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马永波的一组记梦诗(存档)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3-08-24  

马永波的一组记梦诗(存档)

记梦(组诗)

1.亲人

半透明的黑暗中,姐姐站在地上
离我睡着的热土炕不远
她一直在包饭团,小心地
把白菜叶的老筋剔掉
土豆泥散发着贫穷的热气
她把白白的土豆泥包好
却不给我吃,我想哭
又像是在梦中,怎么也哭不出声
北方冬天的平房,屋里很冷
一个角落里传来熟悉的咳嗽声
原来二哥也在,还有巍巍
姐姐的女儿,年纪似乎只比我小了一点
她不停地说,“你们不和我玩
我就找小道士跳舞去。”
于是我们出去,我在一边
他们三个在另一边
踢一只已经旧得很软的篮球
这时大哥也来了,他终于
把球踢到了水洼里
房子之间的空地大得像广场
满是水洼。我没有梦见爸爸妈妈
那些老房子和老胡同早已不在了
只有土豆泥喷香的热气
还在晕黄的白炽灯下缭绕


2.梦见母亲

是一个中午,同样也是秋天
邻居家种的豆角结满了我家平房的窗户
我们用玻璃丝袋子把豆角摘干净
剩下的藤蔓和牵牛花混在一起
在窗上形成绿荫。我马上要上班去了
还是在工厂,工厂在西边的山上
我请大哥与我同去,说他可以在田野里
采东西玩,他不去,他坐在小凳上
面前摆着录音机放青岛音乐,看小说
我从后门出去,看见街道退远了
原来的人行道改成了后园子
土质低劣,煤渣很多
母亲正蹲在那里仔细地种小白菜
我踩着垄沟来到路上,去上班
醒来好半天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外面正是初秋,已过了种植的季节


3.有关房子的梦

买了新房子,东西两间的旧平房
感觉不安全,居然夜里抱着被子
去大街边睡。回到家
有几个人笑嘻嘻地说,屋里有地窖
他们揭开铁板,从里面取出果菜
那地窖更像是地下的锅炉房
又一天,从外面回来
东屋我家的屋门开着
一个丑陋无比的巨女正在洗地毯
被子什么的也全给洗了
惊问“你是谁,怎么乱动我家东西”
回答是我花钱请的,而且还没付她工钱
这个家似乎我是头一次来
这个女人我也不认识
正在僵持间,西屋邻居出来
一个很狡猾的农妇
证实那女子说的是真的
这个邻居我也不认识
她们纠缠不休,甚至显出
无赖和委屈的模样
无奈,去报警,出去打手机
却怎么也说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四顾,附近一家饭店招牌很大

4.有关家的梦

电视台女主持采访一个光头
两个人居然闯进我家发嗲
坐在床上,围着我的被子
只露个脑袋做节目
几名记者模样的家伙
把我满屋子的书随便挪来挪去
搬家吧,在一个非常熟悉的地区
连续搬了好几次
到最后终于找不到家在哪了
原来那些熟悉的小街
根本就没有名字

5.梦见双亲

和什么人一顿乱打之后
绕很远的路回家
没有院子的平房
钥匙在门上插着
房子里灯光明亮
是冬天,母亲起身招呼我
我问怎么钥匙插在门上
答是父亲开门时把它弄弯了
父亲在房子更里面
似乎在准备过年
他没有说什么
他们似乎过得很好

6.重回工厂

电梯还是到十三楼
但在停下之前总会无规律地水平运动一段
和在煤矿的水平巷道里一样
而且停之前总要跳一跳
像一个人鼓着腮帮子抵御严寒
结果总是无法与地面齐平
有时电梯没有墙
只有我靠着的一角背风
能看见钢缆上的锈和油泥
办公室在最里面
中间要经过一个个埋头画图的同事
他们仿佛对我的归来毫不意外
只在我经过时依次抬起头
没什么表情,或者淡淡一笑
窗外依然是那条日渐枯瘦的松花江
更远处依然是只有死者能爬上去的大肚子烟囱
依然是一片灰绿分不出季节的田野
我侧身坐下,展开放在斜桌上的一张蓝图
抖开折痕,努力辨认着自己所在的位置
却怎么也看不清那年深日久褪色的线条
我必须把它们看清楚,这很重要
没有领导来安排工作
这正是我感到焦虑的地方
2008.12.9

7.梦见元正

起初有一大帮朋友,热闹闹的
开完会或看完电影出来
没有人张罗喝酒,我捏捏兜里的钱
很薄,发粘,不够领一帮人喝的了
转眼好像城市里就布满了街道
每条街道上都消失着一个人
我们两个蹲在站台上等车
面前突然变出来两瓶啤酒,我们手把瓶
蹲在那里吹,季节好像是初秋
后来我一个人走向陌生的黑暗深处
你仿佛一直在我身边,走得很慢
我们几乎没有说话,不知那是哪一个城市
到处是稀疏的篱笆,小细脖子的向日葵
灯都灭了,只有公共厕所还亮着
连你也变得那么疲倦
我不知道我后来去了哪里
2009.3.20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9-22  
感觉有点象希尼。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4-06-27  
收录曹谁的一个梦
梦魇1061号

Nightmare No.1061



我的故事获了个奖,是写1974年的事情。他们送给我一面旗子,把旗子给我挂在墙上。他们在议论我,说我靠稿费买房。

我到学校里,看到许多女生。人们都往后面走,我要去找一个人,却一直找不到。后来遇到一个老师,我是到了鲁院,他让我去他办公室坐。

我在故乡,顶柜中有各种坚果,花生、瓜子,还有荔枝,我要上去取。(醒)



2013.1.23于西宁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