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2013-11简记
级别: 论坛版主
30楼  发表于: 2013-12-22  
刘希夷家的腊肉-墨韵
    前夜梦:开车进入某处死胡同,加国式的,保有入口没有出口,但很宽敞,可以在其中轻松地转弯,或者倒车返回。我好像要去刘希夷家,因为听说他家中有一种极好吃的腊肉,颜色像樱桃木,香得很。我把车停在台阶前,下得车来,却并不知刘希夷家在何处。有人告诉我,如果我可以一只脚独立,在门口站上几个时辰,刘希夷就一定会出来主动找我、、、、、、


    昨夜梦:在湘大北山外不远处,见许多电大女生,其中某女,样子还过得去,正和同学边唱边讲评一支歌:‘俺家乡,亮堂堂啊,梨花白啊,菜花黄、、、、、、你听这歌的韵押得多美啊。’我很惊奇电大也还有懂得音韵的女生,便有意去接近她。她很高兴,在我面前摘下发罩和眼镜,原来是个至少有50岁的女学究。我们一进坐进北山一家酒馆,谈论起‘墨韵’来。我不无遗憾地自夸道:‘我青年时就很喜欢墨韵,高中时就有不少诗词在《诗词报》上发表呢。可惜后来和它失去了联系。’女学究很内行地告诉我:‘诗词报已经停刊多年了,于今老一辈的编辑都过世了,还有几个人懂得墨韵、、、、、、’
级别: 创始人
31楼  发表于: 2013-12-27  
家乡的山
  梦见与父亲在方家冲后山上耕种,同村数父老从山顶上下来。他们刚刚把从东到西好几里路长的山野全部翻了一遍,准备种上树苗。放眼望去,满目青山尽成松如面粉的灰土,如果下一场大雨,岂不会被冲洗得只剩下白骨嶙峋的石头?我知道这里属于国家就要征收的电网带高速公路带及运输铁路专线,将来的家乡会是什么样子,真是令人忧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2楼  发表于: 2013-12-31  
妻妹
    梦见有一个面貌平平的女孩,亲昵地挽着我的臂膀,撒娇道:“要是姐姐愿意的话,我就会找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男人。”我这才认出她原来是妻子的妹妹,虽然长相一般,但温柔可人。我说:“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啦。但你得去问问你姐姐。”接着我便带她去寻找一个长久的住处。我们好像生活在靠近北极的冰原上,我的棚屋架在某个巨大斜坡的底部,那儿有几棵果树,几丛灌木,感觉很潮湿,而且我也不愿意把小姨子的棚屋修得过于靠近妻子。我带着她走向稍远处,发现一个极狭小的山谷,从山头望下去,山谷底部正好有一间房子大小,后面还长着一排翠竹和冬茅草,围起一道天然的篱笆。我们走下山谷,正午的阳光直射其中,一点风也没有,温暖干燥,简直和带暖气的温室差不多。把妻妹安置在这个地方,真是再好不过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3楼  发表于: 2014-01-13  
高考迟到
  今早起床前梦见:去参加高考,却在路边一个晒得热乎乎的水泥墩上睡着了。醒后慌慌张张进入考场,就撞见有人开始交卷。我知道这下全完了,看到TY坐在那儿认认真真地做题,心里就有一百分的埋怨:“亏你还是恋人,我睡着了你也不去将我弄醒。”明知没戏,还是走到讲台前要领试卷。监考的是位女老师,面色很宽容和善。她说:“不要因为来晚了就乱答题,时间有的是。”听口气,她好像会为我特别延长考试时间似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34楼  发表于: 2014-01-14  
高考迟到,这宗情况我也梦到!
级别: 创始人
35楼  发表于: 2014-01-14  
回 34楼(三缘) 的帖子
考试梦是典型梦,中国一代代读书人,恐怕没有不做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6楼  发表于: 2014-01-21  
43岁的小学生
    梦见自己去向阳小学上学,但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四十多岁,而且刚从国外或者某个大城市回去。从那条熟悉的小溪边走进那个狭窄的小山冲,很快就到了小学操坪前的水塘,有很多孩子在水塘中游泳。我异常兴奋,从很远处助跑,然后猛地跳进水塘。神奇的是,我没有落入水中,而是在水面上像水蜘蛛一样飞奔,只有手掌和脚板接触到了水面,屁股是拱起的,可能是因为太快了,所以我也不记得自己是怎样上岸的。接着就出现在第一排教室前,心里想着,自己是三年级学生,教室应该是在第二排。另外,我还应该准备一个即兴演讲,作为一个从此学校毕业的杰出学生,三四十年之后回来,又从三年级读起,难道没有很多感想吗?我看到父亲和几位小学教师正在开会,他们也在为我这个特殊学生的到来感到兴奋而又有点为难。

  梦见一列火车飞驰而来的时候,我和细乐两人正在铁路边很窄的路面行走,如果不躲开,火车卷起来的风也可能我们吹走。我们想跳到前面一个有点像一只耳朵的水泥墩上去,但火车司机非常明确地告诉我们:不行,因为那正是火车要转弯的地方。因此我们只能抓紧水塘中突起的一根带有很多可以转动的木活叶的杆子。当火车掠过时,杆子顶端射出一道强烈而烫热的水,直冲向我的脸,我闭着眼睛,死死地抓住杆子,在火车巨大的哐啷声和尖利呼啸声中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和恐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7楼  发表于: 2014-02-02  
洞庭湖最高水位
昨夜在朋友家过初一,喝了大量葡萄酒,回家后一觉睡到三点多,醒来前梦见自己在洞庭湖中游泳,感觉水位很高,在某处堤坝边,有一个水文标竿,我看到水面离标竿顶端已只有一尺多了,同时意识到虽然暂未决堤,但堤外的湖垸中一定有很多房子底部有大水涌出、、、、、、
醒来后急着去厕所。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8楼  发表于: 2014-02-05  
独脚朱鹮
梦见养了(或抓着了)一只独脚朱鹮,(另一只脚好像还剩半截),担心它活不下去,便将它丢进团边堰下一条圳沟里。它居然能用一只脚跳跃着在浅水中觅食,后来游进了大生塘。女儿将它抱回来,并且责怪我遗弃了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9楼  发表于: 2014-02-09  
华天大酒店
  两三日前一梦:


  拟办一家刊物,或与旅游有关。张晶情愿做我的副手,两人配合很默契。他约了一位董事长面谈刊物投资事项,我们装成夫妻的样子到达华天大酒店的顶楼,其四面墙都是玻璃,可以清楚看到周围高楼之屋顶,我以为这不过效区一栋小楼房,张晶说这已是24楼,难怪看到的天空比较干净了。一位公关经理上来招呼我们,他给我倒了一杯啤酒,要给张晶倒时,我说:她(他)要开车,不能喝酒。便张晶却极想喝酒,示意公关经理给他也来一杯。而公关经理且努着嘴表示,既然你们是夫妻,共用一个杯子就行了。我们俩人都很难堪,过了一会儿,公关经理还是另给他上了一杯酒。董事长好像就要来了,我起身迎接时,大楼却剧烈地晃动起来,可以看到其它的几个高楼像舞剑似的在天空乱戳。但人们告诉我这并非地震,不过是我的错觉而已。如果你自己坐着不动,或者并不看外面,大楼就不会晃动。
  关于这份刊物我已经有了很好的设想:头版:本报独家专题,本报评论;第二三四五六七八版计有逍遥游、人间世、笑傲江湖、倚天屠龙等专版、、、、、、有些文章我已经有了眉目。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0楼  发表于: 2014-02-09  
树上的粪坑
      昨夜梦:在老屋附近的田里插秧,家里还请了不少亲戚帮忙。半下午时,我身边的秧苗插完了。洗脚上岸,准备回去吃饭。因为我还记挂着明天要上学,或者还要返回加拿大。扯了一把野菜在小溪边的水井里洗菜,把井水弄得很浑。回到家里,嫂子说饭还没熟,都怪许老师,他说他帮忙煮饭,却坐在火炉上睡着了。我问许老师怎么来了?嫂子说他老了,退体没事,差不多天天来。我就觉得有点好笑,说道:当年我在七中读书时,他一点也不喜欢我,于今却这样有感情似的。不过,只要他来了,我们还是要好好待他。
   看到嫂子从铁煮锅中向外舀肉和汤,好像是肥肉多瘦肉少。
   我突然觉得腹痛,要去上厕所。但家人指给我看的一个茅坑却是悬在一株大苦楝树上。必须蹲在两根八字分开的树枝上大便,说是有粪坑,其实却没有看到。我急着往树上爬。爬得上树,却发现这树原来一点也不大,叶子掉光了,树枝也被砍得只有几截断桩。我攀着它的主干的顶部,整个树竟然弯曲下来。在这样一棵树上大便显然是行不通的。我跳下来,正准备另想办法,却见乡政府来了一大批人,其中一人在树下摆了一个桌子,桌子上全是一些结婚证之类的东西。他的样子很严肃和高高在上,我心里恼火,就打算用英语问他要干什么,还未开口,有个人满脸是笑地上来握住我的手,仔细一看,原来是老同学,如今是副乡长了。我与他热情拥抱,然后乡长(一个年纪比较大,但似乎也有些熟悉的人)也过来与我握手,并且问道:今天晚上方便吧。其意似乎是要留在我家喝酒打牌。副乡长则说:如果你家不方便,就到我家去。因为他家也的确不远。我不愿意错过与家乡地方官拉拉关系的好机会,就说:方便,方便。我好多年才能回国一次,这一次因为母亲病了,回来打算呆个一年半载的。难得的机会,我们一起好好喝喝聊聊。然后我便让家里请来插秧的亲友先吃饭。另外叫人去市上买酒肉烟等物,准备大宴。乡政府人员有好几桌,我有点担心弄出这么多人的饭菜来恐怕会累坏母亲和嫂子。
   我和两位乡子在一个小桌上坐下。我发现自己身上连一包烟也没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1楼  发表于: 2014-02-09  
树上的粪坑
上面这个梦有几点备注记下:

1:井。昨日抄写易经井卦卦词。
2:许老师为历史老师。近日写作中常自怨历史学得不扎实。梦中许老师没煮好饭当寓此意。
3:树上茅坑,当指更高位置,或不同工作。树当与某邻有关。
4:副乡长名为学,前年回国只见其兄,未见其人,颇憾。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42楼  发表于: 2014-02-15  
树上的粪坑可能与财富有关。问好老兄!祝新年新气象!
级别: 创始人
43楼  发表于: 2014-02-15  
回 42楼(三缘) 的帖子
问好三缘兄!要是与财富有关,也不足为喜,梦中乃一“空中粪坑”。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4楼  发表于: 2014-02-22  
吃奶的比喻
  早晨起床前梦见想编一本《诗性格言辞典》,并且已经拟好条了一些词条,只记得有一条大概是这样的:

吸奶瓶的婴儿像是在吹着嘹亮的军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5楼  发表于: 2014-02-23  
嘴唇切除
    女儿昨夜尿床,此事极不寻常,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尿过床了。到了今日下午,她才忸怩地告诉我,她尿床是因为做了这样一个恶梦:

她看到有一个男孩在做嘴唇缝针的手术,不小心,医生手中的针掉在地上了,只好把男孩的嘴巴切除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6楼  发表于: 2014-03-01  
此邦千树橘,不见比封君
    前面的梦境已相当模糊,似首裴行俭和我们在一起,身体微仰地,做一种反复站起来又蹲下去的动作,我很担心裤子会掉了。后面就来到仿佛是故乡的一个地方,但山水都是光秃秃的,到处是垃圾、断石残砖,还有煤渣。突然想起老杜的两句诗:此邦千树橘,不见比封君。眼前就忽然看到山顶一个平旷处,还残留着一排墓冢,墓门好像是一些腐朽裂歪的木板,木板上还有一行字:比封君之墓。这个地方显然已成为某个房地产公司的建筑工地,这些墓室也恐怕很快就会被铲平。我对这位千年以前的‘比封君’有一种极为沉痛的思念,他应该是我的家乡最值记住的古人,但‘千树橘’到哪里去了呢,我四下眺望,除了暗黑色的一片寸草不留的工地,没有看到任何有生命之物。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7楼  发表于: 2014-03-03  
起重机
    梦见在一个大车间内,老兄开着一台超大功能的起重机,把一个很高的、由许多圆钢柱组成的架子抬起来,移动到一张巨大的床边,正好把床边缺着的一边围栏给补上了。我的老板似乎也在那儿。但不记得他具体做了些什么。
    快歩走着一段下坡路,撞在一个女子怀中。女子是路边小摊卖米粉的,她挡住我的目的是要我买一些东西,而我却一把将她抱住了。她伸出手,反复地问:“毛呢?”,我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说:“这不也是毛吗?”。她说:“不是这里的毛。”我当下明白了,笑着说:“毛,有的是,在下面呢。”于是她高喊着:“我们开房去!”说着就跑向一家很近的客栈,似乎她本来就全身赤裸着,从后面看,她的身材极好,非常诱人。我便跟着她跑进去。客栈的楼梯和走廊上都铺满了被子毯子,一些萍水相逢的男女就在那里办事。女子飞快地跑到二楼去了,我必须踩着那些男女的被子或枕头往楼上去。有一个身体很短,手脚更短的香港男人拉住了我的裤管,好像要非礼我,他身旁还躺着一个中年妇女。我必须用力将他蹬开。刚上得楼梯,又看到许多脏兮兮的被褥,对于在这种地方开房就很有些顾忌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8楼  发表于: 2014-03-08  
性学女博士关于乌克兰最新局势的观点
1,梦见自己在某处苗圃中给千百棵小树锄草,或者是做一些类似的护理工作。有两三处树苗缺了,我刚给补上几棵,树坑中新土还没有培满,忽然就来了一群大人物来视察。是地方官领着习老大。习老大弯腰仔细地察看我刚补上的树苗,抓着它们小小的树干,轻轻地往上提了提,以相当内行的口气说道:“护好土,踩紧之后,一定要稍稍向上扯一扯。这样根须才会比较舒展,又吐气,长得快。”我认为他讲得很有道理,这道理我好像以前在别处也听说过似的。

2,有人采访一位性学女博士关于乌克兰最新局势的观点。她说:“如果把乌克兰比作一根阴茎,克里米亚就是这根阴茎不可缺少的一个部份,虽然是很小的一部份。没有这很小的一部份,这根阴茎就不能深入到极点,获得最大的快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9楼  发表于: 2014-03-17  
地道
    梦见自己有一块田,田里的西红杮苗长得不错,但应该除草了。因为刚下过大雨,田泥特别松软,一脚踩下去会陷进去很深。友人季某的田就在附近,他给我示范,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给西红柿除草(或者是做相关的工作)。他和另一个人拿着一把铲子,钻进苗垅下的松土中,在下面挖地道,就像土拔鼠似的,进度很快,站在田埂上可以看见地面快速的轻微的陷塌。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对于自己能否做到这一点深为怀疑、、、、、、


这几日写书正写到秘道一章,进展很是艰难,每每要打退堂鼓。梦境或与此事相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0楼  发表于: 2014-03-18  
完美的情人
    梦见睡在一张开阔的大床上,看见近处有一位少女在喃喃梦呓,听起来像是幸福的呻吟,从她的被纹的扭动可以推想她正在做一个与爱情生活有关的好梦。以我的经验来看,这时候接触她的身体就极有可能被她当成梦中的情人接纳,并享受最纯粹的鱼水之欢。于是我靠近她,并抓住了她的手,而她果然把这只实实在在的手当成了维持一个好梦的最佳材料,而我也充分地利用了自己的手、、、、、很小,还有阻力,一个手指头也觉得紧。她要么年纪还小,要么是还没有第一次、、、、、她突然醒过来,对我这个陌生人非常欣赏,她说:“你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就往下面走,我喜欢。”我抱起她,仔细看她的脸,觉得她在金发碧眼的美女中,是一个最有中国味道的。我说:“我找了许多年,今天才发现,你就是我完美的情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1楼  发表于: 2014-03-28  
母亲的梦
       母亲自去年冬天患病以来,时好时坏,住了两次院,前两日再次住院彻查,主要是要做一个心脏造影检查。结果出来,确定有冠心病。昨夜给她打电话,她说是做了一个恶梦,醒来觉得很累,还很生气。
    她梦见我去双桥姨妈家作客,姨妈煮了一锅肉,到了吃饭的时候,姨妈给几个表兄弟一人一只碗,给他们碗里舀肉和汤。肉都差不多舀光了的时候,才给我一只没洗的脏碗。妈妈看了很生气,过去夺了我手中的碗,摔破在地,指责姨妈道:“他这么多年没来,你却这样对他,太不像话了。以后我再也不来你家了,你以后也别到我家去。”气得醒了过来。

   (说明一下:我的几个姨妈对我都极好,小时候我常在她们家住。绝未受过如梦中所描述的待遇。所以梦一定有别的意思,以后再推敲。)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2楼  发表于: 2014-03-28  
星际旅游
     昨夜梦见与杨清等人在某地散歩,忽然看到广场上的大屏电视上美国的一家电视台正在播英语新闻,新闻的内容是:世人期盼了许多年的星际旅游终于成为了现实。不过实现它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电视上随而出现了中国地图,地图上有特别用英语(拼音)标出来的陕西榆林。新闻说中国在榆林建了一个星际旅游发射站,能把客人极其快捷方便地发射于宇宙中,费用也相当便宜。转眼间我们就来了发射站前,原来它就是一个直达太空的电梯,我们几个人往里面一站,过一会走出电梯,人便已身在太空之中。我们行走在太空中的一条大街上,忽然想试一试我们的手机,看它们在茫茫太空中是否还有信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3楼  发表于: 2014-03-30  
重叠的安慰
梦见失业了,或者即将失业。朋友XM风尘仆仆地趕到,说是为我谋了一份工作,说着他便向我展开一本手工装订的画册,似乎我以后的工作与之密切相关。画册的第一页是一幅牡丹花图,其后的每一页则是对花朵局部的不断放大和细节化。他说:关键不在于你如何突出你的优点,而在于发现你的缺点,并且将它放大到令人怵目惊心的地歩。
后来有好几个诗人在他家里吃点心,点心是直接放在一张张小桌子上,吃了很久,我才觉得半饱。出来时,放眼眺望远处,看到前方春光澹荡,山峦起伏,如波浪线重重叠叠。那景像正是二十多年前我在长岭头县七中读书时从大操场远望黄茆山时看到的,太美了,太感人了,我想到的唯一可以形容的话就是:远山,重叠的安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4楼  发表于: 2014-04-08  
雪落深谷
      梦见在家乡石萝坡,大雪弥漫。石萝坡两面相向的悬崖一片葱翠,在雪花的映衬中显得格外华丽。最奇怪的是,山谷的底部窄得几乎容不下我的鞋子。我像是行走在一道岩缝中。

   还有一连串的梦境,有记得的,有不记得的,过于混乱。不写了。

   前夜还做过一个梦,梦中反复吟诵一绝句:清时无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诗的作者就和我在一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5楼  发表于: 2014-04-09  
高跷
       梦见在双桥某处水边,妻子踩着高跷炫耀性在我前面走着。她的高跷就是两截圆木棍安装在鞋底下,看起来很危险,稍有不慎就可能摔倒,何况又是在小河边?我劝她下来,脚踏实地。她听了我的话,像根电杆似地向我倒过来,我撑住她,慢慢放平在地,取去鞋底下的高跷,她才能够自己起身,平平稳稳地走路、、、、、

   注:与儿童医院人事有关。双桥,或寓意两份工作:儿童医院和伤科医院。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6楼  发表于: 2014-04-13  
降落与理发
    梦见与不少人在一绝高处,也有可能是即将失事的飞机上,万分紧急中,有人放出一只大汽球,将我推进气球的驾驶室,几十个人的安危竟然交给了我这个完全没有飞行经验的人。幸好气球的降落速度很满,我渐渐能够把握好方向盘,在空中保持平稳。我戴着眼镜,又隔着塑料窗,前方几乎模糊一片,费了不少功夫才让汽球在一道高高的篱笆前安全着陆-------我感觉自己成了英雄,似乎是将马航的MH370开回来了。
  头发太长了,总是烦扰眼睛,我找不到人帮忙,就自己动手,将头发倒提起,用一大剪刀咔嚓了一圈,居然把问题全解决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7楼  发表于: 2014-04-19  
地震
  午睡醒来,梦还记得比较清晰:

  在自家地下室门口放水冲澡,不知何故,水淹没了门口的梯井,都快到脖子了。闭着眼睛伸手关水,却拧反了,水流得更猛。好不容易才把龙头关紧,来到一开阔处,人来人往,甚是忙乱。忽然看到老父老母迎面走来,两人各背一个布包袱,又以一根布带彼此牵着。我问他们怎么啦。妈妈说:“怕要发地震了,已经震了两次,政府派人挨家挨户劝说,要大家先在外面住几天。我们去银行把钱都取出来了。”说着两人继续往一个荒草山坡上走。我独自走了一会儿,返过身来道:“既然要发地震了,我们一家人应该呆在一起。”
     母亲走上山坡,就地躺下,头低脚高,看起来很不稳定。她身边的枯草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全身麻布包卷,抽搐着、、、、、、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8楼  发表于: 2014-04-20  
泰坦
女儿的梦:

梦见一家人分散了好久,终于重新团聚,爸爸给了她一枝金黄的魔棒,让她觉得力量无穷,敢于踢巨人泰坦的屁股了。经过激战,她打败了泰坦。

注:前几个月,女儿睡觉前总是担心巨人泰坦会来把她吃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9楼  发表于: 2014-04-21  
前往渥太华
午睡得一小梦:踩着滑板车前往渥太华,老婆抱着我的腰站在后面。我蹬得极快,有时感觉和汽车高速行驶时是差不多的,或者,有时候我们的确是开着一辆汽车。通往渥京的高速路除了在某一段堵塞过,大部分时候都是空畅无阻的。只有一来一去的双车道,斜斜里换了两次道,渐入高山绝谷之边。与老婆停下来,抚着栏杆俯瞰一条深远河谷,不禁心胆俱颤、、、、、、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