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梦资料:《聊斋志异:凤阳士人》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9-21  

梦资料:《聊斋志异:凤阳士人》

凤阳一士人,负笈远游。谓其妻曰:“半年当归。”十余月竟无耗问,妻翘盼綦切。一 夜才就枕,纱月摇影,离思萦怀,方反侧间,有一丽人,珠鬟绛帔,搴帷而入,笑问:“姊 姊得无欲见郎君乎?”妻急起应之。丽人邀与共往,妻惮修阻,丽人但请无虑。即挽女手 出,并踏月色,约行一矢之远。觉丽人行迅速,女步履艰涩,呼丽人少待,将归着复履。丽 人牵坐路侧,自乃捉足,脱履相假。女喜着之,幸不凿枘。复起从行,健步如飞。

  移时见士人跨白骡来,见妻大惊,急下骑,问:“何往?”女曰:“将以探君。”又顾 问丽人伊谁。女未及答,丽人掩口笑曰:“且勿问讯。娘子奔波非易。郎君星驰夜半,人畜 想当俱殆。妾家不远,且请息驾,早旦而行,不晚也。”顾数武之外,即有村落,遂同行入 一庭院,丽人促睡婢起供客,曰:“今夜月色皎然,不必命烛,小台石榻可坐。”士人絷蹇 檐梧,乃即坐。丽人曰:“履大不适于体,途中颇累赘否?归有代步,乞赐还也。”女称谢 付之。

  俄顷设酒果,丽人酌曰:“鸾凤久乖,圆在今夕,浊醪一觞,敬以为贺。”士人亦执盏 酬报。主客笑言,履舄交错。士人注视丽者,屡以游词相挑。夫妻乍聚,并不寒暄一语。丽 人亦眉目流情,而妖言隐谜。女惟默坐,,伪为愚者。久之渐醺,二人语益狎。又以巨觥劝 客,士人以醉辞,劝之益苦。士人笑曰:“卿为我度一曲,即当饮。”丽人不拒,即以牙杖 抚提琴而歌曰:“黄昏卸得残妆罢,窗外西风冷透纱。听蕉(转载自第一范文网http://www.diyifanwen.com,请保留此标记。)声,一阵一阵细雨下。何处与人 闲磕牙?望穿秋水,不见还家,潸潸泪似麻。又是想他,又是恨他,手拿着红绣鞋儿占鬼 卦。”歌竟,笑曰:“此市井之谣,有污君听。然因流俗所尚,姑效颦耳。”音声靡靡,风 度狎亵,士人摇惑,若不自禁。少间丽人伪醉离席,士人亦起,从之而去。久之不至。婢子 乏疲,伏睡厢下。女独坐无侣,颇难自堪。思欲遁归,而夜色微茫,不忆道路。辗转无以自 主,因起而觇之。甫近窗,则断云零雨之声,隐约可闻。又听之,闻良人与己素常猥亵之 状,尽情倾吐。女至此手颤心摇,殆不可遏,念不如出门窜沟壑以死。愤然方行,忽见弟三 郎乘马而至,遽便下问。女具以告。三郎大怒,立与姊回,直入其家,则室门扃闭,枕上之 语犹喁喁也。三郎举巨石抛击窗棂,三五碎断。内大呼曰:“郎君脑破矣!奈何!”女闻之 大哭,谓弟曰:“我不谋与汝杀郎君,今且若何?”三郎撑目曰:“汝呜呜促我来;甫能消 此胸中恶,又护男儿、怒弟兄,我不惯与婢子供指使!”返身欲去。女牵衣曰:“汝不携我 去,将何之?”三郎挥姊仆地,脱体而去。女顿惊寤,始知其梦。越日,士人果归,乘白 骡。女异之而未言。士人是夜亦梦,所见所遭,述之悉符,互相骇怪。既而三郎闻姊夫自远 归,亦来省问。语次,问士人曰:“昨宵梦君,今果然,亦大异。”士人笑曰:“幸不为巨 石所毙。”三郎愕然问故,士以梦告。三郎大异之。盖是夜,三郎亦梦遇姊泣诉,愤激投石 也。三梦相符,但不知丽人何许耳。
您可以访问第一范文网(www.DiYiFanWen.com)查看更多与本文《《聊斋志异》凤阳士人》相关的文章。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9-21  
感觉这是极具现代感的一篇志异小说,其中的心理基因分析想必耐人寻味。
青锋兄有没兴趣分析一下这三者同出的梦?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9-22  
谢兄弟贴来此一趣梦。三人同梦,虚构性太强,几不何能是真实的。但从细节来看,此梦对于士人之妇而言,极具心理真实性。非深通梦中秘密,或真亲历梦境的人难以杜撰。

下面这两个细节必为真梦:

即挽女手出,并踏月色,约行一矢之远。觉丽人行迅速,女步履艰涩,呼丽人少待,将归着复履。丽人牵坐路侧,自乃捉足,脱履相假。女喜着之,幸不凿枘。复起从行,健步如飞。


念不如出门窜沟壑以死。愤然方行,忽见弟三郎乘马而至,遽便下问。女具以告。三郎大怒,立与姊回,直入其家,则室门扃闭,枕上之 语犹喁喁也。三郎举巨石抛击窗棂,三五碎断。内大呼曰:“郎君脑破矣!奈何!”女闻之 大哭,谓弟曰:“我不谋与汝杀郎君,今且若何?”三郎撑目曰:“汝呜呜促我来;甫能消此胸中恶,又护男儿、怒弟兄,我不惯与婢子供指使!”返身欲去。女牵衣曰:“汝不携我去,将何之?”三郎挥姊仆地,脱体而去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9-22  
此梦只可能是人妻之梦,相当完整地呈现了梦者思-猜-妒-怒-悔的心理过程。梦中最可琢磨的是:为什么引导梦者实现这一过程的会是一位类似于妓女的‘丽人’,也许这个女人具有她所熟悉的某个人的特征,也许是影射她自己久旷状态下的放荡欲望。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9-22  
回 3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分析得精辟啊!青锋兄若把解梦的手法运用到诗歌解读上,就是优秀诗评家!




感觉似乎是色欲(丽人)引导其(士人妻)思夫,见夫,色欲又使其疑夫,思念的实质似因对色欲引发的不忠诚之疑而起……
士人做此梦则似乎是意欲肉体上尝鲜而忌惮伦理压力(三郎)
三郎做此梦则似乎是象征世俗对已婚男青年孤身远行的怀疑的推理逻辑——必淫无疑。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9-22 11:17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9-22  
欣赏两位的细致推理与分析。蒲松龄大师的聊斋志异真是百看不厌。许多老外的短篇小说高手在他面前真是黯然失色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9-22  
回 5楼(三缘) 的帖子
问好三缘兄,极是!最近是第一次看聊斋原文,以前看过电影《画皮》,感觉聊斋也不过如此,一直没有兴趣看,最近偶然翻到,视为神品。感觉电影电视剧有时候误人不浅。

解梦我实在是门外又门外之人。希望两位对此梦多发表意见,也许两位会得出许多有趣的想法。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9-23  
弗罗伊德何尝又不是门外汉
    说大实话,对于梦,人人都是门外汉,弗罗伊德何尝又不是?我看他的释梦,万变不离一个性字,实在难以服人。另外,他所解释的梦,几乎都只有两三句话。我由此推测:1;他本人其实是一个潜意识心理活动相当贫乏的人,所作之梦大都短小枯燥。2;他接触的梦例还太少,而且主要是精神病患者的梦,是以对梦并没有一个广泛全面的了解,对于梦的美、诗意、创造性因素更是闻所未闻。
    但历史就是这样奇特,偏偏是他这样一个偏执的、枯燥的人,至少揭开了潜意识的第一层厚纱。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9-23  
    在这个梦中,‘鞋子’是一个重要的性象征。士人妻只有穿上了‘丽人’之履后才能步行如飞,实则暗示她自己,必须解放自己的性观念,拥有丽人那样的‘鞋子’即开放自己,才能在大世界上吸引男人尤其是是她自己的男人。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担心自己容貌风韵不如青楼女子,所在即使在与自己的夫君相见之后,仍然敌不过‘丽人’的风骚。
    在中国文化,或许所有其它文化中,鞋子常常是女性生殖器的隐喻。中国人叫烂女人为破鞋非无由也。丽人的鞋子可以借给别人穿,正表明其身份。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9-23 01:07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9-23  
回 7楼(青锋) 的帖子
弗罗伊德何尝又不是门外汉,是的,我一向不看好这个人。比起印度的性力派学者弗罗伊德差远了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9-23  
《睡梦瑜伽》对解读梦境含义也有帮助。推荐一下!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9-23  
回 7楼(青锋) 的帖子
感觉就以前对弗洛伊德的零星印象言之,弗洛伊德真不是得道高人,一个人预先为千变万化的事物设置了一个立场,拼命往里套,他的智慧必然不是周全完善的。
另外不知他的性的观点是否基于他自己的记忆?一个人不能从记忆中脱皮出来,使万物围绕自己的记忆旋转,把宇宙的公转弄成一个人的自转,其离道也远矣……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9-23  
回 8楼(青锋) 的帖子
在中国文化,或许所有其它文化中,鞋子常常是女性生殖器的隐喻。中国人叫烂女人为破鞋非无由也。丽人的鞋子可以借给别人穿,正表明其身份。


青锋兄这一分析可谓精辟!可以租赁的性器官、可以共同分享的性高潮。这个丽人真是李银河梦寐以求的标准女人啊!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9-23  
回 10楼(三缘) 的帖子
感谢三缘兄分享,想必是一本奇书。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09-23  
另外不知他的性的观点是否基于他自己的记忆?一个人不能从记忆中脱皮出来,使万物围绕自己的记忆旋转,把宇宙的公转弄成一个人的自转,其离道也远矣……

说得很精辟!
级别: 创始人
15楼  发表于: 2013-09-24  
白日梦:《画壁》
《聊斋志异》@《画壁》


       江西孟龙潭与朱孝廉客都中,偶涉一兰若,殿宇禅舍,俱不甚弘敞,惟一老僧挂褡其中。见客入,肃衣出迓,导与随喜。殿中塑志公像,两壁画绘精妙,人物如生。东壁画散花天女,内一垂髫者,拈花微笑,樱唇欲动,眼波将流。朱注目久,不觉神摇意夺,恍然凝思;身忽飘飘如驾云雾,已到壁上。见殿阁重重,非复人世。一老僧说法座上,偏袒绕视者甚众,朱亦杂立其中。少间似有人暗牵其裾。回顾,则垂髫儿冁然竟去,履即从之,过曲栏,入一小舍,朱次且不敢前。女回首,摇手中花遥遥作招状,乃趋之。舍内寂无人,遽拥之亦不甚拒,遂与狎好。既而闭户去,嘱勿咳。夜乃复至。如此二日,女伴共觉之,共搜得生,戏谓女曰:“腹内小郎已许大,尚发蓬蓬学处子耶?”共捧簪珥促令上鬟。女含羞不语。一女曰:“妹妹姊姊,吾等勿久住,恐人不欢。”群笑而去。生视女,髻云高簇,鬟凤低垂,比垂髫时尤艳绝也。四顾无人,渐入猥亵,兰麝熏心,乐方未艾。
  忽闻吉莫靴铿铿甚厉,缧锁锵然,旋有纷嚣腾辨之声。女惊起,与朱窃窥,则见一金甲使者,黑面如漆,绾锁挈槌,众女环绕之。使者曰:“全未?”答言:“已全。”使者曰:“如有藏匿下界人即共出首,勿贻伊戚。”又同声言:“无。”使者反身鹗顾,似将搜匿。女大惧,面如死灰,张皇谓朱曰:“可急匿榻下。”乃启壁上小扉,猝遁去。朱伏不敢少息。俄闻靴声至房内,复出。未几烦喧渐远,心稍安;然户外辄有往来语论者。朱局蹐既久,觉耳际蝉鸣,目中火出,景状殆不可忍,惟静听以待女归,竟不复忆身之何自来也。
  时孟龙潭在殿中,转瞬不见朱,疑以问僧。僧笑曰:“往听说法去矣。”问:“何处?”曰:“不远。”少时以指弹壁而呼曰:“朱檀越!何久游不归?”旋见壁间画有朱像,倾耳伫立,若有听察。僧又呼曰:“游侣久待矣!”遂飘忽自壁而下,灰心木立,目瞪足软。孟大骇,从容问之。盖方伏榻下,闻叩声如雷,故出房窥听也。共视拈花人,螺髻翘然,不复垂髫矣。朱惊拜老僧而问其故。僧笑曰:“幻由人生,贫道何能解!”朱气结而不扬,孟心骇叹而无主。即起,历阶而出。
  异史氏曰:“‘幻由人生’,此言类有道者。人有淫心,是生亵境;人有亵心,是生怖境。菩萨点化愚蒙,千幻并作,皆人心所自动耳。老婆心切,惜不闻其言下大悟,披发入山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3-09-24  
昨夜看电影《画壁》,有趣极了。可算很巧妙的聊斋重构。网上搜索到原文。从心理学角度看,是个典型的白日梦。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9-24  
《睡梦瑜伽》,我会尝试在网上搜索一下,看能否找到一点。凡是与梦有关的书,我都感兴趣。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3-09-24  
鬼斧神工,在隐空间里都是“有”也都是“幻影”
级别: 创始人
19楼  发表于: 昨天 23:50  
提起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