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2013-11简记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11-05  

2013-11简记

    事务繁杂,难以潜心解梦。但许多有意思的梦境若不记录下来甚是可惜。以后每月开一主贴,简单记录一下印像比较鲜明且可能含有丰富心理信息的梦,也算是雪泥鸿爪。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11-05  
与哈珀合影
前夜梦:

    不记得是在何种公开或露天场合,LJ忽然来到身边,笑容满面地望着我,拍了拍水泥墩上的灰尘,靠近我坐下。她也很显中年妇女的松弛之态了。我在她脸上搜索了一番才找到二十多年前那朵校花的一点点残迹。但我还是情意绵绵地抓起她的左手,满含沧桑感地抚摸着。我们的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孩子。她突然兴奋地站了起来,左蹦右跳地向我描述着她的一个女儿,一边还用一把梳子似的东西敲打着自己鼓突的乳房。然后就轮到了我,我马上就不着边际地吹起来。我说:前不久某个大型国有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作为知名记者应邀参加,并带上全家人。后来加拿大总理哈珀出场了,我们被邀请一起合影,有人大声地喊我儿子开文参加,但他却鄙夷不屑地摇手离开了会场。。。。。。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11-05  
淤泥
    昨夜梦:
     和母亲一起从远方走回家乡,一股温热的风吹着,天地略显昏黄。我说:这样的空气质量还是过得去,没有新闻里说得那么可怕。在棉花坡山坳上俯视方家冲、谢家冲几个山谷,青山绿水,还是那样动人。母亲说:现在大家都改成烧汽了,烟少,污染少,比以前还要好些。
     从一条岔路下来,忽然就到了老家后山上。依山临水的一栋房子就在脚下,从屋顶似乎能看到房子里的家具。我问这是谁家?母亲说:你怎么自己的家都不认识了?再仔细看,好像真是自己的家。只是哥哥把房子西边的山矶铲平了,所有的土方推倒在屋前,把前面的小溪也填掉了一大部份,并且形成了一个高陡的斜坡。我顺坡而下。因为是新填的土,非常松软,踩上去,一下子就陷进去老深。我试图往上爬,身体却不停地下陷,情况越来越危险了、、、、、、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11-05  
青锋兄所做之梦,感觉比常人要更加丰富。可能是诗人细腻的心灵使然。
问好青锋兄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11-06  
回 3楼(陈赋) 的帖子
问好兄弟。我想其实大多数人都会有许许多多值得回味的梦,只不过没有培养起记梦的习惯,一起床就忘记了吧。毕竟,大家的睡眠时间是差不多的,其中做梦的时间也应该不会相差许多。我从大学时期开始记梦,至今已有二十好几年了,记下的不少于1000个,而没记下的,肯定更多。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11-06  
回 4楼(青锋) 的帖子
我感觉我做的梦虽然很少能记住,但肯定没有青锋兄的梦那么五彩斑斓。青锋兄的梦很多都有成为文学经验的可能,感觉蕴藏着巨大的宝藏。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11-07  
粪坑
    仍然在湘潭大学,夜间去与澡堂相连的厕所,但不记得究竟是去洗澡还是去上厕所。到处都是流水或积水,一不小心,踩进了一个圆形的大水坑,双腿急速下沉的过程中,心中立即明白:‘这不是一般的水坑,而是深不见底的粪坑。你必须启动紧急方案,施展游泳的功夫,立即浮上来,否则就再也出不来了。’这个方案果然有效,我成功地脱险了,但赤裸的身上满是脏污。我得找一个干净的水库痛痛快快地洗个澡,而且肥皂是必需的。这样想的时候,我顺手就从别人的窗台上抓取一块小小的肥皂。。。。。。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11-07  
回 5楼(陈赋) 的帖子
梦中确有着巨大宝藏,有朝一日,我将会好好利用之。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11-08  
水中的孩子
    梦见在一个颇像游泳池的水塘中,看到一个亲戚家的小男孩浮游着,无人照管,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危险。他大约还不到两岁,我好意地将他提起来,他反而很不高兴,因为他要钻进水中睁着眼睛看一些小小的金鱼,水有些浑黄,从水面上看下去,确实很模糊。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11-11  
凤阁鸾台侍郎
    好像在一首叙事诗中读到:我成为武则天的凤阁鸾台侍郎,并获得了她的临幸,怀了孕,很有可能是一对双胞胎。但是我不小心吃了一种堕胎药,感到腹中的孩子正化为一小片片的碎肉从肛门中排出来、、、、、、

注:近月来研究初唐文学,读了不少则天轶事。近日忙于他务,暂且搁置写作计划。此梦与此大相关也。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11-14  
黄沙子
    梦见在网上用一种叫做‘摩擦’的方法搜索,发现了一篇新闻,是有关当代人网上阅读诗歌名作的。但我的‘摩擦法’不小心磨破了一个吸尘器中的灰尘袋底。我的手伸进出,抓着的是一把兔子吃剩的干草和菜梗。这个灰尘袋的主人,一位似乎在网上有些名气的诗人‘黄沙子’--他的身体就连着这个灰尘袋--突然回头,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我立即缩手,并连声道歉。
    没过多久,我感到尿急,急匆匆地走进一栋年久失修的空屋寻找厕所。但一进门,我发现诗人黄沙子正在给一群诗人授奖,那些人围成半圆站在断砖碎石满地的门内厅堂中,其中好像还有几个我熟悉的面孔。我从他们中间穿过去,径奔厕所,还没有走到却突然回头对他们说:‘我至少认识你们认识你们中的两个人!’,于是我走向其中一位瘦高扁嘴的面前,说‘你不是王丹吗?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我伸出手来,他也纡贵似的与我握手,微笑着。我还想和另一位我颇为熟悉的诗人(魔---)打招呼,但实在憋不住了,还没有跑到厕所,就醒了过来。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11-14  
奶奶的油画
    梦见祖母还健在,已经有90多岁了,和我们一起生活,让我感到非常圆满和幸福。(中间有一大段情节想不起来了)有一次我背着一个书包上学时,祖母突然拿出一油画用的笔和颜料,在我的书包的商标圈内画起画来。她的手法极为粗犷,笔尖一下子就挑起一大团灰色颜料,在书包上涂成一个圆盘,然后在圆盘上又加上一些红色和黄色,并搅和着。父亲在一旁笑着说:‘这样画出来的东西怎么会像呢?’。祖母说:‘像不像不要紧,关健是要好。。。。。。’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11-16  
腊肉
    梦见爬上一个很高的梯子,在一个悬空的架子上取一些腌制得很好的腊肉和盐菜,但连续三次或四次,二者都被不小心碰落,掉在地上。当着众人,我只好很不情愿地用一只扫把将它们扫进垃圾桶中,心里还是觉得蛮可惜、、、、、、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11-16  
诗刊与温泉
    梦见老何夹着一本诗刊来找我和另外几个本地诗友。他说,我们前一阵子讨论过的诗刊已经出了创刊号,他是特地给我们发稿费的。我很奇怪他的动作这么快,而且居然没有和我们通气。更奇怪的是,他创办的诗刊居然还有稿费。我们几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稿费就没必要了,你们报社能慷慨支持诗歌事业,创办这样一份不可能营利的诗刊,已经很了不起了,怎么还好意思收稿费呢。
    后来我就在棉花坡的山路上走着,突然路坎上就裂开一个碗大的洞,热水汩汩涌出。开始我有点怕烫,后来发现温度正好,就脱掉袜子,就地洗脚,很舒服,但也隐隐地觉得不安。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11-18  
罗家冲石萝坡
    梦见石萝坡与棉花坡几被铲平拉通,开成一个开阔的风水宝地,远远望去,有一栋房子建在其中段,靠近西边的山坡。整个地形有像像一只蝴碟,而那栋房子正在蝴蝶的头部。
    在上塘堤坝上步行,春水涨得很高,几乎与堤平齐。

注:该处以前甚芜,近始修杭瑞高架公路,想来必是天翻地覆。
级别: 论坛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3-11-18  
钓尸
    前夜梦见与某人在江边各持一钓,同时下线,并同时钩住一巨大白色尸身,或为鱼,或为人。二人同时用力向上拉,将其扯出水面,但二钓之间隔一木桩,拦阻住了我们将其完全拉上岸来的努力。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3-11-29  
萍踪侠侣
前两日梦见自己写了一本武侠小说,叫做《萍踪侠侣》,去找出版社,进入一道长长的走廊,七转八折,穿过了很多门,每一道门口都有一条狼狗,在我经过时,一定会站起身来,嗅嗅我的口袋和手稿。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位负责出版的中年妇女,关于我的书,她说了一通很奇怪的话,至少在梦里我觉得非常奇怪,但后来全忘记了。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11-29  
此出版社负责人极有可能是指卓文君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3-11-30  
海盗船
    梦见自己夹在两股正激烈交火的海盗之间,被其中一伙人抓住,并覆以树枝和干草,作为他们射击的掩体。一番火拼后,另一方从他们的大船上撤退到浅滩上。而我则自动加入了这边人数较少的一方。我们的船还搁浅在烂泥中,必须尽快将其拖到深水,在敌人再度登船追击之前,启航驶离战区。但时间显然不够,我们的船无法移动,敌舰已顺水而来,我们只好弃舰上岸。我在路边一些房屋和墙壁上打开了些小门,想躲进去,但那些大多只是火炉、壁龛、垃圾箱之类的东西,空间狭小,无法容身、、、、、、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3-11-30  
伊流
    好像有一位名叫伊流的女诗人兼歌手,唱着一首首美得要命的诗歌,风靡了全世界。歌词是那样好,随便哪一句都让我这个诗人羡慕得不得了。有一个熟悉的黑女孩也是她的歌迷,正在我面前扭捏学唱,不时将其半裸的腰枝晃到我的脸上来。
  后来,或者此前,我在一家小馆子里吃便当,生意非常冷清,好像只有我一个客人。女主人是个中年华妇,穿着绿色夹袄,样子土气,但风韵甚好。她还有个助手,是个年轻的棕色女人,一直坐在计算机前通过网络揽生意。我很同情地拍拍女主人的手臂说:‘在加拿大,生意真难做啊,你这个店子经营得也不容易吧。’女主人面带寂莫地答道:‘不是么,能混口饭吃就不错了,还要给工人发工资---’。从她的表情来看,我可能有点机会、、、、、、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3-12-07  
2013-12简记
1

前夜梦:回岳纸,与唐、袁、万等人宴罢,独立街头,迷路,见厂书记,询电话号码,书记给数人号码,且云:如要采访,找我即可。我说此非公事,私事也,仅需与唐联系即可,否则夜无所归也。书记大不悦。

2

前夜梦:假尽归校,方知校方已将我从所居宿舍除名,不知将何之。见学生会干事,问之,答云:将汝与陈安奇合一工作室,可否?闻此,知陈安奇是另一害群之马也。然则,从十人合居之宿舍转二人合用之工作间,诚美事也。

3

昨夜梦:在一大桥下,见溪水清洌,游鱼甚多,历历可见。且喜自咬钓线而后吐之以为乐。渔者不以钩,与鱼为戏也。余全身赤裸,四肢
撑着桥拱一孔。见一女孩在下,容甚好。乃跳下与谈。彼幼,捉茎而笑。闻一妇人语于桥上,乃双伏于桥墩下。妇见小女独在桥下,遂有疑,拔手机报案、、、、、、
级别: 论坛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3-12-10  
失踪的女儿
前夜梦:

    我带着孩子们在一个大雾浓罩的小山城里游玩,黄昏时几步路外就只看得到模糊的人影。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故,女儿不见了,我非常焦急地四下找她,但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像是电影空中监狱里的某个臭名昭著的罪犯。)总是挡着我,他比我高出一个头还不止,所以全然没把我放在眼里。他相当缺乏人性,所以不知道一个找不到女儿的父亲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我两手各握着一把尖刀,往他的腰部和腋下慢慢地扎,他没做任何抵抗就倒下了。另外一大批牛仔似的本地人前来为他复仇,都被我踢倒在一堵墙边堆成一堆。然后我就沿着山城脚下的一条小河去寻找女儿,我以哭泣的腔调大声地喊她的名字,但一直没有回应。而且就在这期间,我把儿子也弄丢了。儿子是个大男孩了,所以我并不那么着急,还是一门心思地找女儿。
    最后,天完全黑了,我肚皮贴着湿泥在一条陡峭光滑的山路上攀爬,一边爬,一边哭,不时号叫女儿的名字,女儿终于回答了我,她的身影--虽然一点也看不清--也在靠近、、、、、、
级别: 论坛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3-12-10  
四大怪人
    我们好像在长沙某处新租了一处房子,刚刚住下的第一个晚上(或者是白天)就被外面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出来看时,有数十百人正在一座大桥周围围观,而桥下有一条小河,小河中有一个赤裸的男人正在水中咬鱼,(像熊那样)。他扑腾着脏污的河水,很快就咬到了一条大约一尺长的鱼,而这条鱼很快就只剩下一个分叉的尾巴伸在嘴外。有电视台,也有报社的记者在实地报导这件奇闻。通过这些报导,我了解到中国有‘四大怪人’,这个在水中咬鱼的人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以前都是有工作,有文化,甚至有点身份的人,因为厌弃所谓的文明社会,开始过一种野人般的生活。有一个住在桥洞里,有一个住在垃圾站里,还有一个人住在城市下水道的井盖下,而这个人现在就在我身边,与我很友好地交谈。他告诉我,就是他,以前住在井盖下,过了很多年,一位杂志的记者发现,作了大幅的报道,收集起来是很厚的一本书。他从井里出来,回到家中,就与记者合作出版了这本书。说着他就送给我一本关于他的井下生活的长篇报告文学。我拿着书,立即便想知道它的印量,因为我知道此书出版约在二十年前,那时候的人很喜欢买书读书,稍为不错的书都有巨大的销量。我的目光很尖,只瞟了一下,便看到了251000这个数字,心中不由羡慕得不得了。四大怪人中这个人看起来50-60岁,穿得干净体面,其实一点也不怪了。

注:这几日看了几则关于北京井盖人的报道。
级别: 论坛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3-12-14  
B的画展
    梦见与妻子同在某地游玩,无意中看到著名诗人B在马路旁举办诗歌推介会,一堵墙上贴满了诗作与诗人照片。他在回答一些年轻人的提问。有一位男子似乎有意和他过不去,反复地提一些尖刻的问题,比如说:‘你觉得现在的青年诗人还读你的诗歌吗?你之所以举办这样的推介会是不是因为害怕被当代人遗忘?’尽管B故意忽略他,一门心思地回答着一位女学生或记者的景仰式的提问,他还是不折不挠地继续问。这使儒雅、清癯的B很不高兴。我们沿着马路继续走了一会儿,就来到一个巨大的展馆,里面同时举行B的画展,我是第一次知道他原来还擅长画画。所有的画作都是由绿色和灰色的油漆粗线条构成,看第一眼感觉有些震撼,仔细看则显得粗率,很不专业。我说:‘他好像只会用两种颜色。而且细部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东西。’令我惊讶的是,我在一些宽大的苇叶似的绿色线条中居然发现了一个人物头像,这至少说明他也还能画成人形来。我对妻子说:‘B的画粗看起来马马虎虎,比起诗人Y来,就差远了。’其实我要说的可能是诗人M,因为M才是比较专业的画家。但妻子对我的表现相当不满。她说:‘都是嫉妒在作怪,画得这么好你也有话说。’说完她竟然气冲冲地走出门去,似乎要把我摔了。我在后面好不气恼,不紧不慢地跟着。眼看她就要走进一辆公共汽车了。我快要走到一栋楼的转角处,远远看到马路左边有一个建筑工地,而右面,被楼墙半遮着的地方,好像有一个临时的动物展览。我掏出打火机,准备点上一支烟,对面一位老大妈喊道:‘想和大象合影就快点走。’我举起打火机向她示意:我手中的是打火机而不是相机,我可并不想和大象合影。而且,当我走到动物展前时,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大象,只不过是一头大猪而已。
级别: 总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3-12-17  
此梦易解
级别: 论坛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3-12-17  
回 24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是啊,易解得不敢解。
级别: 论坛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3-12-17  
井与美人
    梦见以一种相当少见的轻松心情迎接大考,与F的桌子拼接成L形,这样可以方便她抄袭我的答案。具体要考什么记不清了,但就在考前,HBQW送给我一支粗大的黑钢笔,这使我信心益增。
  坐在旷野中的一口井边,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金发美少女远远走来。她的身上沾满了尘垢以及衣服的绒毛。显然是被众人放逐到这儿来的。有很多人,远处,或近处的,正在以唾弃的目光盯着她。他们的目光也在考验我:‘像她这样的货,你敢亲近么?’
  少女表现出一种对于俗众视而不见的轻蔑。她径直走到井边,在井沿坐下,开始用井水洗脸。我看到她的右背近腰处沾沾着一个像蛛网似的线团,便伸近将它拈下,扔在一旁。我当然知道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我的这一动作,但我毫不在乎他们的看法。少女好像被感动了,她跳到井中,转过脸来问我:‘我的身上有很多灰尘是吧?’,我微笑:‘有一点点’。然后她就背对我,让我用肥皂为她搓背。她的身体让我产生一种很纯洁的美感。有人前来捣乱,趴在井口上,我便双手捋住她的两腋,将她提出井口,面对人群走去。我发现自己也赤裸着。她很开心,牵着我的手身形一展,便做出类似于《天鹅湖》中的芭蕾舞动作来,可是我,我这个舞盲,将怎样伴舞呢?
    很显然,我们的行为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愤怒的民众把我家的门牌号拆了下来,涂得一塌糊涂,伴着一阵示威的呐喊,送了过来。我还能依稀看见门牌号:649。。。。。。

注;649为加国彩票之一种,奖金常高达数千万。
级别: 总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3-12-18  
此梦解起来易不难
级别: 论坛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3-12-19  
两只喜鹊  回 27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这类梦与日常生活关系密切,只要生活线索清楚,大都易解。

昨夜梦见在方家冲,有很多亲戚也在那儿。我在溪边田埂上行走,感觉脚下的泥土太松软,很容易垮下去。姨父也注意到了,他说:‘要将这里全部用石头驳起来,要100万。’我很是惊讶,反问:‘100万?’,姨父就改口说:‘少说也要90多万。’
有两只喜鹊突然飞到我的身边,我们那儿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喜鹊了,虽然在我小时候,喜鹊多得不得了,有时会把一棵巨大的光秃秃的枫树或槐树变成一棵花树。两只喜鹊似乎不介意我用手摸它们,而且生了两只蛋,让我捡起来,立即煎熟了,伸到同事克瑞斯的嘴边,他一口就将它吃掉了,而我的手上还留着一只花蒂似的‘蛋柄’。女友在后面看见了此事,对我的行为表现出很大的不解。

这个梦涉及的内容就相当多:1,与母亲的病有关。近一个多月来,母亲一直生病,让我心中极不踏实。1,与父亲的七十大寿有关。我因不能回去祝寿,就写了几首诗。其中有‘灵鹊喜巢三径树’之句。去年归国,好像也没看到喜鹊。喜鹊和麻雀的消失,可以说是家乡近二十年来最令人遗憾的变化。国内有那么多所谓的科学家、学者,却没有人研究这个现像,甚至连报导都没有。3,与工作有关。
级别: 论坛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3-12-20  
大诗人
    梦见在孟冲老屋园晒坪上,忽然看到两个大人物向屋场园走去,一个是XC,一个是TXD。他们经过六升田角时朝我家望了一眼,显然没有打算光临寒舍。虽然他们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样子却像村干部。我大声而热情地喊:‘XC老师,到我家来坐坐吧。’,他碍于情面,居然真的来了,与此同时,TDX却走向别处。我很想和XC谈谈我的新作,他心不在焉地走上台阶。嫂子这时也出门来迎接,但她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把把当成了同村的某人,她说:‘云良哥,进来坐一会儿,吃杯茶。’这等于是说我并不打算请这样的大人物吃饭。我当然是很想和他好好喝几杯的。他在我的房间里刚坐下,我就说:‘我们来喝几口?’,说着就张罗着去找酒杯、、、、、、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