手,走另一条小路回家去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4楼  发表于: 2014-05-08  
牡丹
  梦见自己要用水龙头去冲洗一丛牡丹,突然想起:牡丹以前并不叫做牡丹,它曾是一种极古老的不知名植物,因为不同的气候,它分化为两支,一支生长在极恶劣的条件下,一直在与疾病抗挣,所以叫做“病坚”。另一支被人工繁养,成为了国色天香的牡丹。

注:上周六妻子买回一株牡丹,周日将它移栽在门口花坛中。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5楼  发表于: 2014-05-09  
油菜籽
昨晚有三个比较清晰的梦,早起上班,却忘了最长的、似乎是一个精美短篇小说的那个梦,另外两个也很有趣,现在能记下的也只有一点点情节了:

1,很多人在乡人玉堂家,有人与他过不去,竟从后山顶,将大把的油菜籽掺着沙石,扔进他家烟囱,这些东西从暖气排风口纷纷撒下,掉到客人的头发中。后来就有一群人追踪,并当场揭发了此人,此人乃是汉兴,汉兴早已搬到城中去了,不知为什么要回这里搞鬼。玉堂怒斥他如今在外地当了几千人的民工头,就高高在上了,不把乡亲放在眼里了,吃饭都是独桌。汉兴争辩说:我住的虽是单间,床和大家却是一样的。其意是他已经算是够朴素的了。玉堂又斥之在工地上未能善待我哥哥........

2,梦见和两个女同性恋者对面而坐,也许是在火车站的大厅中,也许是在个敞开的码头上。我看其中一个较年轻姣好的老是盯着我看,但有意撩她说:同性恋哪里有异性恋有味。你只要试一次就会改变主意。说着我真的将她拉在我膝上,亲吻起来。她怀着很新奇的感觉享受着。我便说:还有更好的。接着便紧紧搂着她,开始和她做那事,弄了一阵,才意识到还穿着裤子、、、、、、这个过程中她的‘同志’一直注视着我们,没有嫉妒,倒好像有些羡慕......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6楼  发表于: 2014-05-09  
过山车
女儿说她常梦见坐在我开的车上,向很高的山坡上爬,到顶后,又向很低的山谷冲下去,和游乐场的过山车一样。她在梦中紧张得透不过气来,因为不仅坡陡,路还出奇的窄,车子随时都可能飞出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7楼  发表于: 2014-05-09  
伤心绿
梦中在一条河边对拥军说:用伤心来形容绿水的,古诗中我记得有两句。第一句是杜甫的清江碧石伤心丽......说着我们向前走,抬眼望去,便见一条清清大河向前方委蛇而去,又分出许多支流,远山犹如春笋,间于水中,实在美得让人伤心。在江心一个石洲上,巩俐与章子仪二人赤裸着,身上还水淋淋的。拥军于是说到了张艺谋的上一部大片,我说那是地道的垃圾,但他是国际大牌,拍的电影不怕没人看。拥军说今晚电影院正在放映他的新作《花木兰》,是一个五十集的电视连续剧。我心里想:他也拍电视剧啦?


注:拥军是我姑表兄,已死二十多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8楼  发表于: 2014-05-13  
红灯记

网上抄得一梦:

@朱威廉

雨夜,等红灯时旁边开超跑的美女转头对我一笑,我回之,她舌尖轻触嘴角,我又回之。绿灯,你追我赶,激情上演。想我一生拘谨木呐,今夜就放纵一次。驶入高速,美女对我轻噘樱桃小嘴,我亦隔窗频频回送。眼角忽见一辆重型集卡的屁股迎面扑来。刹车不及,轰的一声,梦醒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9楼  发表于: 2014-06-01  
文嘉保
梦至少还记得一个情节:

在某个会场上,有一个女人成了焦点人物,她或是总经理文嘉保的女儿、妻子、或者情人。文总本人则局促不安地在她身后找座位,已经没有正式的座位了,他靠着一个长了草的土坎,换了好几次位置,似乎才勉强坐稳.......

注:此梦最形像地展示了梦的比喻功能:
近日屡次在文学城看到有关文总家的小道新闻。有一个标题说:他“跳将起来”,指在某小学跳绳。因进而猜测其家接受调查,或已无恙。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0楼  发表于: 2014-06-11  
金娟河
    梦中怀着渴望恋爱的心情在北京闯天下,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位在读的女大学生,初次见面,觉得她的模样还算可意。她要我带她去“金娟河”玩,我推着辆自行车,心想:如果一直是下坡路,我带她去倒是没问题,若有平路或上坡路,我这把年纪了,哪里还有力气?

注:金娟河,或是金砖河,梦中知道它是北京郊外一处景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71楼  发表于: 2014-06-11  
回 70楼(孟冲之) 的帖子
拜读冲之佳作。。也偏爱金娟河这篇。。
级别: 创始人
72楼  发表于: 2014-06-13  
大学宿舍
     梦见新开学,又回到湘潭大学宿舍,找自己的床位,茫茫然,似乎还有不少原室友也在,向某人打听:新学期可不可以换一个新宿舍?很快人们就都去上课了,我好像还没安顿好。没有书,也不知道去什么教室。由衷叹息道:“我这已经是第三次在湘大复读了,从未听说过像我这样大学读了三届还没有毕业的。一生就栽在这件最容易的事情上了。早早安份读书,博士学位也拿到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3楼  发表于: 2014-06-24  
楼梯
  最近常梦见湘大。昨夜又梦见:

夜间从学生宿舍中起来,上厕所,站在小便池前,忽然发现前面是万丈深渊。退后一点,战战兢兢将身子放低,蹲下,尽量将尿液射得远一点,总算安全完成了任务........后来又有好几次上宿舍楼的楼梯,在第三楼或四楼的梯道间,有一截梯子已经破裂,只剩下靠墙不足一尺宽的梯级。手中还端着一碗饭,两股发抖,不敢上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4楼  发表于: 2014-06-24  
楼梯
近来情绪较低,有挫折感,常梦见母校。在校时曾因饮酒及特殊原因,差一点被开除;功课也糊涂。所以母校已成潜意识中一个创伤,凡及之,无一欢快之梦。楼梯破损,寓上升遇阻。尿池为万丈深渊,显示心中颇为担心再度如大学时跌入人生低谷,徒受污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